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十二 乾坤(三)

——1——

苍南爆发了瘟疫,来的莫名其妙却择人而噬。

目前只知道是通过血液、汗液和唾液传播,所有被感染的人肩膀上会出现一朵三瓣的花,三瓣凋零则人亡。

即使是大白天,街上也是冷冷清清的,只有刺耳的救护车的鸣笛声充斥在寒冷的空气中。

吕岩站在苍南第一医院的楼顶,看着出出入入的医务人员以及死尸......

吕岩并不是一个人,身边站着红姐,身后站着重阳子和砖头,砖头的肩头坐着只有一魂一魄的刘晶。

几个人的脸色各异,吕岩是一脸淡然,红姐则是无所谓,重阳子一脸的担忧。砖头显然对发生什么毫不关心,只是一直看着刘晶。刘晶则是有些但有下边,但更多的是看着砖头。

路上的人大都低着头,缩在厚重的衣服里,戴着厚厚的口罩。每个人都刻意的保持着距离,似乎都有一层看不见的罩子。

“恐惧,”红姐开口道:“彼此之间充满了戒备,小心的保护着自己脆弱的性命。”

吕岩点点头:“只是刚开始,下一步是疯狂。”

“真的不插手吗?”红姐又一次问道:“你修的人间道,就看着他们走向灭亡吗?”

“我既然修的人间道,那自然要让人类自己做选择。”吕岩轻笑了一下:“我还是相信,在巨大的黑夜之中,会有一股光明温暖人间。”

“我相信师兄,虽然我很担心。”重阳子说完看了看刘晶:“我见过这样的人,所以我愿意相信。”

“若琉璃一般的灵魂吗?”红姐喃喃自语了一声,不再说话。

街边突然传出一阵骚乱,几个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2——

长街的那边,一群人四散奔逃,后边是一个穿着跨栏背心的人疯狂的追赶着人群。手中拿着一把刀胡乱挥舞着,大光头上有些血痕,一边跑一边怪叫着。

吕岩轻叹了一口气:“已经开始疯狂了吗?”

楼顶的几个人都是身怀法力之人,唯一一个不会的刘晶,砖头和她共享了视界,街上发生的事情看的清清楚楚。

光头男浑身冒着热气,甚少有几处不知怎么弄成的划伤,这会儿已经结痂。那双通红的眼睛异常的引人注目,是在是太红,红的快要滴出血来。整张脸狰狞的扭曲着,似乎下一秒就会一口咬在睡得哽嗓咽喉。

光头男的肩膀,一朵紫黑色的花朵只剩下一瓣。

人群中跑的慢的一个女人已经被拉开了一些距离,这种差距显然引起了光头男的注意。漫无目的地追赶变成了确定目标地捕猎。

“啊!”一声尖声的惨叫,女子被光头男从背后扑在了地上。

光头男骑在女子的身上,一刀砍在女子的后背上。女子瞬间又是一声惨叫,两手抓在地上,拼命地向向前爬,嘴里大声的呼喊着:“救命,救命,救救我!”

前边的人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跑得更快,有一个人回头看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犹豫,但最终没有停下脚步,跟着人却跑了过去。

女人绝望的胡就这,手指死死的抓着地面,长长的指甲已经碎裂,不断地渗出鲜血。光头男发疯的狂笑着,又一次高高举起刀。

到还未砍下,光头男疯狂又狰狞的笑脸突然僵在了脸上,喉头蠕动了几下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瘫在了女子的身上.

光头男肩头那一瓣紫黑的花瓣已经消散,只剩一个黑色的原点。

——3——

女子还在虚弱的呻吟着,乞求着根本不会有的帮助。

女子的身前站着两个男人,一身白西装的谢必安,一身黑西装的范无救。

“凡人,凡人。”谢必安惋惜的摇摇头:“只能如此了,老八,让徒子徒孙们做好准备,最近他们会很忙。”

“白无常,不忙”范无救冷冷说了一句,从怀中拿出了一块令牌,整个人也被一层黑色的火焰燃烧。待火焰散去,范无救身上变成了一身长袍,头上高高的帽子上四个白色的大字异常刺眼——正在捉你!

