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重生之再定乾坤 62林乔星

刚要走进桃花源,身后马路上一辆失控的马车在人群中横冲直撞,直奔不远处的少女而去。

眼前人怎么瞧着就这么眼熟?

沐紫阳电光火石之间,本能觉得不能让她出事,来不及多想便不自觉地奔了过去。

一旁的沐慈儿来不及拉住他,高睿栋与馨儿随即跟着闪了过去。大约只一瞬,便一人一个救下了沐紫阳与马车前的少女。

四人一同摔在了地上,而马车也撞上了另一侧的墙壁,沐慈儿跑去将沐紫阳扶起,幸好她被高睿栋护在怀中,确认没有受伤,才稍稍安了心。遂儿也不顾正在外头,吼道,“姐姐这是疯了吗?可知刚才有多危险?疯马的蹄子底下也敢钻!”


一旁的少女也在馨儿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衣裙上染了灰,肩膀处也破了口子,比起沐紫阳狼狈了不少。

还未从劫后余生的震惊中醒来,颤着双腿想向几人道谢,却在见着高睿栋的脸后,不敢置信般瞪大了眼睛,“大……大表哥?”

高睿栋仔细看了少女的脸,“你是三舅舅的女儿?”

表哥?三舅舅?沐紫阳猛地想起这少女是何人,“林乔星?”

林乔星诧异沐紫阳能叫出自己的名字,问道,“姑娘认识我?”

其实沐紫阳算不上认识林乔星,上一世,这小姑娘很早便去世了,不知是不是被今日的马车撞死的。她是国公府里的三房老爷,也就是高睿栋三舅舅的嫡长女。沐紫阳会知道她,是因为她与今年炙手可热的状元乔景之间的渊源。

林乔星小时候叫乔星,虽是国公府的血脉,却阴差阳错地在出生时与乔家的女儿抱错了,八岁时才换了回来。说是换回来,其实,是国公府单方面地接回了乔星,改名林乔星,而乔家真正的女儿,叫林梨云,国公府三夫人从小养大舍不得放手,便对乔家一番施压,乔家小老百姓,万般无奈之下,也不得不将两个女儿都放弃了。

而乔景,便是乔家的儿子。故而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在林乔星八岁之前是一起长大的。


林梨云虽是乔家血脉,但却不愿认祖归宗,还视林乔星为威胁,几次陷害,终于得手,林乔星死后,乔景才知道她在国公府过得十分艰难,还被自己从未谋面的亲妹妹害死。

乔家虽不是显贵之家,却也过得温馨美好,自从林乔星八岁离开后,乔母动不动就抱着女儿穿过的衣服流眼泪,乔景从小疼爱乔星,以为她是离开去过好日子的,才忍痛答应,哪怕来了帝都,考上了状元,也没有去找她,怕打扰她新的生活,更怕让她两头为难。

没想到事实上,乔星却是无一日不在等他去接她,忍受着日日欺凌,最后甚至丢了性命,也没有等来糊涂哥哥接她回家。

林乔星死后,乔景想到当年林家来接人时的威逼利诱,想到小时候活蹦乱跳的妹妹后来整日愁云惨雾,心中的悔意与恨意便与日俱增了。

乔景后来可是被孙风逸看上眼的,本事可想而知,却因着林乔星的死,与国公府林家结了仇,故而与高睿栋也针锋相对上了。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沐紫阳还想着今后怎么改善乔景与高睿栋的关系,如今救下林乔星,不就是她的契机吗?


沐紫阳温柔一笑,“我姓沐,是将军府长女,你可以唤我一声紫阳姐姐的。”

林乔星这才反应过来,乖巧道:“原来是表嫂,那乔星先唤紫阳姐姐,日后再改口。”

继而对着沐慈儿也福了福身,“这位是慈儿姐姐吧,今日多谢两位姐姐救命之恩,差点伤着紫阳姐姐,是乔星的不是。”

沐慈儿也知林乔星是受害者,自己刚才的语气重,连忙道:“这事怎么能怪你呢,你也差点被撞着,也不知这马车怎么回事,好似冲着你来的一般,太吓人了,真碰着了可怎么了得。”

林乔星却没什么反应,好似早就知道一般,只浅浅一笑。

沐紫阳一愣,林乔星的反应,好像早就发觉有人要害自己,可为何她还能如此淡然?

