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记》(63): 欲以菲薄明其衷

96
霞客1988
2018.01.23 20:24* 字数 966
昌黎先生相

文/霞客

        今晨读了韩愈的《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韩愈早年是出了名的不信佛,正因《谏迎佛骨》一文而被流放潮州。不过根据前面读过的《山石》、《八月十五夜赠张公曹》和今天这首诗来看,他对神佛和命运,已经有了重新的思考与选择。有“僧言古壁佛画好,以火来照所见稀”的僧人和流传下来的佛家文化去感染和启悟他,还有衡岳庙去惊醒和呼唤他,他整个就处在神佛文化与能量场的包融之中,又加之命运的敲打,以及他本有之根基,自然也就有所觉悟了。

        所以他才说出了“一年明月今宵多,人生由命非由他”这样通透的明言去劝慰朋友,所以他才道出了“升阶伛偻荐脯酒,欲以菲薄明其衷”这样至诚的心声去叩拜神佛。特别是后面两句,大意是说自己正登上台阶弯腰给神佛供奉酒肉,想借菲薄的贡品表明自己对神佛的虔诚尊崇之心。包括后面也在继续说自己“窜逐蛮荒幸不死,衣食才足甘长终”,就是说感恩神佛的护佑,所以自己才能流放蛮荒之地而能大难不死,才能衣食充足以至于甘愿留在此地安度余生。

        我们知道,人最难改变的就是思想观念。所以韩愈的这一转变,真是极其可贵与可喜的!这标志着他的思想见识、心胸格局、人生境界,已经完成了一次巨大的蜕变与升华,已然洞开了生命的神性思维,已然能够去深入思考与尝试触及天地宇宙和人生命运更洪大的真相,与更通透的智慧了。

        反观很多现代人,一旦从小被很多漏洞百出的谬论与主义洗了脑,就再难進行理性思考了。比如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共铲主义等等。哪怕无数铁的事实与血的教训已经将这些谬论与主义彻底证伪、击碎,他们也可以完全视若无睹,听而不闻。生命的理性与神性被封闭到如此境地,真是会看什么都看不到实质,思考什么都在被自己脑子里的那一堆谬论操纵着、误导着,岂不大大的可悲乎?

        就像我看到的一些无神论者解读韩愈的这些诗句,必然论断这不过是他命途坎坷,所以对现实心灰意冷,于是“在庙令的怂恿下随俗占扑”,借神佛与算命“自我解嘲,发发牢骚”而已……其实,这其中蕴含了怎样虔诚的寻觅与扣问?怎样高妙的悟会与心境?但看此诗最后两句,便可一见分晓——

        “猿鸣钟动不知曙,杲杲寒日生于东”,大意就是说自己一觉睡到了大天亮,看到一轮寒冷却明亮的太阳正从东方的山顶喷薄而出,冉冉高升。这是何等光明浩荡、开阔壮美的意境?这是何等宁静祥和、乐观豁达的心境?这是何等超脱奔放、铿锵傲岸的生命最强音?

2018.1.23

《晨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