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妖录·耳鼠

一、


我抖了抖地图,上面飞絮一般的雪花摇摇晃晃地飘落了下去,融进了脚下的雪地里,随后消失不见。

“很近了,再有一阵子,我们应该就能到海边了。”

耳边传来白灵兴奋地欢呼声。

从那日走出家门开始,这趟旅行已经持续了足足半年还多,在这漫长日子里,我们见过了大大小小数十种妖怪,蚩尤交给我的那一串长长的名单,其中绝大部分的名字后面都已经被打过了对勾,那本薄薄的《奇妖录》,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厚,上面记满了妖怪们形形色色的故事。

我对着地图看了看,选择了右边的小路。

“走这边吧,天色不早了,这边似乎有个小镇可以暂时借住。”

“我们还差多少个妖怪没见过啊。”白灵掰着手指数了起来,不过只数了一会儿,就糊涂了起来,记不得自己数到了哪里。

“不到三十个吧。”我大概回忆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有几种,是真的找不到了。”

“不会也死了吧,像天狗一样……”提起那个忠义又诚恳的天狗,我们不免都有些伤感,意识到说错话的白灵及时转移了话题,“说起来,对蚩尤忠心的妖怪还真不少。”

“这就是所谓的人格魅力吧。”我回想起午后阳光下那个清秀文雅,又有些威严的白衣少年,感慨道,“能让这么多妖怪死心塌地的追随,果然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啊。”

白灵没有接话,我侧头看了看,发现她的眼睛眯了起来,几乎只睁开了一条缝,她眨了眨眼,似乎有些困了。

“很快的。”为了防止她从肩膀上跌下去,我放缓了脚步,“今晚可以睡个好觉。”

夕阳渐落,我们终于赶在夜幕降临前找到了那座小村,村子不大不小,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太阳下山后,这里依旧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在表达了借住的意愿后,他们很热心的接待了我们,并给我们收拾了一间干净整洁的小房间。

“外面的人……”想了想,我还是问了出来,“今天是什么节日么?大家怎么都还不休息?”

村长老伯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不是什么节日,只是大家都不敢睡觉而已。建议你们最好也出去坐坐吧,明早再睡也不迟。”

“这是什么意思?”我很不解。

“前一阵子开始,这里就好像被诅咒了一样,几乎每个人在睡着后都会做同一个噩梦,反反复复,令人恐惧。”

“是什么噩梦?”

村长老伯谨慎地左右看了看,小声道,“是一个通天巨人,三头八臂,赤面赤发,尖嘴獠牙,光是那巨人的长相就足以把人吓醒,他仅仅踏下一脚,就几乎踩塌了半个村子,每一个梦里,那巨人都会将巨大的脚掌悬浮在我们的头顶,让我们发誓真心服从于他,才肯放过我们。”

“真心服从?他要你们要怎么做?”

村张老伯苦着脸摊手,“就是因为他没说,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已经连续十几天了,害得大家晚上都不敢睡觉了。”


二、


“还睡么?”

村张老伯走后,我问白灵。

对村张老伯口中的那个噩梦,显然她也有些担心,但困意终究还是战胜了一切,白灵揉揉眼睛,噘嘴道,“睡吧,要是那个巨人敢来,你就捏碎龙鳞,叫应龙来拍死他!”

“好。”我点亮了油灯,从行李中取出了一本小说来读,“睡吧,我守着你。”

白灵睡下不久,便轻轻打起了鼾,就连我也跟着打了几个呵欠。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我几乎可以判断,这里绝对是有什么问题,即使是在冬夜里,空气依旧温暖,让人极易入睡,即使不睡,也会觉得十分困倦。

想了想,我合上书,吹灭油灯,给自己盖了件衣服,缩在椅子里假装睡着,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偷偷打量着房间。