“你衣裳破了,不介意的话,先进桃花源吧,我让丫鬟回将军府拿两身新的来,你换上,晚些时候让你大表哥送你回去。”沐紫阳提议道。

“这怎么好意思……”林乔星连连摇头,略有些无措,都已经救了她了,怎的还这般麻烦人家。

“新买的成衣总不如咱们府里自己做的好,这儿离国公府太远,将军府近些。”

“是啊,无妨的,三舅舅那里,我会派人去报信的,你同紫阳去换衣服吧,今日也吓着了,正好让歇一歇,用完晚膳我送你回府。”知道她是林家表妹,高睿栋也不好不管,可依然因沐紫阳横冲直撞的行为而隐有怒气,声音冷冷的。

林乔星圆圆的眼珠眨了眨,才点了头,任由沐紫阳牵着她入桃花源。

才要抬脚上车,感觉到身后似有目光,猛然回头,却没有找到熟悉的身影,失望地转过身,自嘲地笑了笑。

不远处的乔景,藏在窗后,摩挲着手中绣工略显幼稚的荷包,心中疑惑,妹妹,难道你过得不好吗?

半晌,眼中寒光闪过,捏紧了手中荷包,对身边人吩咐道:“去查!”


沐慈儿脸色和高睿栋一般,黑黑臭臭的。

一个跟在身后,一个说完话索性转身,不再往这儿看一眼,自顾自牵着马往后巷走。

沐紫阳好笑他孩子气的举动,堂堂一个世子,赌气去牵马。

行至雅间,沐紫阳用丝帕沾了茶水给林乔星擦了擦脸上的灰尘后,才转身哄妹妹,“好了,我知道我冲动了,让你担心了,别生气了好不好。”

沐慈儿也不好太过责备,毕竟让姐姐别去救人的话在林乔星面前说实在不太好,可一想到刚才要不是高睿栋和馨儿冲出去,那马车怕是要直直撞上两人,忍不住又念叨起来:“姐姐也该量力而行啊!馨儿和诗儿功夫这般好,总不会见死不救的。”

沐紫阳软着声音哄道:“我知道,我错了嘛,一时情急,再也不会了,可别再生气了。”

沐慈儿这才好了些,对着一旁不言语的林乔星解释道:“乔星妹妹你别介意,我不是冲你的。”

“不碍的,我知道,你们救了我,已是大恩了。”林乔星忙摇手,她只是羡慕这般姐妹情,听闻将军府的二小姐也是养女,二人并非血缘至亲,她便想到了自己如今的处境,当真是天壤之别。

沐紫阳不知她此刻是失落与林黎云国公府并无亲情,还是想念乔景和乔父乔母。找了话题道:“听说你喜欢蓝色,我那里有一件碧蓝的罗裙,已经吩咐丫鬟拿了,试试可好?”

“紫阳姐姐怎知我喜欢蓝色?”连她国公府的父亲和母亲都不知道她的喜好,就不可能是大表哥告诉她的。

沐紫阳自然不会说,前世她身死之后,乔景为她置办了一套湖蓝的寿衣。

“是你大表哥提过乔大人有一珍爱的香囊是湖蓝色的,日日不离身,他们见了好奇,乔大人只道这是妹妹亲手做的,颜色也是妹妹钟爱的,我猜说的应当就是乔星妹妹了吧。”新科状元与国公府的关系不是什么秘密,换女儿的荒唐事在当年也闹得沸沸扬扬,只是几年过去,被人们淡忘了而已。

林乔星双眸霎时亮了起来,果然璀璨如星,“哥哥?”只是想到了什么,又黯淡了下去。

沐紫阳看林乔星,莫不是以为乔家同样放弃了她,才明知有人要害她,依旧不反抗,甚至因此有了轻生的念头?试探着问道:“乔大人还叹呢,给你写了好多信,竟都没有收到过回信。”

果然,林乔星一把抓住沐紫阳的胳膊,急急问道:“哥哥给我写过信?怎么会呢?我从未收到过啊!而且,而且我也写过信回家的!”虽然只有最初的几封,被林梨云几句挑拨,母亲便禁止她给乔家写信了,她就是写了,也再送不出去。

原以为爹娘哥哥也不要她了,原来……原来并不是这样,哥哥还戴着她当初做的那个香囊,那想来,爹娘更不会不要她了。乔星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又笑了出来,笑着哭着,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沐紫阳就知道会如此,前世她听到乔景站在林乔星墓碑前,掉着眼泪说的那句“星儿写的信,哥哥终于收到了。”便猜到一二了。


只要她打消了寻死的念头,剩下的就不着急了,沐紫阳问道,“可能告诉我为何与众不同地喜欢蓝色吗?”

