奇妖录·饕餮

“饿死了。”白灵趴在我的头顶,有气无力地揪着我的头发,“你到底能不能找到出去的路啊?”

“我……”我翻了翻地图,再一次抬起头环顾四周,叹了口气。这片充斥着迷雾的林子里,能见度不超过十步,展目望去,眼里全是茫然地灰色。别说出去,我现在连回去的路都不一定能找得到。

“我再试试,你先去睡一下,等睡醒了……”

“骗人!我都睡了几次了!”话音未落,白灵便气吼吼地打断我,道,“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再找不到出去的路,就干脆把我饿死在这里吧!”

我不禁无奈苦笑。别看白灵身轻体小,但吃起东西来却一点也不含糊,自拜别了刑天后,她的情绪就不太好,一边说刑天和小和尚的故事好感人哦一边嘴里吃个不停,最后原本准备好两人三天的干粮,走了一天半就已经见底。

我们大约是今晨大卯正时分进入这片迷林的,虽然此时浓雾笼罩,有些看不清楚天色,不过单凭感觉,我们至少也困在这里三个时辰了,这么久的时间,居然还没碰到一个人。想到这里,我停下脚步,收起了地图。

“怎么不走了?”

“有些不对劲。”我仔细思索了一下,说道,“你有没有听过一种叫做困神壁的结界?”

“困神壁?”白灵疑惑地重复了一声,随即猛然惊醒,“你是说,那个仅凭视觉,永远也走不出去的结界?”

“不错。”我阖上双目,道,“这也是少有的,无论被困其中的人有多么强大,如果没有人在外面帮助,永远也走不出去的结界。”

“那我们出不去了吗?”

“不是的。”我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嗅觉与听觉上,认真的感受着,“我们在这里走了这么久,都没有看到其他人,那就是说,一定有什么被我们忽略掉的东西,是出去的办法。”

迷林中安静异常,仿佛一潭粘稠沉寂的死水,久久闻不到半点声音。白灵闲不住地在我头顶晃来晃去,却因为害怕打扰我而不发一声。这安静到有些诡异的气氛让我不由得也有些沉不住气,正犹豫着要不要放弃这个奇怪的办法时,一丝香气飘进了我的鼻子。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朝着香气飘来的方向迈开了步子,我清楚地听到头顶的白灵因为我的突然行动而惊讶地“咦”了一声,随后因为担心打扰到我而安静了下来。

迷林好似一片虚无,除了那阵阵香气外再无其他。所以,我睁开眼,顺着那股香气前行,步伐愈行愈快,而越向前,那香气也就越浓,我几乎可以清晰地辨别出,那味道中包含着……

“熏鸡、烧鹅……诶嘿嘿还有烤鱼!”头顶上的白灵似乎流起了口水,嘿嘿笑了起来,她仿佛骑马般双手揪住了我的头发,以快活无比地语气说道,“快点,阿姜,快点!”

又赶了几步,我几乎已经闻到了阵阵人声,嗅到了更加浓郁地肉香,我拨开挡在面前的翠绿嫩叶,向前又迈了一步。

金灿灿地阳光饱含着暖意倾泻而下,打在我的脸上,有风吹来,我清楚地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吵吵嚷嚷的鼎沸人声。

“什么感觉?”白灵问。

我舒展身体,抻了一个懒腰,骨节咔咔作响,“好像又活过来了。”

二、

我们循着香气前行,到最后那味道简直香浓的令人直流口水。如是又走了不远,我们看到在人群聚集处,摆放着一口大锅。

而令我们追寻已久的香气正是从那漆黑的大铁锅中传出,尽管人群有些密集,但我还是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站在铁锅旁,那粗布长衫打扮的,是一个虎头人身的高大青年,两只充满质感的漆黑长角打了个弯,顶在头上,整个人看上去有一种怪异的美感。他左手持着一柄巨大的铁勺,在冒着蒸蒸热气的锅中不停搅拌着。

在我看过去的那一瞬间,虎头人好似感应到了什么一般,朝我们望来。他的目光在白灵身上顿了一下,又看了看我,说道,“你们来了。”

“你知道我们?”

“听说了。”虎头人点了点头,“有一个带着菌人的半妖,据说是什么山海妖师,在写《奇妖录》。”

“我等你们很久了。”那虎头人咧了咧嘴,露出满口巨大的獠牙。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他要吃了我。

“你是……”我壮着胆子问道。

虎头人搅拌的左手停了下来,他舀起一勺汤,放到嘴里很认真地品了品,随后点点头,对着身侧的人们说,“可以了。”

人群顿时欢呼起来。人们争相舀起了锅里的食物。

这时,那虎头人面带微笑着朝我们走来。“忘了介绍,”他伸出一只手,说,“我叫饕餮。”

