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从来高难问》第十七章:比武大会

武林大会,人山人海,武林群豪集聚,这是几十年难得一遇的盛况。

以往各大门派往往为了争夺地盘大打出手,武林几多风雨波澜。直到藏剑山庄崛起,直到魔教入侵,直到“比武大会”的提出,大家意识到可以不用打打杀杀便可实现自己武林霸主的梦想,何乐而不为。于是这次比武大会,中原武林各大英雄豪杰都准备好在这个舞台上一较高下。

一个又一个的上去,一个又一个的下来;有的人出手狠辣,将对手打成重伤;有的人出手留有余地却反而被人偷袭落下抬去;有的人实力不济,却善使暗器毒物;明善目睹着这一幕幕不讲侠义道德的比武,心中为武林道义不存深感不安。

“下面有请明觉寺普明大师和谷墨门门主雷天上台。”

擂台上。

“大师武功超凡脱俗,还望手下留情”雷天首先说道。

“岂敢岂敢,雷门主剑术出神入化,世间难遇其二,应该是阁下手下留情才对。”雷天淡淡道。

二人客气了一番便动起手来。一个挥舞禅杖,金光灿灿。一个摆动利剑,剑锋凌厉。金白色的光芒碰到一起,阵阵轰鸣声在空中想起,四散的威压之势甚至使得擂台上的柱子都崩裂而飞。就在大家都以为即将会有更加激烈的争夺之时,雷天却突然罢手,落下台去。

“普明大师武功高强,在下自叹不如。再打下去亦是无谓的争斗,恐伤了彼此,还不如就此罢手”雷天拱手道。

“比试还没完,雷兄又怎么知道技不如人呢,来来来,我们继续。”普明道。

“大师内力精深,实在不是我能比的。在下认输”说完这话,雷天走下台去。

望着雷天离去的身影,普明顿时觉得这个人并不像吴越华口中的卑鄙小人。

雷天就这么放弃争夺武林盟主的位置,众人都是惊愕可惜,唯有吴越华心里颇为气愤。他放弃比赛,不仅仅是为了避免与雷天的直接冲突,还是为了在江湖上赢得人心,表明自己无意于权利争斗。原本计划好普明与雷天激烈地打上一架,要么普明将雷天打成重伤,他前往救援的时候就可以暗下毒手杀死雷天,指责普明心狠手辣,众人定会竭力反对普明成为武林盟主;要么雷天将普明打成重伤,他再派人在人群中稍一鼓动他是如何弑杀自己的武林同道,雷天在武林中的名声向来不好,众人一定竭力反对他;而在众人心中声望颇高的吴越华自然而然地就会成为武林盟主的最佳人选。只是他没料到一向热衷于攫取权利的雷天竟然会中途放弃。

他走到明善的面前,悄声道:师兄,放弃武林盟主的位置,把它让给我,我一定对明觉寺大力扶持。”

明善微笑地看着他,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有人大声问道:“还有没有人想争夺武林盟主之位的?”

人群议论纷纷,却是无人上台。

“若是无人挑战,在此我郑重宣布武林盟主是明觉寺普明大师”

人群中响起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吴越华对普明坐上武林盟主的位置十分不满,思量要如何报复他,于是提出惩处明善的要求,他想看看这位新任武林盟主会如何处理这件事。

藏剑大殿上,普明坐在最中间的位置,而吴越华和雷天分作两旁,明善跪在正殿中央。

普明道:“明善你受魔教引诱,误入歧途,现罚你终生禁足明觉寺,不得再出寺一步。你可愿意。”

还不等明善说话,吴越华却插起嘴来,道:“虽涉世未深,但难保不会透漏中原武林之机密,危害中原武林之安危。这样的处罚实在太轻,当杀一儆百,让大家看看做魔教奸细的下场。”

普明心中一惊,心想这个曾经的师弟果真是心狠手辣,只盼着有人能站出来为明善说句话。

出人意料的是先前一直要处死明善的雷天一反常态,开始为明善说起好话来。明善还年亲,明善身世清白,他只是误入歧途,都是那个魔教妖女的魅惑之术太强都被雷天用来给明善开脱,希望众武林人士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他的这一行为着实让对他了解比较深的人大感疑惑,尤其是吴越华。