大雪悄无声息地笼罩了小镇,素白的月光与雪花相互辉映,雪花一片一片地落在窗前,交叠起来,仿佛梅花。

不一会儿,月光中出现一个在空中滑行的阴影,双翼轻轻煽动着落在了窗前。这时,借着月光照耀下,我才看清楚,原来那是一个兔兽鼠身的小小妖怪,不过身子要略大一些,有刚刚出生的小狗崽那么大。

帮助它在空中滑行的,也不是什么双翼,而是一对圆润柔软的长耳。落下后,小东西竖起两只毛茸茸的长耳,十分警惕地贴在窗前仔细看了好一会儿,圆滚滚的眼球转了又转,似乎在判断屋里的人是否真的已经睡熟。

没有推开窗,它仿佛穿透水中的镜像一样,缓缓穿过窗子向前迈步,窗面如湖水般微微泛起波澜,随着一道微弱的白芒闪过,它彻底走了进来。

小东西显得经车熟路,走进后摆动长耳,毫不犹豫地凌空一跃,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无声地落在床上。它收拢长耳,柔顺的贴在背上,迈着轻轻地步子走向了床头睡得正香的白灵。

难道所谓的梦中巨人,就是这个小东西搞的鬼?我觉得有些有趣,本想继续看下去,但为了白灵的好梦,此时此刻,我也不得不出手阻止了。

谁料我还未有任何动作,小东西先警觉了起来,它忽然直起身子,抽抽鼻子,左右扫视一周,将目光锁定了过来。

被它发现,我再想闭眼已经来不及了,索性睁大眼与它对视。小东西有些犹豫,偏着头露出疑惑的神色,它眨了眨眼,以一种奇怪的腔调说了一句,“哈尤?”

我愣了一下,觉得这奇怪的吐字腔调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见我没有反应,小东西显得有些害怕,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后退,它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全身毛发根根竖起。

“哈尤?”站在床边,小东西最后问了一句,默默等待着我的回答,它全身紧绷,似乎随时都可以一跃而起,蹦向不远处的小窗破窗而去。

作为半人半妖的存在,我能够听懂几乎所有妖怪的话,并与他们交流,但是这只小老鼠的话……我只是觉得似曾相识,就像应龙带我做得那场回忆前尘过往的梦中……

我愣了一下,随后猛然想起,在那场梦中,长安城中的妖怪们似乎说着统一的这种语言,而这两个字的含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代表着蚩尤。

“蚩尤么?”我点点头,“我见过他。”

小东西瞪大了眼睛看向我,它张张嘴,欲言又止,两只长长的耳朵突然齐齐竖了起来,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从怀里取出蚩尤交给我的信物,是一个小小的黄铜色古钟,他曾对我说过,天下万妖,见过这钟的,没人敢伤你;没见过的,你念出口诀,随手抛出,等于他全力一击之力,天下无人能挡。

见到这小小古钟后,小东西的眼神变的狂热,失去理智一般怪叫着一声朝我冲来。


三、


“你你你……”小东西激动地语无伦次,“这个这个……”它伸出一只毛绒绒地爪子指着我手中的古钟,眼神狂热。

“是蚩尤给我的。”我将小钟递了过去,却吓的它连连后退,惊惧地看了我一眼,对着小钟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

“这个钟很可怕吗?”我摇了摇它,好奇的问道。

“是蚩尤大人号令群妖的信物。见它如见蚩尤。”盯着古钟,小东西紧张地舔了舔嘴,“我只见过两次,远远地,不敢靠近。”说道这里,它下意识地缩了缩头,随即眼神一亮,又突然十分激动地道,“是蚩尤大人在召集我们吗,是要重新开战了吗?”

我扶额。

这小东西看起来胆小如鼠——好吧它根本就是只鼠,没想到对蚩尤倒是真的死忠,为了他连打仗拼命都不怕了。

我将这次出发的目的大致给他讲了讲,小东西看起来似乎是有些失望,不过眼中又流露出欣慰的神色,愉快地摇晃起了自己的两个长耳朵,“蚩尤大人果然还活着,这本身就是很好、很好的事情了。”

“你刚刚是要做什么?村子里的人夜夜噩梦,是你搞的鬼?”

