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四十二章 彻夜难眠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不战而胜

全章目录


高安闭上双眼,回忆着他和依依从相识到分离的一幕幕情景。他感到既难过又羞愧。

他又想起那日在河畔,经过痛苦地挣扎后,自己是怎样鼓起勇气让依依在他和陈嘉豪之间作出选择。当时也是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依依毅然选择了他,果断地拒绝了陈嘉豪。而如今他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她却已经忘了初心。

高安又想起最后一次和依依的通话,她那不着边际的敷衍话语,简直伤透他的心。高安把双手捂在脸上,泪水又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他啜泣不已。

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对依依产生一点点恨意。想着自己这贱如草芥的生命,为了爱情做出的种种努力,竟是如此的让人嗤之以鼻,他悲痛不已。

世界上有那么多幸福的伴侣,为什么偏偏要把自己排除在外呢?既然已经和依依没有了缘分,为何还要再遇见呢?

如此痛苦又来到世上,走这一遭到底是为了什么?既然不能和依依再续前缘,那么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高安就这样一直静静躺着。他睡不着,也不想醒来。他不闹也不叫,安静的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他沉浸在自己孤独的世界里,反复思考生命的意义,思考自己该何去何从。

一个星期以来,高安都食量很小。但是每顿饭,他也尽量吃上几口。他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死掉。无聊中,他又把依依拿来的那两本书重复阅读了一遍。

以前她认为书本上的很多内容都只具有象征性意义,和现实生活完全是两码事。可是现在,他细细品味文章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的意义。自己和保尔经历着同样的痛苦和孤独,显然,他比自己更不幸。他能拿起新的武器,开始新的生活,自己为什么就不可以呢?

高安的身体内仿佛注入了一种看不见却能感觉得到的能量。他不再去想依依和陈嘉豪给自己造成的困惑和伤痛。

他的生命进入了另一种更单纯更崇高的境界。在这种境界里,他不再重复追忆那些让他伤感和悲痛的过往。那些反复纠结在心中的相思和苦涩,开始一点点释怀,一点点淡去。

高安拿起笔记录着自己对生命的思考,写自己的梦想及对生活的点点感悟。他像一个哲学家一样思考着,自己到底是谁?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他也写诗,写那些美好又浪漫的情诗,写生话中的点点滴滴。他的诗纯美,又积极向上。

对于依依来说,日子过得平静而简单。她的生活重心放在了孕育宝宝上。陈嘉豪有时候出去吃饭或者和朋友聚会,也会带上依依。但依依是个爱安静的人,和他们在一起戏闹、喝酒、玩到很晚才回来。这让他感觉到很累很无趣。

虽然陈嘉豪的朋友暂时都还不知道依依怀孕了,但陈嘉豪一直在身边护着她。她滴酒不沾,只是破例喝着柠檬水和饮料。谁都能看得出,陈嘉豪是真心疼爱这个女朋友,他们自然对依依比对陈嘉豪以往任何一个女朋友都要尊重。

为了陈嘉豪的面子,依依也尽量努力和他的朋友打成一片,保持友好和善意。他们大多都是富二代和一些拜金主义的女孩。他们狂放,挥霍无度。她们艳丽无比,娇柔做作。

在生活习惯和三观上,依依和他们难免会产生分歧。和这些人在一起玩,依依觉得时刻得端着,装着。这让她感到好累,好辛苦。她认为自己马上要为人妻和人母了,不应再和陈嘉豪一起出来陪他们这帮混世魔王一起疯癫。依依觉得和这帮人在一起玩乐,不但不能使她感到真正的快乐,反而深感无聊和孤独。

后来,陈嘉豪再叫依依陪他出去玩,依依便借着身体累,说自己想休息,让陈嘉豪一个人出去玩。

陈嘉豪本来就是一个爱热闹,不甘平淡生活的人。开始的时候,他还会处处照顾依依的心情,但时日久了,他慢慢变得随心所欲了。

有一天晚上,陈嘉豪很晚都没有回来。凌晨三点钟,依依连续打了几个电话才联系到他。他说自己喝醉啦,不能开车回来,可能要在朋友那里挤一晚上。

自己有孕在身,还是一个人在家里,陈嘉豪却在外面玩到彻夜不归。此刻,依依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难过来形容。这样的处境,仿佛提前都已经彩排过,只是迟早有一天会搬上自己的人生剧场。但至少也得结了婚以后,等到自己生完孩子,变成了黄脸婆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好接受一点。

