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家屯的故事

1994年深秋,周家屯德高望重的周平声的老伴因为重度哮喘发作而在送医过程中不治身亡。

说来也巧,夜里老头搂着老伴正睡觉呢,朦胧中听见驴棚里有响声,老伴也听见了。就说:“老头子,你去看看,咱家这驴老是叫,算算日子该是要下崽了。”周平声猛然一拍大腿,“对啊,我咋把这茬给忘了,听这声,还真应该是要下崽了,我瞅瞅去。”说话的功夫,周平声就披上了自己的老头棉袄,走向自家驴棚,定睛一瞧,他这驴宝贝还真是在下崽呢。但是他这驴啊跟人一样,也会有难产的时候。周平声心想:“怪不得我这驴宝贝老是在叫呢,原来是它的驴孩子卡住了。”“不行不行,这样下去我这驴宝贝可会出事的,我还指望着它拉粮食呢!”周平声嘀咕道。“可是我一个糟老头子也不会助产啊。”这下周平声犯了难,虽说是驴下崽难产,但是也不能生拉硬扯的把驴崽子拽出来吧。“对了!前阵子,屯里不是新来一个年轻兽医吗,我去请他来。”周老头边说边向年轻兽医家的方向跑去。正值深秋,夜里温度很低,周平声刚跑几步就喘起了粗气,形成了一团白雾。"年纪大了,身体也不行咯。"周平声嘴上嘟囔着,脚步却也没敢慢下来。五步并三步,终于来到了年轻兽医王建设的家里。"王医生,开门啊,我有急事找你。"周平声一边敲门,一边喊道。"谁呀,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跑这里犯什么混!""王医生,我是住您家不远的周老头,我家的牛下崽难产了,我不晓得咋整就来找您帮忙啊。"听完这话,王医生赶紧穿上衣服,拿上助产的工具,紧接着打开门跟周平声去了。回到家以后才发现牛已经瘫软在地上了,地上还有一大摊血,一只半死不活的牛崽子还卡在口子那里。王医生赶忙救下那只小牛崽子,可是母牛已经失血过多,无力回天。"造孽啊,都怪我,这可是我的宝贝牛啊,以后我用啥耕地啊。"周平声也没有办法,只能接受这个事实,还好救回了一个牛崽子。"老伴啊,咱家的老母牛死了。"周平声难过的走向屋里,却发现老伴已然昏倒在地上。"王医生,你快来,我老伴出事了,你快过来啊。"王医生也是刚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看到这里,心里已然慌了。"你快帮我救救她吧。"周平声带着哭腔的说。"我只会救牲口,我不会救人啊,我是个兽医啊。要不赶紧送医院吧。"周平声这才醒过神,"对对,赶紧送医院。"可是谁知道,送医院的途中,周平声的老伴就没气了。后来,医生的说法是,哮喘病发作,没能及时送医院,送到医院也无力回天了。周平声痛心啊,三天以后也上吊随着老伴一起走了。村里人都说,这老俩口是鸳鸯命,老太太走了,也带走了周老头的魂,因此周老头是不能独活人世间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