普明对雷天不甚了解,只是从吴越华的口中了解大他是一个心机颇深的人。然而争夺盟主之位时主动让贤,此番又极力为明觉寺弟子说话,这让普明大师对雷天的好感日渐加深。

普明对着跪在台阶下的明善说道:“明善,你听到了。众武林英雄有意饶你一命,只要你能改过自新。”

吴越华当即插话道:“大家都亲眼目睹了明善同妖女之间情义缠绵,如果紧紧因为他是盟主的徒弟就可以逃脱惩罚,这如何让天下人心腹。”

吴越华的这一番话算是点到了普明的死穴。普明初登盟主之位,一旦处理不公,便可能人心尽失,明觉寺多年问鼎中原的努力就会付之东流。既要保护自己最心爱的弟子,又要维护明觉寺的声誉,普明觉得这个盟主之位当真做得艰难。

雷天道:“我看不如这样,只要这位明善小施主杀了魔教妖女,证明他只是被魔教妖女诱惑,与魔教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就饶他一命,大家看怎么样?”

吴越华今天本想给普明以及明觉寺一个下马威,让他们下不来台。可是没想道,谷墨门雷天竟然一直与他作对,处处帮着普明说话。他怒视着雷天,雷天却故意把头转过去不去看他。

大家都纷纷表示赞同雷天的提议。

普明告诉明善只要他能够杀了魔教妖女便可以有一条活路。明善沉默了片刻,道:“盟主,我甘愿接受任何处罚,只求盟主能饶恕玉瑶一命。玉瑶姑娘以前虽是魔教中人,但是经我渡化早已改过自新,在下愿替她接受任何处罚。”

普明大师心中大惊,暗叹自己这个弟子真是糊涂糊涂。明觉寺众人的面色也由满怀希望转为担忧。

忽然,有藏剑山庄弟子急匆匆跑进来在吴越华附耳轻语一番。吴越华豁然站立,惊声道:“什么”。待他平静下来,普明问道:“吴庄主,发生什么事吗?”

吴越华凑到普明大师耳旁轻语一番,普明也是面色大惊。台下众人也开始议论纷纷。普明大师同坐在身边的吴越华和雷天商议了一会儿,这才吩咐大家安静下来:道:“刚收到消息,魔教已经攻上山来,如今就在山庄外。”

“魔教怎么来得这么快,前两天不是还在吴中吗?”

“我的人昨天才告诉我他们往东去了。”

······

普明大师吩咐吴越华派人看着明善和玉瑶便带着众武林人士出了藏剑山庄。

庄外的斗争正激烈,藏剑山庄弟子以及一些武林人士同罗圣门教教众混战在一起,地面上早已躺满了横七竖八的尸体,鲜血遍地。从远处遥看整个战场,藏剑山庄得到众多其它门派的相助,在人数上颇有优势,只是罗圣门教教众颇为悍勇,无不以一挡十,双方也就势均力敌,并没有显出哪一方有明显的胜势。

普明大师等一干人赶到战场,罗圣门教教众便纷纷退却。藏剑山庄弟子没有追赶,纷纷退到明善的身后。

罗圣门教教众在不远处重新列队。忽然队伍从中间分开,从中走出一群人来。为首之人气势威严,不怒自威,正是罗圣门教教主龙鼎天。其身后跟着副教主石银和罗圣门教六大堂主。

龙鼎天对着普明大师拱手道:“在下恭贺普明大师成为中原武林之盟主。”

普明道:“多谢教主好意。不知教主今日到此有何贵干?”

龙鼎天道:“闻听今日中原武林推举武林盟主,便想上来凑凑热闹,毕竟此事与我关系甚大。一看这藏剑山庄防范粗陋便忍不住冲了上来。”

吴越华怒声道:“胡说八道,我藏剑山庄一向防范严密。”

龙鼎天哈哈大笑,道:“我们轻而易举就攻上了山,到了庄外你们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防范严密’吗?”

