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水杯

钱小全的杯子又被同学摔破了。

她有些愣怔。

“哎呀,钱小全,对不起啊,又把你杯子撞碎了。”同学嘻嘻哈哈的看着她。她看着同学那一脸的笑容,有些不知所措。

“没……没事。”

“我回头赔一个给你好了。”同学还是一脸无所谓。

“不用了,没事……”

“那你把地扫一下吧,别扎着别人的脚。”

“哦……好……”钱小全分明的看见了同学眼里的一丝嘲讽。

钱小全默默的清理着地上的玻璃碎片,冷不防身后一撞。还好已经清理掉了一部分,只是手掌被割破了,血的颜色刺得她眼睛有些疼。

“钱小全,你怎么磨磨唧唧的,还没清理完?!”同学愤怒的冲她吼道。

钱小全看着手上的伤口,默默把伤口里的玻璃碎片拔了出来。

晚上回家,钱小全用很平静的语气告诉了母亲。只是没说手上她已经偷偷处理过的伤。

母亲听了,一皱眉:“怎么又摔了。算了,我给你买过一个。别要人家赔啊。”

钱小全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哦。”

晚上,手疼的睡不着。钱小全拿着酒精干脆又擦了一遍伤口。坐在桌子前,拉开窗帘,她看着窗外的月亮。桌角有盆文竹,明亮的月光被它裁成了碎块扔在桌上。钱小全莫名打了个寒战。

她拉开抽屉,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是各种颜色不一形态各异的碎玻璃。她打开文具盒,拿出一块沾了血迹的碎玻璃放了进去。

“一,二,三,四……”盒子里是她历届被打碎的水杯的一块碎片,一块而已,其它都被扔了,因为价值不再。

她从里面拿出一块粉色的玻璃——玻璃的边很圆润,很似被摩挲过——她举着它对着月光,笑了,眼角悄悄划过一颗泪水。

“你要我赔你的水杯?”同学在听到钱小全说什么的时候,眼睛瞪的很大。

“是的,请你赔偿。”钱小全脸上是异常的坚定。

“你脑子烧坏了?昨天是你自己说不用我赔的,你们说,是她自己说的吧。”同学冷笑一声,说道。

“是啊,钱小全,一个杯子你也斤斤计较。”

“自己说出的话怎么还反悔呢,钱小全,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

钱小全突然就觉得自己哑口无言了。她发现自己很无力,什么也说不出什么也做不了。眼前闪烁的,都是嘲讽的光芒。

钱小全再也没有带过水杯。

街上一块钱一瓶的矿泉水瓶,她买了一瓶喝了没扔,每天当水杯用。

“哟,钱小全,换了个摔不烂啊。”同学嘲讽她。

她默默无言。

那之后,也一直就默默无言了。

反正只是一块钱,而且很经摔,不用赔。


〈虽然唠唠叨叨有点不好,但还是忍不住想说些什么。

钱小全很像我自己经历的一小段时光里的自己。自卑,懦弱,不敢说出自己。一味的听从安排,什么都是怎么指挥怎么做,就像一个木偶。可是又想挣扎,又害怕挣扎到死地而被孤立。

可是一如当年的我,她没有发现,做一个被看不起的弱者,才是最可怕的被孤立;不敢去争取自己应得的,就注定被看不起。

所以,有什么好害怕的呢。自己看得起自己,去努力做最好的那个自己,不就好了。别人的话,永远不会有人看不起一个勇敢而努力的人。

嗯,尽你所能去努力和微笑就好了。不要害怕挥舞你手中那名为勇气的刀,去冲吧,不要害怕去拿你所应当得到的东西,这并不可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变的极易烦躁,没有什么大事也是烦躁的不行,难道跟天气有关?这我就不清楚了……哎,人生在世,真的很...
    呼吸到他存在阅读 19评论 0 0
  • 《python核心编程》的第一部分读完之后,开始总结python的基础结构图,觉得生成器和迭代器的关系错综复杂,于...
    秋意思寒阅读 34评论 0 1
  • 前言 SDWebImage是一个强大的第三方图片异步加载库,从事iOS开发的人或多或少用过它。今天我点开源码一看,...
    欣东阅读 478评论 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