范无救伸出右手,一条锁链从宽大的衣袖中飞出将光头男绑了起来,随后一使劲,光头男纹丝不动。范无救眉头一皱,有一使劲,还是纹丝不动。

“有问题,”范无救收回锁链,冷冷道。

谢必安走到光头男身前,又看了看还气若游丝的女子,双眼变得漆黑。

“三岁瘟,而且沾染了神力。”谢必安站了起来,双眼的黑色并没有散去,反而有了更浓重的感觉。

“哼!”范无救重重哼了一声,双眼中瞬时充满了纯白。

“要去跟他们谈谈吗?”谢必安看向了第一医院的几个人,想了想又道:“还是就这么看着。”

范无救犹豫了好一会儿,缓缓道:“旁观者。”

谢必安点点头:“理当如此,你我不应再干预。”

楼顶之上,看着离开的黑白无常,吕岩微微有些诧异。他本来以为黑无常会想办法制止这场天灾人祸,却没想到竟然也选择了旁观。

“八哥这么多年是纠结于自己的错,而不是整个人间”

众人回头,阿明微笑的站在那里。

——4——

吕岩看着阿明,没有接话,而是露出了一如既往的微笑,深沉却不是温柔。

阿明回以微笑,这笑容像是冬日里的一把篝火,温暖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砖头,”阿明先和这个于自己“有旧”的人打了招呼,虽然现在两个人都已经不是过去的自己。

“阿......阿明”砖头有些尴尬地打了个招呼。肩上刘晶飘了下来,对着阿明微笑这晃了晃手。阿明愣了愣,随后一拍脑门:“刘晶!没想到你是砖头的女友,啊,琉璃一般,怪不得砖头内心处那一抹良善始终没有磨灭。”

“嘿嘿,”砖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傻笑。

“你应该可以说话。”阿明对着刘晶微笑道。

刘晶一笑,轻轻张开嘴,想向阿明证明自己不能说话,却意外的发出了一个音:“我......”

整个楼顶的人都是一惊,刘晶是一魂一魄,不能说话乃是天地间最起码的规则,这瞬间就被打破了。

“这样好吗?”吕岩笑的有些古怪:“阿明,你像个叛逆的孩子。”

“我确实是个叛逆的孩子,”阿明笑的有些奸诈:“但我也是个孝顺的孩子,父亲让我去了解人嘛,了解人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人去改变规则嘛。”

“诡辩,”吕岩摇摇头:“不过你是天道,你做主就是了。”

“砖头!”刘晶一把抱住了砖头,喊出了自己一直想喊的两个字。

准头抱着刘晶又是开心又是惊讶,看着阿明露出了赶紧之色。

“好了,砖头的问题解决了,然后就是大柏了!”砖头看向远处:“他应该回来,邢倩倩也应该回来。”

——5——

大柏有些茫然的站在楼顶上,楼顶上的人大部分他都认识。

一股黑烟从远处呼啸着飞了过来,落在地上,黑烟渐渐散去,露出了一个人影,邢倩倩。

“果然,那一晚你代替了何璇做了黑烟灵。”阿明点点头,又看向了大柏:“而你选择了大善。”

“大柏!”邢倩倩扑到了大柏的怀里,语气充满了惊喜。

“倩倩,”大柏觉得眼前的邢倩倩那么梦幻,使劲的抱了抱,虽然不怎么温暖,但很真实。

大柏抬起头,看向了阿明:“阿明?”又看了看砖头和坐在砖头怀里的刘晶,重新问道:“您是?”

“我是阿明,但也不是阿明,不过你当我是阿明就行了”阿明想了想又补充道:“一个比较强大的阿明。”

大柏显然没明白阿明的意思但还是点点头,反正现在自己复活了,身边还有倩倩。

“然后,你们走吧。”阿明挥挥手:“快走,砖头和刘晶你们要赶紧走。七哥多半想要杀你们,你们还是赶紧走的好。大柏和倩倩也赶紧走,你们两个很有可能躲不过这场瘟疫。”

几个人面面相觑,大柏想问什么却被砖头用眼神制止,几个人离开了楼顶。

“接下来是我的事情了,”阿明眼神变得很温柔:“首先,小芮,你来吧。”

许久,并未见任何人到来。阿明脸色微变:“糯糯,你来吧。”

许久,依然没有任何人到来。阿明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吕岩面色也变得不太好看,抬起头望向天空。

虽然是白天,但在吕岩那双带着白光的眼中,依然是璀璨的星空。

“在七爷和八爷的手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吕岩的小屋里,这会儿有五个人,显得有些拥挤。 重阳子盘膝坐在床上,脸上没有什么血色,精神也有一些疲惫。...
    TA君说阅读 136评论 12 8
  • ——1—— 东辰区,光复街43号,凶宅。 重阳子没有穿中山装,而是换回了自己的道袍,轻抚着凶宅的大门,口中轻念咒语...
    TA君说阅读 186评论 5 8
  • ——1—— 第二天,清晨。 吕岩的手里拿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玉八卦,整个八卦浑然天成,根本看不出一点雕刻的痕迹。 大...
    TA君说阅读 150评论 7 9
  • 在乎你的人,一天24小时都有空。 在乎你的人,你叫他办的事情他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完成。 在乎你的人,你所有的不好他都...
    雨惜源阅读 25评论 0 0
  • 炎炎夏日来袭,还在羡慕明星们美丽的马甲线吗? 还在因为没有完美腰线而不敢接受男神的海边邀约吗? 本期拾尚令,特邀明...
    拾尚令阅读 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