罗圣门教一边响起阵阵讥笑之声,吴越华气愤不已,却不知如何回应龙鼎天,毕竟罗圣门教出其不意地攻上山来的确是因为他防范不善。

龙鼎天道:“原本这偌大的中原,我要一个一个去征服。今日既然中原武林各大门派聚首于此,就省得我一家一家的跑了。普明大师,如果你能洞明大势,领中原武林投降我教,便能成就中原西域武林统一之千古大业,本教主答应你,将来的武林,明觉寺定能领袖群伦,为中原武林之中流砥柱。”

普明大师道:“多谢教主美意。我乃中原武林之盟主,自有责任维护武林之兴盛和平,投降是万万不能的。至于阁下所说中原西域武林统一之事,实乃虚无缥缈,不过是教主你一厢情愿。”

龙鼎天道:“即如此便多说无意了。”

龙鼎天霎时抽出佩剑“长恨”,剑光粼粼,抽出的那一刹那竟有龙吟凤鸣之声。

吴越华的内心像是被什么震动了一下。

龙鼎天剑指苍穹,一道青光自剑尖直刺天空,原本晴朗的天空立刻乌云密布,远远看去云层之中竟有苍龙和凤鸟的身影。随着一声巨大的龙吟凤鸣的和声,云层之中竟是飞下道道闪电直入中原武林的人群之中,瞬时尸体横飞,惨叫声不断。乌云散去,地面上的烟尘也渐渐不现,再一看中原武林那边,有不少人躺在地上呻吟,不是断了一只胳膊就是少了一条腿,周身血流成河,现状凄惨。不过受伤的都是些武功低微的弟子,普明大师等众多武林高手到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众人心中惊恐,没想到西域武林竟有如此奇功。

吴越华仍在一旁默默地发呆,没人注意到他脸上怪异的表情。

龙鼎天突然开口道:“吴庄主,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吴月华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是尚华?”

“哈哈……哈哈……哈哈哈”龙鼎天道:“没想到你还能记得我?”

吴越华道:“你手中的剑是从何处而来?”

龙鼎天的声音中夹杂着浓浓的恨意,道:“此剑名叫‘长恨’,意思是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的深仇大恨。剑中拘有苍龙和凤鸟之魂,故而能够借苍龙和凤鸟之力引天地巨威。它的前身是其它两把名剑,一把‘游龙’,一把‘凤舞’,借西域秘术熔铸而成”。

“什么竟然是‘游龙’合伙‘凤舞’”许多武林前辈惊声道。

原来,而是多年前,藏剑山庄崛起,靠的就是这两把名剑。游龙剑可召唤苍龙,风舞剑则召唤凤鸟。当时持这两把剑的人一个是大弟子尚华,一个人便是吴越华之女儿吴雪青,二人合力便可召唤出苍龙和凤鸟,辅以藏剑大阵,给敌人造成巨大的伤害,使得诸多武林大派不敢轻易进犯藏剑山庄。只是后来因为尚华叛门事件,游龙剑随尚华而去,凤鸣剑便再也不鸣,后来被藏剑山庄的二弟子所持。

龙鼎天再道:“哈哈哈哈哈哈,吴越华,没想到吧,我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最后还是活了下来。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此仇不报枉为人。”

吴越华道:“当年你勾引我的女儿,背叛师门,老天让你活到今日就是为了让我亲手杀了你这个忤逆子。”

吴越华越向空中,欲与龙鼎天一较高下。他心里清楚龙鼎天的实力比自己强很多,可话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自己如果不上岂不让天下武林耻笑。

这时,普明大师飞到吴越华的身边道:“龙鼎天实力斐然,需你我联手才有可能打败他。”

吴越华心里正愁自己打不过龙鼎天该怎么办,没想到普明大师主动要求与自己联手对敌,这样与龙鼎天的对战就有了胜算。

龙鼎天丝毫不在意吴越华多了一个帮手与自己对阵,阻止了手下要助战的请求,一副似乎胜券在握的样子。

三人混战在一起。金紫白三光交织在一起,耀眼夺目,半空之中还响起阵阵的龙吟之声。激烈的缠斗之后,三人忽得分散开来。龙鼎天半空一阵乱舞,然后剑指前往,一放手,剑便如同一支离弦的箭一样向前飞去,化作一条吼啸着龙吟之声的巨龙向前飞去;吴越华剑指苍天,幻化一道巨剑虚影向着巨龙斩去;而普明则是幻化出了一只巨大的佛手印向前飞去。三方强大之力碰撞到一起,威力巨大,连地面上功力比较  高深的正道弟子都被这威力伤及心脉,纷纷运功抵挡。最终,龙鼎天、普明、吴越华三人受巨力冲击倒飞回地上。