小东西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道,“九黎部落分崩离析后,我一直觉得蚩尤大人总有一天还会回来的,但是即使是盖世神将,手下也不能没有士卒。所以当我从从受伤后漫长的沉睡期醒来,就开始走南闯北,在每一个路过的城镇中,走进人们的梦里,让他们真心服从于蚩尤大人。”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真心服从了?还有,你又没说是蚩尤,那些人想答应你,却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做啊。”

“呀,是这样吗!”小东西恍然大悟般惊醒,“我还以为他们一看就知道是蚩尤大人呢!”它想了想,随即自语道,“怪不得我每一次都失败而终,不得不离开那里换个地方,我还以为是他们死不服输呢!”

我哭笑不得,“所以这些年里,你一直给他们带去噩梦,同时一次也没有成功给蚩尤招揽到新的信仰者,对么?”

小东西听了我的话,颇为不好意思的晃了晃长耳朵,道,“是啊,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我现在就去告诉他们!”

“哎等等……”我连忙喊住它,“你这样做,是没用的。”

它偏了偏头,表示不解。

“嗯……”我忽然想起,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这可爱小妖怪的名姓,便道,“这事儿过后我再教你,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你叫什么,是怎么改变别人的梦境的?”

小东西看着我,摆了摆自己长长的大耳朵,道,“我叫耳鼠。其实不止是梦境,我的能力就是……”它沉吟了一下措辞,“能够穿透很多种类的东西,比如窗户啊房门啊梦境啊。”

“这么神奇?”我惊讶。

耳鼠骄傲地扬起了小脑袋,两只毛绒绒地大耳朵左摇右晃。


有妖焉,曰耳鼠。其状如鼠,而菟首糜身,其音如獋犬,以其耳飞,食之不䐆,又可以御百毒。

——《奇妖录》


四、


“你印象里的蚩尤是什么样的?他也曾救过你的命么?”

耳鼠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其实……其实我没有见过蚩尤大人,也没被他救过,我只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小妖怪罢了,蚩尤大人可能根本都不知道我吧。”说到这里,小东西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

我心中一动,取出蚩尤给我的长长名单,扫了一眼,道,“蚩尤记得你的。这是他亲手交给我的名单,上面写着你的名字。”

“真的吗!?”耳鼠忙凑了过来,在我手指的地方仔细看了好一会儿。

“怎么样,很感动吧。”

“不是……”小东西抬起头,眨眨眼,弱弱地道,“我看不懂,我不认字。”

“……我读给你。”我清了清嗓子,道,“耳鼠,很有意思的小妖怪,同时是个合格的军需官,要是再有勇气一点,做事不那么一根筋,将会是一名不错的将军。”

小耳鼠激动了起来,大耳朵扑扇扑扇,像个孩子般蹦蹦跳跳,“是在夸我吗!是在夸我吗!”

“没错,是在夸你。可是……”我想了下,道,“你不是说你没见过蚩尤么?他怎么会记得你呢?”

听到我的话,小耳鼠愣住了,它挠挠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好像……好像远远地见过一次。后来蚩尤大人走下来见我们,然后、然后……”它低下头,声音越来越低,渐渐叫人听不清楚。

“然后什么?”

“然后我吓得晕了过去。”小耳鼠瞪着大眼睛,无辜地看着我说。

我忍不住回想了一下见面时蚩尤的模样,印象里还挺眉清目秀的啊,难道他其实长得恐怖吓人,是特意变化了样貌来见我的?“蚩尤……有那么吓人么?”我好奇地问道。

“我不知道!”耳鼠茫然地摇头,“我没看清,我就是看到蚩尤大人从高台上走过来,离我越来越近,激动地都快疯了,尖叫一声就晕过去了!”

