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城市

其二 蒂斯

你永远无法估计
不同见解的力量
即使是一个简单的词语
要找到它的确切含义
也并非总能达到

亲爱的蒂斯人
我问他
为什么你们把坚硬的(rigid)写成“只有一次生命的”

他说
因为它如此坚硬,能够坚持到最终
以避免不断损坏,不断被修补的命运

为什么你们把腐烂(rot)写作“生命”
这不难解释
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花朵
如石榴花一般红艳
如天鹅绒一般柔软
如日光一般温暖
却生长在最污浊、最黑暗、最接近地狱门口的地方
它的名字叫曼珠沙华

为什么你们把神圣的(sacred)称为“普通的”
是谁让春天吹拂温暖
是谁让森林释放呼吸
是谁让我们相遇
珍视这谈笑之间
神圣之光普照众生
只有如此
只有如此普遍
才能称之为神圣

为什么你们把外界的帮助(outside help)称为“自助”
自助是一种自由
而我们却常常自愿被束缚
被重复的游戏束缚
被娱乐化的视频束缚
被一个时代的惬意与麻木束缚
外界的一切本应为我们提供帮助
但这只发生在我们自助之时

为什么你们把摩天大楼(skyscraper)称为“深不见底的水井”
是这样的
我们怀着至高无上的自豪与荣耀
来修建这座摩天大楼
大楼拔地而起
我们得以俯瞰自然万物
继而充满蔑视
但苍穹是如此遥远
而我们是多么渺小
即使是摩天大楼
也似乎无法更接近天空一丝一毫
我们愈是建造
就愈是不安、恐惧与崇敬
在建至二十五层房顶尚未完工时
我们不约而同地放弃
为了羞愧
为了表达对自然的敬畏
我们把它取名为“深不见底的水井”

那么
我最不能理解的是
为什么你们不把巨大(vastness)说成是“极北的冰霜之国以南,极南的赤焰之国以北”——即“穷尽南北之间”
你们称之为“极北以北,极南以南”
亲爱的客人
极北与极南之间
只是世上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
我们就站在渺小的极南与极北之间的一小块区域
进行着
最简单的一小段对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