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的前半生

闺蜜的前半生


人生旅途


这漫漫的人生之路上,本质上,每个人都是在独自前行。只是在每个不同的阶段,在不同的路口,会遇上不同的人,与你同行一段过了这一段,你们挥手告别,再迎接下一段旅途,或是独行,或是换一位旅伴,走完属于你们的这一程。



“你最近怎么样?孩子还好吗?”

我边用勺子搅拌着咖啡边看向青,她那略显惨白的脸上还夹带着一丝蜡黄,眼圈很重,看得出来很久没好好休息过了。额头的一丝刘海垂了下来,她用手捋了一下。

“一直没敢告诉你,我复婚了,带着孩子住在前夫家。”

“什么?你带着孩子和前夫复婚了??

“嗯,他愿意帮我养这个孩子。”说着青轻轻叹了一口气。

……

面对我疑惑的眼神,她的眉宇间闪现了一丝无奈的感觉,却又迅速被她伪装起来。我看着眼前的青,她的脸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这再也不是那张我曾经熟悉无比的美丽的脸庞。

我们两人就那么坐着,一个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流,一个望着滚烫的咖啡,谁都没有再出声。


一 相识

青是我的挚友,我们相识已经二十五个年头。头一次见面,我们都是扎着马尾小辫的懵懂女孩,她是我初一的同桌。青的成绩很好,而我相对来说比较渣,每次都抄她的作业,一抄就是初中三年,我们也成为了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姐妹。

青的父亲很早就过世了,母亲带着她改嫁,之后多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继父家条件并不好,一家五口住在一栋破旧的二层楼房里,记忆中她们家的大门永远不需要上锁,唯一庆幸的是继父对青还算好。青的父母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他们都很善良,从事着最辛苦的体力劳动,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所以青每天放学回家都要把饭菜做好,等着父母下工回来。有时候我会去青家和她一起做功课,我看着她瘦小的身影费力拉着一桶桶的井水,踩着板凳在锅台边翻动铲子,灰头土脸的坐在灶后添加着柴火。。。现在回想起来,小小的孱弱的青,她在别人撒娇承欢的年龄已经承担起了生活赋予她的担子。

同桌三年中,我们也翻过脸,闹过别扭,冷战上几天,但更多的是青对我的包容,几乎每一次都是青主动来和倔强的我和好。记得有一次,学校自愿征订书刊,我特别特别想要一套关于写作的文刊,一年是11块钱,但是父母认为是浪费钱,怎么也不愿意给我订,为此我偷偷哭了好几次。眼看着截止订购的日期就要到了,一天课间,青笑眯眯的跟我说,你的书刊可以订购了,你看,说着她摊开手掌,掌心里躺着11块钱。我又惊又喜,一个劲摇晃着她的胳膊问哪里来的钱,她笑嘻嘻说,她回家跟父母说要订购二套书刊,这样对学好语文有帮助。二套书刊的订购费对青的父母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犹豫再三他们还是同意了。

这件事之后,我在心里默默认定青将是我这一辈子的好朋友。若干年后,在青每一次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当年她的这一分情,我便再也没有了拒绝的勇气。

后来,青考上中专(在九十年代初期,中专比高中分数还要高)去了省会城市,而我则留在了当地读高中,从此见面机会也就逢年过节那么偶尔的几次,但是我们的书信往来从未间断,这样的联络一直维持到手机的流行。

此后各自深造,她中专毕业后继续升读大专,而我也去了一所211大学继续我的学业,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未来一路前行,努力奋斗着。

二 婚姻

青结婚的时候没有通知我,一直到儿子出生才给我打了电话。那段时间,我独自在外为生计奔波,做着一份看似风光的工作,和青的联系并不多。我回去看她和刚出生不久的儿子,才知道青并没有办婚礼,老公是相亲不久认识的,之后有了小孩奉子成婚,男方家因为青有了身孕坚持不愿意办婚礼,只是为小孩办了满月酒。我为青打抱不平,她只是淡淡的朝我笑笑,说,婚姻百态,以后你会懂的。

青的老公长得平淡无奇,一米七的个头,小眼,话极少,一脸的横肉让我莫名的不喜欢他。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青不爱他。如果爱一个人,就算闭上嘴巴,眼睛也会说出来。

事实证明,在青和他断断续续十几年的婚姻里,我始终没有记住他的名字,见过他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出来。每次相聚,青都是自己赴约,如果没有儿子,她仍然是那个青涩的单身女孩,我们仍然可以一起喝酒撒欢一起吐槽男人,只是,没有如果。你已嫁做人妇身为人母,从此柴米油盐相伴一生。

那天从青家里出来的时候,我莫名的一阵心酸。还记得当初的誓言么?待你白纱披肩,我必短裙相配。我们做彼此的伴娘,见证彼此最幸福的时刻。现在,看着你走到这一步,我却无能为力。

在婚后的第6个年头,青跟我说她要离婚,无外乎老公有了外遇。只是对方打死不承认,也不愿意离婚,倔强的青带着孩子决然回了娘家。

三 新男友

拉锯式的离婚战持续了四年,青成为了一个单亲妈妈。

再次见到青,我以为她会很颓废,而且她又是多愁善感的水象星座。让我诧异的是,青挽着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孩子,脸色红润的像个十八岁的少女。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青,青毫不介意的介绍说,这是她的男朋友凯,比她小11岁。饭桌上,我毫不留情的把男孩子的底细都盘问了一边,青连连在桌子底下踩我的脚,我丝毫未理会。我想这大概是那个男孩子有史以来最尴尬最难以下咽的一顿饭。