我对这个脱线的小妖怪简直无语了,好奇地问道,“你又没见过蚩尤,也根本不了解他,干嘛这么……崇拜他啊?”

耳鼠几乎没有犹豫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它双目放光,两只长耳触电般笔直地立起,伸出一只小小的毛茸茸的雪白爪子竖在胸前,如同宣誓一般认真又严肃地说道,“谁说我不了解的!蚩尤大人,就是无敌!”


五、


猫将军对蚩尤忠心耿耿,捧着一本书写了近千年,是因为曾被蚩尤救过一命;天狗对蚩尤至死不渝,蹲着一个村守了近千年,是因为曾被蚩尤救过一命;而耳鼠对蚩尤迷到痴狂,看一眼就激动地昏厥过去,是因为曾被蚩尤的手下救过一命。

想到这里,我不得不感慨一句,同是妖怪,为何相互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

“你在想什么?”小耳鼠扬起脑袋,好奇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我摸了摸他的头,“继续讲你的故事。”

“喔!好!”小耳鼠兴奋莫名,“你不知道,我们那个年代的妖怪,都是听着蚩尤大人的传说故事长大的!”


那时的蚩尤虽然还没有一统黄河下游,与炎黄二帝三足鼎立,但多年来南征北战早已建立起赫赫威名。

在那天下大乱之时,无论是人与人、人与妖还是妖与妖之间,爆发战争都不是什么罕见的事,蚩尤就是在那个战火纷飞的时节脱颖而出,凡是有他参与的战争,无论是兵力悬殊还是粮草不足或是地势不利,最终他都能以弱胜强,够收获一场漂亮的胜仗。

渐渐地,蚩尤身边的帮手也越来越多,凝聚了刑天、夸父、猫将军、天狗、河童等绝世名将,即使是他手下的将领,也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豪杰。发展到后来,两军对垒时,凡是听到对方是蚩尤的人马,仗还未打,就已降兵过半。

如果说刑天、夸父、猫将军、天狗、河童等人的出现显示了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那么蚩尤的存在,则证明这个世上,是真的存在着攻无不克的战神。

毫不夸张地说,耳鼠等一大批妖怪们,小时候就是听着蚩尤的一件件传说长大的。蚩尤就是无敌,这是那个年代小小妖怪们的共识。

听了蚩尤的故事后,小耳鼠很小的时候,就立下了一个身骑白马,纵横天下的梦想,要做一个像蚩尤那样强大的人,这是它时常用来激励自己的话。


“对了对了,那时候小妖怪的爸爸妈妈们都说,蚩尤之所以那么厉害,是因为他小的时候从来都不挑食,吃了很多青菜,还每天都积极帮家里做家务,才锻炼出了那么一副强壮的身体!”小耳鼠顿了顿,双眸中饱含期待地望着我,道,“是真的吗?你见过蚩尤大人,你有问过他吗?这些都是真的吗?”

我实在不忍心让它失望,只好点了点头,严肃地道,“没错,都是真的。”

小耳鼠长舒了口气,眉开眼笑地道,“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是爸爸妈妈在骗我呢!小的时候,我可没少吃那些难吃的青菜!”

我扶额,颇为无力的摆摆手,道,“继续继续。”

“还做了好多家务呢!”

“跳过……”


六、


年轻时,小耳鼠的天赋神通还没觉醒,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小妖,提着一根战场上捡来的破剑,整日里跟着附近的小妖们打打闹闹,幻想着长大以后征战沙场的威风。

后来的某一天夜里,小耳鼠去自家后院练剑时,发现在院子当中竟然躺着一只雪白大猫,大猫浑身流着血,半睁着眼,奄奄一息。

小耳鼠直接愣住了,大脑嗡嗡作响,半天做不了一个动作。

还是大猫平静地先开了口,“你能不能去给我找点仙鹤草或者其他止血的药?”

“止、止、止血……”这还是小耳鼠这辈子第一次见血,它紧张地全身发抖,连句话都说不连贯,它望着雪白的大猫,说出来一句惹人发笑的蠢话,“止血,做什么?”