有妖焉,曰饕餮。其状如虎首人身,鹰眸羊角,其音如婴。是食人。

——《奇妖录》

饕餮说,只有在全神贯注做饭的时候,他才会下意识显露出那副虎头人身的妖身,在其他时候,他更加喜欢变成人类的相貌。

“为什么呢?”白灵一边头也不抬地狼吞虎咽,一边很是配合的问了一句。

饕餮脱口而出道,“因为我很喜欢人类吧……不对,”他摇头,很是认真地想了想,说,“大概是因为,我很怀念那个人类。”

三、

自逐鹿战败后,饕餮就被黄帝封印在了困神壁中。

因为他实在太过于能吃,所以在封印他的时候,黄帝思虑许久,最后将困神壁设计成一片生机盎然的树林,其内自成循环,可以确保他在很长时间内不会缺少食物。

只是饕餮性贪,三日之食,一日吞焉。按他的话说,看到好东西,就想抢过来,看到好吃的,就想放嘴里。原本在黄帝以为够他生活近千年的迷林,只不过区区百年,就已被吃的干干净净。

吃不到东西的饕餮开始焦躁起来。他倒也不会饿死,只不过过惯了骄奢淫逸生活的他,一点也不能适应这种连口肉都吃不到的日子。他就像那个被困在瓶子里的恶魔,苦苦期待着某一个人能够把他从这里救出去,并许诺可以分给他一些自己的金山银山。

没过多久,不知是不是冥冥中的天意真的听到了饕餮的愿望,在从一次沉睡中醒来后,鼻子极为灵敏的他嗅到了远处传来的一股肉香。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循着香气的方向前进,半柱香后,饕餮感到眼前一亮,他抬头,见到了高远天空中悬挂着的那轮太久没有见到的灿烂圆日。

饕餮激动地仰天大叫。他循着那指引他走出困神壁的香气循去,看到在不远处的一处大方青石上盘坐着一白眉老者,在他的对面是一口架在火堆上的小铁锅,其上冒着蒸蒸热气,那令饕餮口水直流的香气就是从那锅中传出。

饕餮咽了口口水,如饿狼般朝着那口锅扑了过去。

“别急。”就在饕餮准备一口吞干净的时候,他听到老爷爷说了这么一句。本来按他的脾气,任何敢在他吃东西时打扰他的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只是他忽然想到,救自己出来的正是这老头,要是一口吞了他或者他的饭……

饕餮停了下来。他有些嘴馋的看了一眼铁锅中那色泽鲜艳、香气扑鼻的肉汤,难得耐着性子多问了一句,“为什么不能吃?”

老爷爷呵呵笑了起来,他用手中的小铁勺在锅中搅了搅,道,“火候还不够。”

“可是,”饕餮舔了舔嘴唇,“已经很香了啊。”饕餮觉得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心中那个“想要把所有好东西据为己有”的念头愈发强烈,然而老爷爷仅用一句话就让他躁动的心归于平静,蹲坐在那里安心等待。

“还能更香的。”

“真的么?”盯着汤锅瞅了一会儿,饕餮问。

“真的。”

饕餮蹲在那里,觉得好像已经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他看了看老头,见他没有注意自己,朝着那口铁锅悄悄伸出了手。几乎就在他的指尖触碰到铁锅时,他又想起老爷爷的那句话,“还能更香的。”

他吸鼻子嗅了嗅,问,“真的还能更香吗?”

“真的。”

于是饕餮缩回了手,望着眼前的铁锅,十分不甘心的问,“真的吗?”

“真的。”

“真的吗?”

“真的。”

“真的吗?”

“真的。”

吃不到美食的饕餮百无聊赖,只好一遍一遍重复着问,而那盘坐在石块上的老爷爷就这么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回答着。

终于,在饕餮问了不知多少遍后,老爷爷俯身在锅面嗅了嗅。他从身侧的小木箱中取出一只碗,舀了几勺,递给饕餮。

“尝尝吧。”

四、

说到这里时,饕餮的眼睛里全是追忆的神色。他不止一次的赞叹,那是他迄今为止,喝过的最好喝的汤。听得我和白灵口水直流。

“一定很想再喝一遍吧?”我很羡慕的问道。

“不。”饕餮神色一正,给了我一个截然相反地回答,“有些食物,只吃一遍就够了。”

“为什么?”

“为什么?”

放下碗后,饕餮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这么好喝的汤全都给我了,你自己一点也不喝吗?”

“好喝吗?”

“好喝。”

“开心吗?”

“开心。”

“这就够了啊。”老爷爷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我比你更开心。”

“怎么可能,我吃了那么满满一大锅,而你什么也没吃到。你怎么能开心的起来?”饕餮眨了眨圆鼓鼓的大眼睛,表示很不解。

“你叫饕餮是吧?”老爷爷放下手中的东西,抬头问道。

“没错。我就是人见人怕的上古凶兽饕餮。”说这话时,饕餮严肃了起来,此前的那点温和荡然无存。

“这个世上,可是存在着远比得到还要令人开心的事情呢。还有就是,”老爷爷笑了笑,看着饕餮说道,“我一点也不怕你。”

“我……我一口就可以吞掉你!”

