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奔[连载]

字数 2890阅读 166

1

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但那只不过是一声提示音,可能是从浏览器里跳出来的什么新闻,阿智想,因为他知道,通常情况下根本没有人给他发信息,尤其是坐在办公桌前的时候。紧接着,阿智还是转过脸去,看了看手机屏幕左上方的绿灯,绿灯开始闪烁起来。这时候阿智的手已经下意识地离开了键盘,但跟着又放了回去,两眼盯着电脑里的文案,阿智觉得还是要把这剩下的最后一段改完。然而手刚放回键盘上,敲打两声之后,阿智就又停了下来,伸手抓起旁边的手机,向后倒进椅子里,开始察看起来。

到底是一条新闻。划开手机屏幕,阿智看到浏览器推送了一条新闻,虽然已经意识到会是这样,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像被骗了,就像是买了一件拆开之后发现里面是。但是不管怎样,这条新闻还是让他从头到尾地看了下去,即使新闻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整个人还是因为这慢慢地完全放松了下来,他觉得自己里里外外顿时舒展来了,像是工作一下午烧得干枯的脑袋里泼洒了一场阵雨一样。

就这样,阿智抱着手机,开始翻看新闻,就像往常停下来后那样。开始拿起手机的时候,阿智确实只是想看个究竟,想知道到底是条什么样的新闻,但是看完了这条经济改革的新闻之后,阿智又点开了紧跟在下面的新闻,报道了某知名节目主持人对大气污染的调查。点开新闻之后,阿智像刚学会游泳时跳进泳池那样一头扎了下去,眼睛盯着一行行黑字来回游动起来。

当阿智抬起脸来看向电脑里的文案,已经过了五点,半个多小时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阿智想,要是敲文案的时候,时间过得这么快就好了,说不定一低头一抬头,就到了下班的时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阿智觉得离开了手机,时间总是过得特别慢,就好像一体水从天花板掉下来都要两分钟一样,但是抱着手机的时候,就像抱着初恋女友,总让人发现时间不够用,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下午就过了一晚上。确实,每次拿起手机,不管是浏览网页还是玩游戏,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让人觉得整个身体变得轻盈,像离开了椅子漂浮在半空中一样。

或许是低头太久,觉得脖子开始酸胀起来,阿智放回手机,扭了扭脑袋,缓解一下脖子的酸胀感,接着,双手搁到键盘上,眼睛盯紧文案最后一段,再次敲打起来。就这么过了五分钟的样子,阿智又停了下来,他发现自己实在没有心思再修改了,觉得大脑就像被榨干变成了渣的西瓜一样,保存文档之后,便随手把键盘推了进去。

现在刚过下午五点二十分,阿智拿起手机看了看,也就是说,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下班。阿智觉得,每天坐在办公桌前,对自己要求的事情做完的时候,脑袋发胀眼睛酸涩脖子也痛了起来,想停下来休息,可要是身边没有手机,就算是停在那里,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什么,跟没休息没有任何区别,像肚子里鼓胀着是因为吞了气球一样。

就是这个原因,让阿智更觉得手机对自己来说十分重要,因为除了这之外,停在办公桌前,阿智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做什么,不知道什么事情还能比这更好地打发两个小时。当然,打发时间是在工作做完的前提下,阿智习惯的是预定的事务完成,才能安下心来放松。

确实,每到这种时候,手机就成了阿智消磨时间的首选,从一开始,阿智就觉得,在这上面打发时间可以说太称心如意了,就像从一篮子绿豆里抓出一颗绿豆一样。但事实上,对阿智来说,工作的时候停下来拿起手机,完全是因为调节神经的紧张和疲惫,并没有任何消极的意思。

阿智划开手机屏幕,打开浏览器,登了自己的微博账号,准备看看微博上有什么事情发生,他总觉得这里才是他的住处一样,翻看微博才是躺在明亮柔软的地方休息。他不喜欢朋友圈,因为朋友圈里都是同事,什么话都不能随便说,每说一句话都像给自己脚上拴一块石头一样。

然而在微博上,阿智还是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什么也不想说,觉得根本不需要让任何人了解自己的近况,也不需要让任何人了解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但是阿智却喜欢看别人发布的内容,想了解那些多年不见的同学甚至从来没见过的朋友现在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阿智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就像一个喜欢做菜却只想看着别人吃的厨师。