我十分不好看青的新恋情,为此把她狠狠骂了一顿。青也受到了来自家庭的压力,父母为此扬言要跟她断绝关系。但这一切都没有让青放弃她的新恋情,她和新男友开始了同居生活,洗衣做饭一日三餐的伺候着小男友。小男友没有稳定的工作,开了个小麻将馆度日,日常开销大部分靠青的工资。青委婉的跟我提过好几次,帮她的小男友找工作的事,我都没搭理。一个男人要是连谋生的本领都没有,怎么去让心爱的女人过生幸福的生活,怎么去对一个家庭承担起责任?青见我不愿意帮忙,慢慢的和我也少了联系,我偶尔微信上问问她过得怎么样,不咸不淡的聊上几句,再也没有闺蜜间无所顾忌的斗嘴和欢闹。

我经常在一个人的时候想,爱情究竟是什么?可以让人迷失自我,可以不要友情不要亲情,只因为对方那句:我爱你。便胜过人间无数?


四 再次怀孕

某个周末的下午,我正准备去健身房,电话响了,我一看是青,还未等我开口,青哭得稀里哗啦的在说个不停,我好不容易把她安抚住,从她断断续续的哭诉中才知道,她怀孕4个月了,小男友对此不表态,现在不知道怎么办的好。这一年的青,已经三十七岁。

当单薄的青坐在我面前,对面我的质问,才一点一点告诉我过去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小男友迫于父母的压力,已于半年前跟一相亲认识的女孩闪婚。回想起青之前一直跟我说小男友的父母是同意她们俩在一起的,对于这点我一直没有戳穿她,只是为了给她这段可悲的恋情留一点念想。婚后,小男友跟青仍然保持着之前的关系,就在小男友新婚后的第二个月,青发现自己怀孕了。我看着眼前的青,强忍着内心的怒火,问她什么时候去打掉孩子。青仍然用她一贯不温不火的语气说不知道。我一把夺过她的手机,找出小男友的号码,用近乎吼叫的语气让他半个小时内赶过来。

小男友一开始否认知道青怀孕的事情,青梨花带泪盯着小男友说:我告诉过你的,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你是不是不想负责任?安抚住情绪激动的青,我和小男友谈了半个小时,他表态自己没有能力抚养孩子,现在也离不了婚,但是也舍不得青。一听我就火大了,强忍住要举起的手掌,毕竟不是自己的男人,不能随便想打就打。这不是既要当XX,又要立牌坊么?我既痛恨青的优柔寡断、毫无主见,也唾弃渣男的极度自私、不负责任。如果青不是我的好闺蜜,对于她这样的“小三”,我是很唾弃的,也绝不会来管这样的闲事。可是看着凄惨兮兮的青,狠不下心,我默默把青送回了家。

再次联系青已经是半年后,她快要生了。她的母亲陪伴着她,而小男友只敢在医院楼下候着(大概是怕被青的母亲赶出去),此时的小男友仍然没有离婚。青又生下了一个儿子,一个户口本上无法写父亲名字的儿子。我很心疼青,替她将来的生活发愁,一个月4000块不到的工资,如何去承担自己和孩子的生活。我问青缺不缺什么东西,她回我缺钱。挂完电话,我往青的账户上转了5000块。我没有去医院看她和孩子,我在生她的气,也生我自己的气。

五 复婚

青的小儿子快一岁的时候,我约青出来吃饭,那段时间我遇到了一个很大的坎,情绪很低落,一度抑郁到想要自杀。在等青的过程中,我脑海里想着青跟我说的复婚的事,搞得我一头乱码,不知道她唱得又是哪一出戏。青带着小儿子一起出来,小家伙跟他同母异父的哥哥(青跟前夫的儿子)小时候长得非常像。本来我想找青吐吐苦水,寻求一点安慰。但是整个过程青的关注力都在儿子身上,跟我的对话有一搭没一搭。我无奈的笑笑,询问她复婚的事。

青的前夫离婚后也找了一个新女友,是他的初恋,但是对方已经结婚生孩组建了家庭,不愿意离婚,于是跟青的老公就保持着第三者的关系。剧情总是这么狗血,呵呵。而青迫于生活的压力,小男友那边离不了婚,只能去找前夫,经过青好几次的哀求,前夫愿意复婚,前提是别管他和新女友的事。青答应了,觉得这一切都无所谓,只要儿子能平平安安的长大。就这样,青住回了前夫家,青说公婆和前夫对小儿子很好,跟自己亲生的一样对待,实际上她公婆也真的以为是他们亲生的孙子。我默默的想,但愿这个谎言永远不要戳破吧。

据说,一个人一生,会遇到29200000个不同的人。我们像鱼群一样不停穿梭,相遇又离别,却很少抬头去看对方。这29200000个人中,又有多少人能与我们同行其中一段,有多少人是你爱的,多少人是爱你的,还有多少,是一辈子不离不弃的。

青的故事还在继续,下一个走进她生命中的又会是谁?而我,只是希望她幸福下去。


                                                  作者:镜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