大猫却没有笑,它像是述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说道,“因为再不止血,我就要死了。”

“死”这个字刺激了耳鼠的大脑,它一个激灵,顿时明白了过来眼前的情况,急急忙忙折身跑了出去。“你、你等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等一等。”耳鼠尚未跑出两步,忽然又被大猫叫住,它回头,看到血泊中的大猫平静地望着自己,“你要先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救我。”

耳鼠眨了眨眼,没有听懂大猫的话。

“我是蚩尤的部下,负了伤被人追杀到这里,如果你救了我,被追杀我的人知道,你也会难逃一死。”大猫的声音平缓有力,丝毫不像是个受了重伤的人,“不仅是你,恐怕还有你的家人。”

耳鼠继续眨着眼,试图用自己那混乱不堪的大脑想明白面前这只雪白大猫到底在说什么。

“我无意连累于你,只是跑到这里时被绊了一下,没了起来的力气。”大猫已经看出了眼前这小老鼠的情况,知道它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想要活下去的话,你可以去外面找找,应该有在追杀我的人,带他们过来,你们一家就都安全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淌而过,濒死的大猫只是安安静静地望着耳鼠,等待着它决定自己的命运,不急不躁,反而是耳鼠急得满头大汗,此时的它已经大概理解了大猫所说的话,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大猫叹了口气。“这地上应该有一柄剑,你找找,将剑刺进我的身体,一切就都结束了。”

“刺进你的身体?”耳鼠下意识地重复。

“对。”大猫平静地闭上了眼。

耳鼠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愣了很久才像是忽然醒悟了一样,道,“你刚刚说,你是蚩尤的部下?”

大猫被这奇怪的问题问得一愣,睁开眼道,“是。”

“我救你。”耳鼠深深看了一眼大猫,深吸口气,转身跑了出去。它小小的背影依旧瘦弱,但看起来却比以前更加坚挺。



七、


“你当时为什么救他?就因为蚩尤么?”

“不是。”小耳鼠摇了摇头,道,“他让我杀了他,可是我觉得自己没有杀人的勇气,所以……所以只好给自己找一个救下他的理由了。”小耳鼠挠了挠头,憨笑道,“蚩尤大人说得很对,我有时候,的确是缺少一点勇气。”

“为了救人而牺牲,可是比为了保命而杀人需要更大的勇气啊。”我在心里默默地如此说道。

“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耳鼠偏头想了一下,“当天夜里,他就止住血离开了。但是没过几天,就来了一批人,挨家挨户的搜查。”

耳鼠不知道这群人究竟能不能查出真相,他的心如擂鼓般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不过那批人才查了没几家,远远地就想起了一声嘹亮的长啸,无数人举目望去,只见不远处高高的树枝上,站着一只英武白猫,正是耳鼠曾救下的那只大猫。他背负长剑站那高高的树顶,以睥睨之姿冷漠地扫视全场。

“猫将军!”有人指着那白猫大叫。

“快,他重伤未愈又没有帮手,趁现在抓住他!”

赶在众人合围上来之前,猫将军纵身一跃跳了下去,他怒吼一声,以雄狮落地之姿将长剑从最前方人的天灵盖直直插入,震慑全场。在所有人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他已夺过一匹战马,绝尘而去。

这一切小耳鼠看得目瞪口呆,很多年后的今天依旧清晰地浮现在它的脑海。


“他是为了救我才出现的啊。”小耳鼠语气中满是骄傲,“这就是蚩尤大人的部将。”

我心说真是日了狗了,这仗义事明明是猫将军做的,在耳鼠这里却把一切都归到了蚩尤身上。不过以猫将军的性格,即使知道了这事,估计也是淡淡一笑,说没错,蚩尤大人的确是了不起的人。


当夜,小耳鼠再一次跑去后院练剑时,在那大大的院子里捡到了一柄长剑,上面附着短短的几行字: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执此佩剑,可号令三千妖众,莫敢不从。


“就这样,你就顺理成章的加入了蚩尤的大军?”

