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蝶——STAGE59:车轮战

米洛狄斯的进攻很直白,我感觉很符合他的个性,血色的大翅膀带着白光一个加速,直取离云的要害,翅膀散落的羽毛带着红芒呼啸的封死了离云所有逃避的方向,离云把自己包裹在一个一半黑一半白的通透圆球里,一直线朝米洛狄斯撞去,两边的战术都很简单——肉搏,赤裸裸的拼消耗……

几次冲击过后,米洛狄斯右臂软了下去,离云左肩也多了一处贯通伤,这种发展正如我们所预料的,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即使离云比起米洛狄斯和羽落高出一个等级,最后先躺下的也肯定是他,但是他却坚持与米洛狄斯相互冲撞着,我感觉此刻的两人像丛林中两只相互撕咬的野兽,随着冲撞强度的不断提升,米洛狄斯被撞飞的距离越来越远,而离云每次在与地面经过一阵刺耳摩擦后总能停留在同一个位置,这应该就是实力的差距了……

“领域被克,级别又不如对手,米洛狄斯这样做也是没办法,不过我在意的是离云,他应该也知道这样下去对他绝对不利,可他还是选择硬抗,完全没必要呀!”羽落有些疑惑,

“真惨烈,你看离云那边,都成血泊了!”我感叹起来,

“血!?”羽落眉头紧蹙,

“再来!”米洛狄斯大声嘶吼道,化作一道流星朝离云撞去,

“来的好!”离云兴奋的应声道,同样操控着那个半黑半白的圆球,不过这一次,离云没有冲刺,而是做出了一个防守的姿态,就在米洛狄斯一往无前的冲击到离云身前时,异变突生,离云双目突然染上了一层化不开的血红,然后米洛狄斯被之前地上那滩鲜血纠缠住,那滩血液如有生命一般迅速缠上米洛狄斯的身体,离云在米洛狄斯身前双手交叉按在胸前,米洛狄斯顿时感到不妙,一种危机感迫使他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挣脱开鲜血的束缚,朝离云抓去,但在抓破那个黑白球的刹那,离云的魔法也成型了,一根巨大红色巨矛伴随着离云一声怒喝刺穿了米洛狄斯的身体,米洛狄斯痛苦的跪在地上,不甘的发出嘶吼,然后生生折下自己背后的翅膀朝离云掷去,两只翅膀如两只红色的鸟儿一样直击离云,米洛狄斯“临死”前的反扑势不可挡又避无可避,离云猝不及防,七窍流血,喷出一口鲜血,离云哈哈大笑,我突然明白了,离云为什么从一开始就选择跟米洛狄斯硬碰硬,就是为了此刻用血魔法打米洛狄斯一个措手不及,同时,之前碰撞所流出的鲜血,也是离云早就准备布置的一道埋伏,而离云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只有米洛狄斯,他应该能预见米洛狄斯之后我们肯定还有后招,但正如他自己所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活着出去,只为拉米洛狄斯陪葬!真是够狠够绝!

“米洛狄斯已经不行了,换我来了!”羽落强行替下了米洛狄斯,同时我身上的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老头,你足够感到骄傲了,你用米洛狄斯最擅长的血魔法打败了他,连我都很意外你竟然还有血系血脉!”羽落对离云感叹道,

“呵,血系血脉?这还不是拜他所赐,当初那战在我身体中留下复仇种子的可不就是那个家伙吗!”离云笑着说道,“不过他肯定想不到通过我父亲的生命传承和我这些年的研究,那粒种子不仅没有要了我的命,反而让我掌握了血系魔法的一些使用技巧!看来天神还是听到了我的祷告的,一切到头终有报啊……”

“我可没空听你唠叨这些!”羽落冷冷的打断了离云的感慨,“既然你完成了最后的演出,这出闹剧也差不多该谢幕了吧!”

“哼!年轻人,不要太狂妄,虽然我现在受伤很重,不过也不是你这种角色就可以随随便便杀死的,要拿我这条老命就拿出些真本事来吧!”离云发出一声冷哼,

“你放心,我会把你的闭幕式搞得有声有色!”羽落笑道,

话音刚落,两人同时张开了自己的领域,羽落的领域称作“绝对秩序”,跟魔音师的能力有些相似,在他的领域内,他可以掌控所有的秩序,包括元素的流向,能量的轨迹,空间的密度和环境的变化,离云还是“无想无念”,不过我总感觉跟之前的气场有些不一样,具体哪里有变化我又说不出来……

如果说离云跟米洛狄斯的战斗是赤裸裸的肉搏的话,那他跟羽落的战斗则是技巧的博弈,离云绝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长时间,总是一沾即走,通过不断变化的意念攻击着羽落,有时候是空间坍塌,有时候能量爆炸。羽落的攻击手段更是多种多样,有时候是借力打力,利用离云的能量冲击改变轨迹反射或者在成型时就直接爆炸,有时候这是变换着战斗环境或者两人脚下的位置给人目不暇接的感觉,再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总之两人的战斗是各种华丽的幻灭与再生吧!

“空间压缩!”离云压迫羽落所处的空间,

“否决!”羽落强行改变离云的魔法,

“炸裂!”离云见空间没有进一步被压缩,选择了炸裂这一块空间,

“谢谢!”羽落露出微笑,下一刻两人位置互换,离云生生承受了自己的压缩攻击,

“不客气!”离云以空间炸裂时伤口流出的鲜血为引返回了一半的伤害给羽落,这种无赖的法术只有高阶法师能对低阶法师使用,虽然只有一半伤害,但是两人的承受能力又不一样,不好说谁更吃亏,

两人在空间中化作两道闪电,四处乱窜,偶尔相互纠缠碰撞一下总是一沾即走,大部分时间耗费在相互用指令技巧做攻守,毕竟之前已经跟米洛狄斯战过一场,且承受了米洛狄斯强悍的反扑,离云的消耗越来越大,也越大越被动,但是感觉离云像是惨透了什么一样,越打越随意,越打越飘逸,反倒是羽落有些心急,不断加大攻击强度,但离云像是风暴中的一叶扁舟,虽然时时都有要覆灭的危险,但依旧迎风乘浪,稳稳行驶着……

或许真的是累了,再一次对面中离云一个口令没喊上来被羽落生生否决掉,随后羽落抓住这个破绽彻底压制住离云,离云的形式岌岌可危,眼见离云露出一个空门,羽落一个能量锋刃补了上去,但就在此时,离云那双被刺瞎的双眼突然闪烁出一道金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