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时尚”

王尔德对时尚有一个刻薄的评价:“时尚就是一种丑,丑得我们无法忍受,以至每不到六个月就必须换一次。”第一次看到这句话就联想到现今的时尚潮流,太热闹太迅猛又走得太快。刚买到这一季流行款式,下一季就出来了,于是又得疲于奔命去追逐。按照英国著名作家韦尔斯的论断,时尚是狂野的海洋上泛起的泡沫,是庸俗的繁荣。另一个英国作家赫利特也认为时尚不过是放荡和空虚的代表。

美国社会学家保罗·福塞尔在《格调》一书中指出,在急速变迁的现代社会中,生活品味与格调成为人们相互感知与鉴别的重要依据。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经常用一个人的穿着、言谈和举止判断一个人的经济实力和性格心理,连我们自己购物的时候其实也在不自觉地打造着自己想要别人看到的形象。

在一部日剧里有这样一句台词:总是穿无趣的衣服,就会拥有无趣的一生。还有人说,衣柜是挂在私人空间里的社会镜子,从这里可以看出一个人如何看待自己,以及如何被社会看待。服装的价位显示了我们的经济水平,服装的风格和款式透露了我们对自己的期许和对环境的态度。这也是我们现代人如此看重时尚的原因。

时尚与品位密切相关,品位是一整套集体美学,是社会群体灵魂深处的时代精神,社会群体总是穿着与其身份相一致的服装。较高社会阶层通过时尚来与较低社会阶层区分,当较低社会阶层模仿较高社会阶层开始流行某种时尚时,较高社会阶层就会抛弃这种时尚,重新制造另外的时尚。较高阶层掌握了时尚的话语权,较低阶层选择跟从潮流。

由于时尚具有证明支付能力的功能,所以现在很多人靠时尚来进行炫耀性、表面性的展示。但我们也可以看到,这种展示缺少内敛式、深层次的内在价值。比如对名牌的消费让我们都在进行一场场攀比性表演,对最新科技产品的追逐让我们以浪费为代价不断追求事物的形式变换。

就我们普通大众而言,如何正确面对时尚是一大功课。不正确面对时尚,就会走入消费主义的歧途,被消费社会洗脑,内心极度空虚且脆弱,拼命工作,然后拼命消费,以此获得虚妄的心理安慰和存在感。

时尚有其必要性,它也是现今时代的投射物。但我想,最重要的还是用经典充实自己,不盲从大流,找到自己的风格,发展自己的个性,这样的人要比单纯追逐时尚的人酷的多,不是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