“不,不是的。”小耳鼠摇了摇头,“我是被人邀请去的。”


那天夜里,小耳鼠读完猫将军留下的纸条后欣喜异常,只是它还未来记得高兴,忽然从空中跳下一个白衣人影,吓得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你、你……你是谁!”

白衣人诧异地看着小耳鼠吓得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哭笑不得。

“我是来替猫将军谢谢你的,他自己有事不太方便。”白衣人扔给它一块小小的玉佩,“拿着这块玉佩,你可以到九黎部落谋取个一官半职,足够余生吃喝不愁了。”

“慢、慢着!”在那人将要离开前,小耳鼠叫住了他。

“你、你也是蚩尤的部下么?”

那人明显的一愣,随后笑了笑,“没错,我也是持有的部下。”

“你能够见到他么?”

“可以。”白衣人顿了顿又补充到,“我天天都能看到他。”

“真的吗?那太好了!”小耳鼠兴高采烈,“那你可不可以帮忙告诉他,我们这一整个村子,都特别特别崇拜他!我以后一定要成为一个像他一样厉害的人!”

白衣人乐不可支,他点点头,深深地看了小耳鼠一眼,道,“你可以的。”


“你……你有没有看清楚,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小耳鼠茫然地摇摇头,道,“天太黑啦,就记得一身白衣。”

我点点头,虽然不十分确定,但想来,那人大概就是蚩尤了吧。

“对了对了,你之前和我说过的,要告诉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们真心的想要追随蚩尤大人。”

我笑了一下,附耳在他身边说了一句,它将信将疑地看了我一眼,道,“真的可以?”

“真的可以。”我含笑点头。


八、


“骗人,明明什么噩梦都没做嘛!”第二天快要到中午的时候,白灵才恋恋不舍地醒了过来。

“那你梦到什么了?”

“我啊,我梦到了一个高高大大的巨人,保护着我,打败了许许多多的怪兽呢。”白灵揉着眼睛,道,“说起来,那个巨人真的好棒啊,好喜欢他!”

“还是巨人么……”听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小耳鼠的品味。

“好啦,我们该继续上路了。”

“这就走么?”白灵显得很诧异,“那个妖怪什么的,真的没问题么?”

“没问题的,已经解决了。快去收拾吧。”我将她抱下床,道,“路上再和你说。”


我推开门,一张摇椅上,白发苍苍地村长老伯睡得正香,嘴角微微勾起,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

站在午后柔和的阳光之中,我不禁笑了一下,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诸犍问过我的那个问题:人,究竟为了什么,要为别人而活着。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答案。

忠与爱,都是世上最伟大的感情之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一觉醒来后,我发现白灵不见了。 平时她倒是会趁我没醒来时四处逛逛,但却从来不会跑开太远。我在原地等了等,依旧...
    风兮兮__阅读 116评论 5 4
  • 一、 那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下午,我躺在摇椅上呵欠连天,懒洋洋地读着故事,白灵趴在我的身上,小小的身体微微起伏,似乎已...
    风兮兮__阅读 60评论 3 2
  • 一、 离开小城之后,我们一直向西前行。 不知不觉已是秋日,天气渐渐转冷,秋风时常卷起几片枯黄的叶子,旋起又落下,踩...
    风兮兮__阅读 56评论 5 2
  • 一、 “下雨啦。” 陪白灵在河边玩水的时候,湖面上忽然泛起圈圈涟漪,密密麻麻的水滴落在清澈见底的湖面,雨水越下越大...
    风兮兮__阅读 68评论 0 2
  • 有的时候心情就是很浮躁,很想做到气定神闲,气定神闲是一门了不起的艺术 我是一个很平凡的姑娘,喜欢画画,很羡慕...
    玙_阅读 29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