吴越华和普明立马吐了一口鲜血,艰难地站了起来。龙鼎天也是手捂着胸口,嘴角处还有丝丝血迹,看样子受伤也不轻。

龙鼎天道:“普明大师,明觉寺与我有恩,我不欲伤害你,若你们能现在退出此地,我绝不伤害你们。”

普明大师:“多谢施主好意,虽不知本寺何时曾帮助过你,但施主尚存感恩之心,足见良心未泯,还望及时回头是岸。”

龙鼎天道:“回头是岸,回头是岸,哈哈哈啊哈哈哈,正是你们把我逼上了这条路,现在又要把我拉回去,岂不是可笑之举。大师,你们走是不走。”

普明淡淡道:“事关中原武林之安危,本寺贵为中原武林的一份子,段不能坐视不理。何况在下贵为武林盟主,肩负着天下众生的期望,我岂可弃之于水火之中。”

龙鼎天道:“好好好好,好一个肩负天下众生期望,我倒想看看这天下众生是想跟着你一起赴死还是想苟且偷生。”

说完,龙鼎天持剑指天,口中诵念心诀,明朗天空突然升起一阵乌云,云中时不时响起无数龙吟长啸之声,听得众人心惊颤之声。

这世间怎么会有人能够使出如此如天地巨威般的绝招呢!

突然间无数龙影冒出,自天空向下冲向众人,不仅仅是中原武林人士,魔教众人也不例外,仿佛要摧毁这世间的一切。

龙鼎天的背后,一只手掌悄然袭击了他。龙鼎天吐了一大口鲜血,捂着胸口,脸上显露出扭曲而痛苦的表情。

忽然间,一个身影自龙鼎天背后飞出落到了正魔两派的中间。

“石银,你想造反吗。”有人厉声喝道。

“造反,哈哈哈啊哈,那个位置本来就是我的,我现在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教主不愧为教主,受我一掌重击竟还能站立不倒,属下佩服”石银道。

龙鼎天道:“中原武林到底给了你什么条件,竟让你叛教投敌。”

石银道:“你太小看我了,我受上一任教主厚恩,无论如何都不会与外敌勾结置我教于危险之中。只是原本属于我的教主之位还是要拿回来的。现在你已经深受重伤,功力涣散,乖乖让出教主之位,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好好好,不过就是教主之位,我让给你就是了。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对付这些正道人士。”

“你让出了教主之位,我自然可以解决这些人。”

龙鼎天转过身,对着众人道:“龙鼎天才干不够,无法在胜任教主之位,现将教主之位传于副教主石银。”

“教主”

“教主”

........

“教主,我们愿誓死追随你”一个堂主说道。

龙鼎天坚决道:“我意已决,不必再说。”

龙鼎天走到石银跟前,道:“现在你是教主了。”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哈”石银的狂笑声在天际间响起,在龙鼎天抓转身的那一刻竟是一挥手将龙鼎天打落到远处的悬崖之下。

“教主”。看着自己的教主就这样命丧小人之手,许多对龙鼎天忠心耿耿的人心中愤慨,恨不得立马冲到石银的跟前杀了他。这时候,罗圣门教的六大堂主站了出来。六大堂乃是罗圣门教的实力派,教中大多教众都归属于这六大堂,此番上来的教众也大都是六大堂的人。六大堂主宣称龙教主已死,大家应当臣服于新教主。见到六大堂主都这么说,原先那些想要鼓动教众反抗石银的人都不得不强压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看到所有的教众都臣服于自己,石银心里陡然升起不可一世的狂傲。隐忍多年,中日胆颤惊心,终于得偿所愿。

“中原诸人,你们降是不降?”

