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房主卧给老人住,这是习俗”“我买的房子,凭什么?”

遇见何宏之前,我已经谈崩了两段恋情,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

经过这几次感情经历,我得出一个结论:女人一定要自己把握自己的爱情,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

而且,我觉得,即使是结婚,也需要保持距离,因为同一个屋檐下的人之间很容易就会发生矛盾,有些是生活习惯不同,还有些是对“关心”的认知不同。

尤其是婆媳之间,古往今来,婆媳矛盾都是家庭的主要矛盾,我妈和我奶奶就是个例子,她们两人关系非常差,几乎到了一见面就吵的地步,简直就是我的童年阴影。

而我爷爷呢,虽然不帮着奶奶说话,但话里话外都是指责儿媳妇不懂事,我爸更是认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媳妇跟婆婆对骂就是媳妇的错。

这样的家庭环境,对我的冲击非常大,我和我弟从小就活得担惊受怕的。

小时候我也觉得,妈妈和奶奶吵架是不对的,她怎么可以辱骂长辈呢?思想品德里教过,人要尊老,我觉得她虽然是我妈妈,但她品德不好。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看透了生活,才慢慢明白,妈妈才是家里那个有苦难言的受害者。

于是我心里暗暗发誓,我的婚姻,绝对不能像我妈这样,将来结婚以后,我绝不能跟对方长辈同住。

两代人凑一起的婚姻生活,对我来说,真的太可怕了。

所以,在和何宏恋爱的时候,我就明确表达了自己独立的婚姻观,我告诉他说,婚后一定要和父母分开住,因为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和要做的事情,住在一起牵扯太多,难免会生出是非。

何宏表示理解,满口应允,连连点头。


虽然由于婆媳矛盾的原因,我爸妈关系很差,但他们爱孩子的心一点都没受到影响,在关爱我和弟弟方面,他们始终没有分歧,而且对我们兄妹也没有偏颇。

两口子辛辛苦苦攒了两套房,一套给弟弟,一套给我,为的就是能让下一代生活轻松些,也让我嫁到别人家以后能抬得起头。

经历过这样的原生家庭,和几次失败的感情以后,我对婚姻几乎没有什么物质要求,只需要对方对我好就够了。

我只有一个条件:三观一致,对我够好。

我就希望找到一个懂我的人,至于家庭条件、经济能力,这些都是次要的。房子我自己有,钱我自己能赚,从小到大,我缺的只有爱,只有温暖。

何宏就是那个可以让我感觉到爱和温暖的人。恋爱期间他对我的关怀无微不至,只要我提的要求,不管是啥他都尽量满足,生活中也处处给我制造惊喜和浪漫,时时关照我这颗敏感的心,最重要的是,他也赞同我的婚姻观。

我们的感情进展得很顺利,谈婚论嫁转眼便提上了日程。

由于之前婚姻的失败,我家里对于这个女婿也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房子没提要求,让他买了辆车,彩礼也只是象征性要了一点,图个彩头。

我妈只对何宏提了一个要求:对我闺女好。

何宏家一听没有经济上的要求,高兴得合不拢嘴,好像生怕到手的媳妇跑了一样,各种催着领证办婚礼。

何宏家本就不富裕,又急着结婚,所以婚房用的自然是我的房子,我们领了证后就着手布置新房筹办婚礼。

当时心里跟吃了蜜一样,无比开心,感觉幸福生活马上就要来了。


事实证明,有时候男人恋爱时说的话,真的不能盲目相信。

眼看甜蜜的生活即将开启,却发生了一件让我无比郁闷的事情。

本来说好的,婚后和公婆分开住,何宏也满口答应,结果呢,在不跟我商量的情况下,何宏让自己父母搬进了准备结婚用的新房里。

最气人的是,他们还直接堂而皇之地住到了主卧里!

我们领了证以后,两人已经住进新房,但当时主卧还需要布置,就先住在了次卧,何宏跟我说,准备等婚礼办完以后再搬到主卧去住。

一切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再过一个月就是婚礼日期。

上周,我早早下班回到家,却发现主卧的新床上铺了棉被。

我当时心里挺纳闷,不是说好婚礼办完再搬吗,也没想那么多,一边责怪何宏不该这么早就铺新床,一边走进去准备将东西收起来。

进去了以后才发现,公婆也在。

何宏见我进来要掀床,马上把我拉回了次卧,悄悄跟我说:“我爸妈坚持要住进来,我实在拦不住,要不就先让他们住着吧。”

我当时心里已经是一团火,感觉自己被算计了,特别生气。

“他们住主卧,我们住哪儿?”