为什么要提前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两人的结合本来就不被众人接受和祝福,只是两人一意孤行。事到如今,想找个人来诉诉苦,寻求一点点安慰,似乎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现在她成了痛苦的孤家寡人。

依依独自泪湿了枕头,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自己明明提前都已预感到迟早有一天会这样,为什么总要抱着侥幸的心理自欺欺人,任由事态一步步走向最坏的局面呢?

这一夜似乎特别漫长,依依彻夜难眠。生活如此不堪,她不怪任何人,她只怪自己。

依依突然很想念郑辉。其实她心里一直都有想他,只是她知道,自己已经想不到他了。她想着他身上的那些优良品性,想着他们的山盟海誓,她越想越伤心。她又想起了高安,她总觉得高安和郑辉看她的眼神是那么的相似,说话的语气和节奏都是那么的神似。可她却怎么也不能把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直到现在,她还是并不知道高安就是郑辉。

已经有差不多一个月没见过高安,他应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大概快出院了吧?在他出院之前,依依还是想去再看他一次。她答应送他一件礼物,可是自己食言了。她处处照顾陈嘉豪的心情,用他的标准来端正自己的言行,却失信于人。她委曲求全换来的却是独自泪流成河。这种心酸说出去也不会被人理解和同情,只会自取其辱罢了。

想想从一开始到现在,自己和陈嘉豪的结合,简直就象是一个笑话。依依又回想起郑辉被送去火葬前,她去看他时的情景。他直直的躺在那里,她只当他是睡着了,可半天之内,他就变成了一盒骨灰。那种触摸不到的无力感,那种心痛,那种难过,在这样孤寂的夜晚,又一次真实地扑面而来。

是不是只有在这样的夜晚里,她才会这样的想起他。依依觉得自己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泪水又一次将她淹没。

天麻麻亮的时候,依依开始犯困。即使现在陈嘉豪回来,她也不想再听他解释。她正要闭上眼睛,准备好好睡上一觉,耳边却传来男士皮鞋踩塌着地板,一步一步由远及近的沉重脚步声。

依依擦干眼泪,紧闭双眼,装作沉睡。她以为陈嘉豪会抱住她,然后说上一大堆甜言蜜语,请求她饶恕他的浪荡行为。然而,等了将近二十分钟,房门依然没有被推开。

依依继续在等待。她想着陈嘉豪可能是因为做了错事而心虚,无颜面对她才不敢进来的。可是马上就要上班了,他也要进来换衣服啊!然而又过了大概二十分钟,陈嘉豪还是没有进来。

依依再也忍不住了,她起身走向客厅。她要当面把陈嘉豪骂个狗血淋头,她要陈嘉豪跪着向她求饶。

然而,当依依来到客厅的时候,她整个人却僵住了。让她诧异的是陈嘉豪并不在客厅,而是陈嘉豪的爸爸正坐在沙发上喝茶。

他怎么会突然回家了呢?自从陈嘉豪的妈妈住院治疗以后,陈昆便再也没有回家住过。他除了去医院看望陈嘉豪的妈妈,住宿都是去了小老婆那里。这个家对他来说,也只象是一个曾经居住过的旅馆。

“爸,你怎么回来了?”依依揉着红肿的眼睛,惊讶的有些不自然。

“哦,我回来拿一下你妈在北京会诊时的病历,现在的主治医师想要看看,我就回来了一趟。”陈昆喝了一口茶水,皱着眉头打量了一眼依依。

“妈妈什么时候出院呀?你还没有吃早餐吧?我去帮你做。”依依转身准备去厨房。

“不用啦,等一会儿让刘阿姨过来做。嘉豪呢?他还没起床?”陈昆态度和蔼,一点董事长的架子都没有。

“呃……”依依把头低下去,不敢看陈昆的眼晴。

依依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爸爸的问话。爸爸一直是比较欣赏依依的,认为她能干又聪明,知书又达理。她一定会帮自己管好这个不求上进的儿子。有她在身边管住陈嘉豪,他才不至于酿成大错。