“我煮的汤这么好喝,你为什么非要吃我这一把老骨头呢?”

“我不开心就吃你!我想吃你就吃你!”饕餮张大了嘴,露出一口锋利的獠牙。“老头,你怕不怕!”

“我不怕你,你就会不开心吗?如果你的开心是从别人身上得到的,那又怎么能开心的起来?”老爷爷继续慢条斯理的辩驳。

“少废话了!”饕餮觉得眼前这老头的话有些绕口,他听不太懂,便摆出了一副恐怖的模样,吼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想说啊——”老爷爷走上来,迎着那口巨大的獠牙,揉了揉饕餮毛绒绒的脑袋。

“我可以让你开心起来。”

一时之间,饕餮有些愣住了。他不太记得,上一次有人以这么温柔的语气对自己说话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在他的记忆里,在从前的很多很多年里,无论是人是妖,见到他都惶恐无比,喊着快跑啊饕餮来了,饕餮来了。

“那你就……”饕餮合上了嘴巴,又恢复了人形,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偏过头去,看向其他地方,不安地眨着眼睛。

“那你就试试吧。”或许是觉得自己这语气有些柔和的过分了,饕餮于是又转过头,很严肃地威胁道,“不开心的话就吃了你哦。”

老爷爷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五、

“后来呢后来呢?”吃饱喝足的白灵听得十分投入,“后来发生了什么?”

饕餮想了想,忽然问道,“刚刚那碗汤,怎么样?”

“好喝。”我们由衷地称赞,“这么多年,都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汤。”

饕餮顿时得意起来,说,“是他教我的。后来,他教我做了许多道菜,我继承了他毕生厨艺。那道汤名叫‘百味汤’,它并没有固定的味道,而是,你在心里渴望着什么,就会品尝出什么味道。”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整理了一下思绪,继续道,“还有就是,它只有一次的功效,第二次喝,就会味如白水。”

“这样吗?”白灵不由得垂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小碗,很认真的喝掉了最后几滴。

“他告诉我说:‘饕餮,如果不知道珍惜的话,无论得到多少,都不会有满足的那一天。贪得无厌,又何来快乐?这个世界上,能够战胜贪婪的,是珍惜与分享。’”

“珍惜……与分享。”我喃喃重复着。

饕餮点头,“所以,我永远记得他为我做的每一道菜,也愿意永远留在这里,将自己做得每一道菜分享给这里的人们。”

“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去远行的话,不是能分享给更多的人吗?就像……就像当初的老爷爷一样。”白灵说。

“因为……”

“师傅?您……”饕餮犹豫了一下,问道,“当初为什么会选在那个毫无人烟的地方做饭呢?”

“不是毫无人烟。”此刻的老者已经有些虚弱了,他头发银白,不住地咳嗽着,“因为我听说,在那里被困着一个叫做饕餮的孩子。困神壁中,我可以帮到他。”

“可是您没想过吗?我可是妖,万一出来后不由分说的吃掉您……”

老者摆了摆手,他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咳了出来,饕餮连忙急走两步,轻轻拍在他的背上。

“什么妖不妖的。”他伸手摸了摸饕餮的头发,“有心就辨是非善恶。我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你呀,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罢了。”

“把我葬在这里吧,饕餮。”老者咳的越来越厉害了,他最后看了饕餮一眼,道,“葬在,与此生唯一一个弟子初见的地方。”

他气绝后,饕餮红着眼眶,朝着老者所在的方向长跪不起。

饕餮说,留在这里,是因为他想要帮助所有误入困神壁的人。

但我知道,困神壁若是从外破解,其实相当容易,以他的法力,定是不难。之所以选择想要留在这里,一定是因为……

“才不是因为我想陪着那个老头子呢!”说道这里时,我与白灵同时想起了那时,饕餮转过头,十分别扭的话语。

六、

酒足饭饱后,我与白灵只休息了一晚,就再次上路。

当地的村民十分热情,包括饕餮在内,为我们准备了不少礼物与食物。在饕餮的影响下,这些善良淳朴的人们似乎都十分乐于把自己的东西分享给其他人。

于是,我与白灵也送出了许多在这一路上所获得的,视若珍宝的各种奇物。

那一晚,喝得醉醺醺地饕餮和我说,其实,当时遇见老爷爷的那天,他不是生气他不怕自己,而是开心他不怕自己。

“被人喜欢的感觉真好。”饕餮看着远处热闹的人群,笑得灿烂,“远胜过这时间一切美食与珍宝。”

看着他的模样,我忽然有些理解了老爷爷的话。

没有人天生就是坏蛋。或许,他们只是没有被人爱过。

爱,是这时间唯一一个,能够融化一切的东西。

所有的爱都可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