这时候,潘姐走了过来,潘姐是公司技术部的主管。尽管已经在公司工作了一年半,但让阿智始终不明白的是,自己负责的不过是文案,却仍然被划归到了技术部潘姐门下。同样让阿智感到莫名其妙的是,公司里布置着一间奇怪的办公室,说奇怪是因为里面时不时地会发出类似低声交谈的声响,然而从来没有谁见过什么人进出房间,就是这样,几乎没有人知道里面究竟是谁在办公(就算有人知道,但也没听到谁说起),甚至有没有人在里面都值得怀疑。

潘姐在桌前停了下来,两手按压桌面,支撑着自己略显前倾的上半身。今天潘姐穿了一件墨绿色的收腰连身裙,前襟交叉形成了一个V字领,脖子上戴着一条纤细的白金项链。并不像往常一样,潘姐的头发没有扎起来,而是披散着垂在身后,这让她看上去少了点往日的干练,多了些亲和。

“阿智事情都做完了吧?”潘姐笑着说。

“嗯,都做完了。”阿智抬起头来,视线从屏幕上移开,冲着主管笑了笑,“是要现在,就发过去吗?”

“不用。”潘姐点了点头,脸上带着笑意,“看你端着手机,就觉得你事情都做完了。”

“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阿智说话总是这样慢条斯理,本来一口气能说完的话,总要被阿智分成至少两段再说出来,但也说不上木讷,就是这种慢性子,像手动一样快不了。说完上半句话,阿智有些尴尬地看了看手机,但并没有放下去,“实在觉得,没什么事情可做了。”

“我明白,这没什么,什么也没影响不是吗?”笑了笑,消除阿智的,“明天晚上,也就是星期五,我们部门去聚餐,你应该没什么紧要的事情吧?”

“没有。”

“那就好。”潘姐又一次点了点头,就像在确认什么,“七点的时候,别又像上次一样,下班了就闷头走了。”

“不会。”

“我让陆鸣到时候再提醒你,不然谁都说不定你会不会又不声不响地走了。”

“明天晚上七点?”阿智确认一下时间。

“别忘了。”

看到潘姐转身走开,阿智低头端起手机放到脸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屏幕已经熄了,变成一片漆黑,上面的一道刮痕也显现出来。阿智掐了一下电源键,伸出手指向上划拉了两下屏幕。划开屏幕之后,阿智点了下浏览器,随着浏览器的打开,页面跳回了微博主页,回到了之前停下的位置。

阿智向下翻了翻页面,紧接着就看到了一张让人感到惊讶的照片,照片上是大学时班上的一个女同学,虽然结婚没到半年的样子,但现在儿子已经生了下来。孩子是上午十点出生的。阿智看着照片,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阿智发现自己已经记不清她的名字了,要不是看到评论里的祝福,阿智根本想不起来,甚至看着眼前的照片也认不出她就是蒋仪。

这张照片里,蒋仪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红通通的肉球一样的新生儿裹着被单躺在床头,蒋仪靠着枕头卧在病床上,歪着头看着旁边刚出生几个小时的胖儿子,脸上显露出疲惫,甚至有些失落和沮丧,不知道为什么却并没有露出一丝应有的喜悦和欣慰。但是从她说的话里,阿智读出来的全都是欣喜、骄傲和疼爱。

紧接着,阿智本想像其他人那样一番祝贺赞美,但是最后又把想说的话全删了,因为觉得自己从来没评论谁,这时说点什么,自己也觉得有些怪。就这样,阿智跳了过去,接着朝下面翻看,但没过几分钟,发现已经到了中午翻过的地方,觉得总算可以不用再看下去,就这么退了出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轰动世界的万国博览会于1855年在法国巴黎开暮了。 在博览会的一角有一件展品,大多数参观者都没有注意,却引起好几位...
  • 本来早上设想着赶紧过完今天,明天早起开始复习的,结果天不遂人意,我今天早上就和别人撕逼了,还很凶,已经很长一段时间...
  • 漫无目的地过了将近四天,到现在也没有想清楚接下来的具体目标。 今天学校发了计算机二级的成绩,我不出意料的又挂了一次...
  • 昨天集团人力资源部的高管克劳斯,从公司总部出差过来,临时用着我对面的办公桌。 他在HR部门专职在工厂之间旅行,解决...
  • 三月十四日————白色情人节,不知道这个白色情人节的由来和意义,只知道这个名字安在这一天对极了,听起来就清爽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