吴越华“呸”的一声,道:“无耻小人,就凭你也想打败我们。”

石银道:“雷门主,你还不出来么?”话音刚落,场中响起两声“惨叫声”。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普明大师和吴越华被各自门派的人紧紧搀扶着,脸色比刚才更加惨败,胸前的衣襟更是被鲜血染红了大片。

“你······”吴越华惨声道。

不远处的雷天却是一脸狂笑:“我早知道你私下和明觉寺的那群和尚密谋,不会让我坐上盟主之位,但是我早已经在心底发誓,盟主之位我是一定要拿到手的。”

吴越华道:“我沿上山路上布置了十几道暗哨,这些暗哨只有你知道他们的位置。魔教攻上山来,没有一个人向我禀报,是不是你把他们都杀了。”

雷天道:“没错,就是我。这是我和石教主早已定好的安排。我助他夺取教主之位,他帮我登上盟主之位。若你们让我坐上盟主之位,罗圣门教即刻退出中原。”

普明大师道:“你私通魔教以至无数中原英雄人物身亡,罪恶滔天。盟主之位关乎武林之盛衰,怎么也不会让你这种人来担当。”

吴越华附和道:“没错,即便我藏剑山庄拼至最后一人也不会承认你是我们的盟主。”

雷天愤怒道:“好,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雷天挥了挥手,数百名谷墨门弟子从四周的草丛里冒了出来,两个人走了出来,正是雷天的儿子雷海和谷墨门大弟子肖清河。

又是一阵惨烈的厮杀。普明大师这一方原本就在先前同龙鼎天的对战中实力损耗了不少,普明大师和吴越华又身受重伤无力再战,一开始还略显颓势。还好普明大师这一方都是各大派的高手,及时稳住了场面。

雷海觉得这样打下去只会损耗自己的实力,决心冲入阵中杀了普明大师和龙鼎天,來一招釜底抽薪。

普明大师和吴越华身边只有几名武功低微的弟子,完全抵挡不了雷天的进攻。眼看雷天的剑锋就要刺到普明大师,明善突然从天而将挡在普明大师前面。明善在身前结下一层透明的如水波一般的护盾,雷天使劲了全力也刺不进这道护盾,反而被弹开到数仗之外。普明大师心中惊叹不已,想不到自己这个徒弟武功修为会进步这么大。

几名谷墨门弟子跑了过来,拔剑刺向明善。明善灵动一闪,倏忽之间便一掌掌打在这些谷墨门弟子身上,这些谷墨门弟子的身体竟是四分五裂。普明大师惊呆了,什么时候明善学会了如此恶毒的武功,出掌竟是丝毫不留余地。明善向着人群中冲了过去,碰到谷墨门弟子或者罗圣门教教众便是一掌打去,场景之恐怖令人触目惊心,四周人纷纷避之不及。如果普明大师看得仔细就会发现此刻的明善双目泛红,透漏着冷酷与绝情。

石银也想快点收拾完这群中原武林人士,龙鼎天已死,但西域圣教总坛会不会臣服自己还是个未知数,他得赶紧赶回去。可是这一切的计划都被明善的出现打破了。谁都没有料到这个小小的明觉寺弟子竟有如此高深的武功,竟可左右整个局势。石银冲了过去,他要杀了他,不能让他一个人破坏自己的整个计划。

石银的赤炎剑泛着像火焰一样的光芒冲向了明善,明善也不甘示弱,竟是用手直接挡下劈下来的剑。那一刹那,石银看到了明善的眼里及手掌之中散发出来的浓浓煞气。石银心里及其惊骇,这不是幽冥乱魂咒吗?这个人怎么会?

石银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仰天大笑,道:“龙鼎天,龙鼎天,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在场的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明善也静静呆在原地,大家都凝视着这位不知何故而大叫的石银教主。雷天凑上前去问他怎么了,石银也不答话,对着四周仍旧重复着那句话,龙鼎天,你在哪里?

令众人惊愕的是,龙鼎天果然从崖边飞了上来,身后跟着众多中原武林人士都熟悉的悦来客栈老板刘老板。

龙鼎天道:“整个教内,只有你和我亲眼见过先教主施展幽冥乱魂咒,不过后来失败,先教主也身受重伤。我知道你会看出来的,但没料到这么快。”

“你果然厉害,上一任教主都没做到的事竟然被你做到了。”

“哈哈哈哈,长江后浪推前浪,我早就知道这一秘术关键时刻能起大作用,果不其然。你还有什么话说?”