“我们就暂时在次卧住着吧,主卧让老人先住婚姻才幸福,这是我们那边的风俗,你别那么不懂事。

既然你爸妈感情不好,那就让我爸妈来住。虽说之前答应了你不跟长辈同住,但一家有一家的情况,我爸妈绝对不是会欺负你的人。”

何宏说话的时候信誓旦旦,俨然一副当家做主的模样,竟是把之前答应我的事情,全都当做不作数了。

我火了,提高了声音,问道:“你还记得领证前,你和你父母是怎么答应我家的吗?”

而他明显不想再提,没有回答而是转移话题:“你要懂得感恩,我爸妈来住也是为了咱们好,有老人镇宅婚姻才能幸福……”

看这样子,是吃定我了。


看着他这个样子,我心里特别难过。

我直接扯开了嗓子,就怕里面的二老听不到,大声跟何宏说:“不用幸福,马上离婚!婚礼也不用办了,真没想到你们全家是这样的人!”

是一时气话,也是真心话。

面对歇斯底里的我,何宏顿时就怂了,住了嘴,估计是怕我真跟他离婚。

但是一旁的公婆却没有这样的自觉性,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各种指责我的不是,觉得我不懂事,不尊重长辈巴拉巴拉。

“我是何宏妈妈,住儿子的房子怎么了?”

“我们老家那边的风俗都是这样的,婚房要让长辈先住,镇宅。”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啊,现在都这样以后怎么了得,何宏你也不好好管管你媳妇。”

……

总之,意思很明确,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管何宏在一旁怎么使眼色,都没拦住他们的嘴。

那个瞬间,我仿佛回到了那个让她感到窒息的童年,母亲歇斯底里,奶奶满脸刻薄,父亲跟爷爷则冷眼旁观。

没想到,我想方设法去避免那样的生活,如今还是成了当年母亲的角色。

感情像一把匕首,不到危机的时候,永远也不会知道它给予的是保护还是伤害。

虽然才开始不久,但是这样的婚姻让我感到窒息,一刻也待不下去。

看到公公婆婆这个反应,我反倒心安了,也不想再多争辩,再一次提出了离婚。

这时他们才意识到,我是认真的。

之后何宏就一个劲认错,公婆也服软,说愿意退让,住在次卧也没关系不住进来也行,还鼓动我爸妈一起来劝我。

看起来,似乎诚意十足的样子,答应的非常好,跟之前答应我说分开住的时候,如出一辙。


他们已经做出了让步,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一个我想要的结果,没有住进来。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矛盾的果子已经种下了,他们不尊重我也是一眼看得出来的事情。

理性告诉我,这段婚姻不应该继续,但是我又特别不甘心就这么放弃。

你们没有经历过我之前经历的那些事情,可能无法理解我那种感觉。

你本来都对感情没抱什么期待了,突然来了一个人,燃起了你的信心,让你觉得,生活还是可以继续,爱情还是可以相信,还是会有人对你好的。

可是突然间,你发现,好像还是和从前一样,你奋不顾身,你拼尽全力,你甚至什么要求都不要,只要他对你好,但还是没有结果。

所以我特别不甘心,因为我害怕,这次要是再失败,我可能再也不敢相信爱情,再也不敢结婚了。

可是,婚房是我的,分开住也是说好的,现在他们直接这样毁约,背信弃义,我能忍吗?

虽然最后他们确实让步了,但是明显是对我带着怨气的,以后的矛盾,肯定还会接连不断,要想过好日子,更是困难重重。

而且我觉得,何宏可以背弃我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无数次。

我爸妈安抚好了我的情绪之后,倒是没说啥,只说尊重我自己的选择。

何宏和他爸妈,一直在很努力地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

回想起之前跟何宏在一起这一年,他对我确实也算是挺好的,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对,不然我也不会最终决定和他结婚。

但对于我来说,这件事情发生之后,这种感情裂痕不是说修复就能轻易修复的,这才刚领证几天啊,就闹到这个地步,对于未来,我没有任何信心。

再过半个月就举办婚礼了,我必须马上做出抉择。

我希望你们给我出出主意,这婚,我究竟该不该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一大早吃完早餐,从嘉峪关出发,冒着蒙蒙的细雨。中途经过了两个高速路的休息站。感到了内地的和风,柔柔的暖暖的风,...
    刘英_5772阅读 2评论 0 0
  • 墨舟光影阅读 11评论 0 1
  • 又过了一天,勇士失败的阴影还是不能散去。看了一年的勇士,信仰勇士会胜利已经是精神支撑的一部分。总决赛四场过后,真的...
    荷拉最爱阅读 25评论 0 0
  • 万绿农川山庄
    万绿农川山庄阅读 3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