可是现在,依依觉得很羞愧。自己在陈嘉豪眼里已经失去了魅力,她不但管不住他,还要受到他的制约。现在也只有肚子里的孩子,成了唯一捆绑自己和陈嘉豪结婚的理由,其它所有的条件似乎都在逼迫他们分开。

“叫嘉豪起来,我有话要跟他说。”陈昆看了一眼闪动的手机屏幕,阴沉着脸。

“爸,嘉豪不在家,他昨天晚上喝醉了,在朋友那里住。”依依不敢看陈昆的脸,把眼神定格在墙角那盆吊兰上。

陈昆望了一眼依依那没有显形,但已不再纤细的腰,觉得她可怜楚楚。他不禁叹了口气。陈昆比依依更了解儿子的品行。以前陈嘉豪只要出去玩,哪一次没有喝醉,至于回不回得了家,这还要看他想不想回来。出于照顾依依的情绪,陈昆并没有当着依依的面评说陈嘉豪的对错。

“你妈妈下个星期出院,回家来休养,等把这件事安顿好了,就给你们把婚结了。”陈昆又看了一下手机,眉头紧皱。

陈昆刚刚从小老婆那里回来,回来之前两个人闹得不太愉快。大老婆突然得了不治之症,陈昆出于良心的谴责,这段时间经常陪伴在陈嘉豪的妈妈身边,自然少了时间陪伴小老婆。小老婆不理解他的苦衷,反而怨恨他不关心他们母子。今天早上,她就是不愿意让他离开,想让他陪伴小儿子和小女儿去海洋公园玩。

大老婆这边,尽管也有护工照顾,但医生一大早又打来了电话,要他务必过来一趟。陈昆回来,本想着让陈嘉豪去医院陪伴妈妈一天,哪知道陈嘉豪又出去鬼混了。

生活中总会有这么多的烦心事让人疲惫和尴尬。陈昆拿起手机打电话给陈嘉豪。

“嘉豪,你也太不像话了。依依怀孕了,你也放心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自己倒在外面逍遥自在。”陈昆握着手机站在阳台上,背着依依批评儿子。

“哦!爸,你还好意思说我,我妈病得那么重,你不也没陪她,而是去了那个贱货那里了吗?跟你比起来,我这又算得了什么呀?”陈嘉豪在那头火气冲天,振振有辞。

陈昆被陈嘉豪质问的哑口无言。他自己是有些理亏,但儿子怎么能这样和老子较劲呢?他气得长吁短叹。

也许是一大早就像夹心饼一样到处受气,也许是因为没有吃早餐的缘故。陈昆突然感到胃疼得厉害,他用手按着胸口,从阳台缓步回到沙发上。

“爸,你怎么了?”依依看着陈昆这般痛苦,却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帮到他,她忐忑不安。

“冰箱里有饼干吗?给我拿过来,让我先顶着。”陈昆忧郁又痛苦,向依依投来乞求的目光。

“我去拿来给你,我帮你煮碗面条吧?”依依从冰箱里快速拿来一盒曲奇饼干递给陈昆。

依依说做就做,他打开电磁炉,不到十分钟就煮好啦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昨天晚上刘阿姨做了一大盘卤牛肉,等着陈嘉豪回来吃,可是他昨天晚上并没有回来吃饭。依依也没胃口吃,一盘牛肉就这样原封不动的放在了冰箱里。幸好今天早上派上了用场。

依依将热气腾腾的牛肉面递到了陈昆手里,温柔又恭敬。陈昆吃完面后,胃里舒服多了。他整个人也精神了起来,连心情都瞬间好了起来。

陈昆望着依依那红肿的眼睛,越发心疼和同情这个善良的女子。心中想着:得马上把她明媒正娶过来,不能再让她这么受委屈。要是再不把这件事定下来,恐怕这个逆子,这辈子都没福气长久拥有这么好的女孩了。


连载风云录

第四十三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