石银道:“事情走到这个地步,我无话可说,终究还是败在了你的手下。只是我不明白,你早就可以杀死我,为什么等到现在?”

龙鼎天道:“不这样,六大堂主怎么会冒出来,我如果不死一次,那些教中的反对我的势力怎么会齐齐跳出来呢?我还要多谢石教主让我看清了这些人。”

石银道:“既然这六大堂主都是我的人,而忠于你的人马都分散在各地,你怎么敢再出来,难不成你真的认为凭你一个人可以杀死我们所有人吗?”

龙鼎天大笑道:“我在教中的其它人马的确分散在中原各地,可是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进入中原可以如此迅速,你以为是你和谷墨门相互勾连的结果,实则是我在中原多年经营的原因。从我登上教主之位开始就注重培植自己的中原势力,还记得他吗?”龙鼎天指了指身边的刘老板。

石银仔细看了看,道:“李朴。当年你突然就不见了,我还以为你死了。”

李朴拱了拱手,道:“多谢教主挂念,在下并没有死而是被派往中原执行人物。”

龙鼎天继续道:“我让他在中原秘密组建了另一只队伍,归属我教影密部,直接由我掌控。”

李朴向身后的悬崖扔了一颗圆球状物体,不一会儿便听得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紧接着陆陆续续有人从悬崖边上飞了上来,一看就是身手利落的武林高手,打扮奇形怪状,武器也是各有不同,足有七八十余人。

再看石银这边,除了石银和六大堂主苦闷着脸,一个个教众大都是一副无精打采,无心再战的样子。原本他们就对龙鼎天无比敬仰和忠心,看着他能安全回来,心里早盼着能再跟着他,更别说与他为敌了。

石银命令手下的教众向龙鼎天一方进攻,可是除了少量的弟子外,其他人动也不动。无论石银如何怒喊、如何威胁吼叫都没有人应他。

石银不得以只能祈求雷天,让他带领门人进攻龙鼎天。雷天明白,现在他和石银之间是存亡齿寒的关系,不能不救,只得吩咐所有的门人向着龙鼎天等人冲去。

然而并没有人冲出去。

雷天觉察到了不对劲,正欲转头说些什么。还不等他开口,一把利剑刺穿了它的身体。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我可是你的父亲啊”雷天难以置信,声音虚弱地说道。雷天艰难地撕开胸前的衣服想要看一看为什么自己的冥灵铠甲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雷海却只是冷冷道:“不用看了,冥灵铠甲早已经被我献给龙教主。要怪只能怪你杀了我的母亲。”

雷天挣扎了一会儿,没有人去救他,而他的儿子竟也只在一旁冷冷地看着,最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与雷海同时站在雷天身后的肖清河在雷海出剑的同时也把剑刺向了石银。石银从看到龙鼎天的那一刻起就意识到自己的计划好像全被龙鼎天知道了,雷天的人马里肯定有叛徒。他警惕着身边的一切异动,在感受到那一丝丝剑光寒意的那一刻跳了出去。

石银道:“难怪你对我的计划了如指掌,原来是安插了这么深的棋子。而且还穿着至宝圣衣冥灵铠甲,难怪我最后那一掌没有打死你。”

这时,六大堂主相互使了使眼色,走到龙鼎天面前,道:“教主,我们受到石银的蒙蔽,做了对不起教主的事,请教主宽宏大量,给我们一次赎罪的机会。”

龙鼎天没有理会他们,只是默默看着石银。石银盯着跪在地上的六大堂主,目光中却投射出无限的绝望与感伤。许以高位才最终说服他们支持自己,末了却集体背叛自己,石银只能无奈地对着苍天长叹“人心难测”。

突然之间,六大堂主齐齐倒在了地上,死了。龙鼎天道:“这样的叛徒我留着也没什么用。不过你要是能够效忠于我,你还是我的副教主。”

石银道:“输给你我心服口服。叛教之罪不可饶恕,我自当以死赎罪。”话音刚落,石银把剑朝脖子上一抹便倒了下去。

nt f�)�D3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