“小时候,爹娘告诉我,星星是蓝色的……”她已经四年没有见到爹娘了。她记得当年离开静平村的时候,穿着娘亲特地给她做的蔚蓝色襦裙,一进国公府的大门,她母亲便命人给她换了下来,换成了娇嫩的粉色,说蓝色是男孩子穿的,女孩子家要穿的明亮鲜艳些。自那以后,她便再也没有穿过蓝色的裙子。

沐慈儿听出她语气中的伤感,不知怎的心疼不已,瘦弱单薄的女孩子,面染忧伤和无助,如同被抛弃的孤儿,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应该没有人比她更懂得这种心情了。

握住她的双手,笑道:“喜欢便多穿,你长得好看,自然穿什么颜色都好看。”

林乔星心中感激,回应了一笑,可心里明白,她没有肆意的资格。

国公府只是不能让血脉流落在外才必须将她带回,不是自小养大的,怎会有感情,最初的那一丝愧疚,如今也早已消散了。如若真的在乎她的想法,那乔家血脉的女儿,怎会依然顶着三房嫡长女的头衔留在国公府,而她这个真正的长女却变成了次女,明明她们是同一日出生的。


下意识地抚上腰间的香囊,似乎这个动作已经做了无数次。里头的干花早已没了气味,那是哥哥亲自上山采来晒干的,布匹是爹爹买的,还特地放了一枚寓意平安喜乐的铜钱,娘亲绣了一副景星庆云,是她和哥哥的名字。

这么多年,她只剩这个香囊了,曾经母亲让她换下,她不肯,那是她第一次坚持,被母亲罚抄了三百遍家规,说她不敬长辈,不懂礼数。

她还记得当时姐姐林梨云“语重心长”地劝她,“不过一个粗糙的香囊,妹妹何必惹母亲不快,母亲是疼惜你才想给你换一个新的,你这般顶撞,不是伤了母亲的心吗?”

母亲听后,直夸林梨云懂事,贴心,而她,则是不知好歹。

那时她便知道,自己的任务是在人前做好三房遗珠的角色,不该有喜好,甚至不该有意识。

从此,她不再在意任何事物,不在意林梨云住的是最好的院落,她的是最差的;不在意林梨云请的是最好的先生,她只能自己去藏书楼看书自学;不在乎吃的穿的戴的都是最好的,她只配挑剩下的。

只要母亲多给自己一个眼神,林梨云便撒娇吃醋生气,母亲为了哄她,能三五日避不见自己,就怕她知道了不高兴。

连府中下人都知道,三房二小姐林乔星,是多余的。

可哪怕如此,林梨云也没有准备放过她,她知道这个所谓的姐姐三翻四次设计对付她,一开始她也避过几次,可前两日,林梨云特地来告诉她,她哥哥考上状元了,就在帝都,还说哥哥来过国公府,还与她这个亲生的妹妹相聚了,她才心如死灰,没有人再会来接她回家了,她在八岁那年,就已经没有家了。

连哥哥都是不是她的了……

现在无妨了,原来爹娘哥哥还是想着她的,那就够了,她一定要好好活着,等着哥哥来接她。


沐紫阳看着林乔星眼中有了神采,加了一把力,问道:“乔星妹妹,若是你想写信给乔大人,不妨今日在将军府写了,我替你送去?”

“可以吗?紫阳姐姐,真的可以吗?”国公府不会让她与哥哥有联系的,如今若是将军府可以帮她,那她就有望更早回家了。

“当然啦,咱们也算有缘分,国公府的情况,我也有些了解的,你以后就多来将军府,都是一家人,我日后和你表哥去国公府的机会也多,你想写信就放宽心写,定能帮你传给乔大人的。”

据她所知,国公爷和国公夫人是很疼爱高睿栋这个外孙的,哪怕是三个儿子和出嫁的女儿都比不上,林乔星若是要借着高睿栋的名义出府,三房不仅不会反对,说不准会天天催着她出府与他们搞好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