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路

     

        宝贝,我们今天去了北京路。冬日下午的阳光柔和而慵懒,屋顶上露出蓝天和白云,但我没有太注意这些。街上行人如织,热闹非凡。道路两旁的广告牌以各种艳丽的颜色和招遥的姿态展示。削瘦的男青年模仿明星舞台上的步伐走上街头,对着手中的话筒,快速的说着广告词招揽生意,与远近各种年轻的、熟练的叫卖声混杂在一起。来往的漂亮女孩们的嘴唇很红,男孩们则穿着奇怪的裤子。

  我们准备走过一条斑马线,旁边坐在地上讨钱的妇人将左边的肩膀和残存的半条手臂裸露出来,以此来博得路人的同情。她有一个音箱,很响亮的放着流行歌曲。

 有一段街道是用象豆腐块大小的整齐的黑色方形石块铺彻而成,表面则被处理成有新意的凹凸不平状,像从远处矿山中刚开采出来的矿石。街道被收拾的整齐干净,两边还摆放插花花蓝,其中有精心布置各色花草(虽然已经有一点枯蔫了)。一个带着孙子逛街的女人随手将半串冰糖葫芦放在花蓝上。

       垃圾桶旁边拾荒者收获颇丰,他的那辆大号的拖车已经堆满了各种战利品,有饮料瓶、塑料餐盒、包装纸箱。他穿浅灰色T恤裳和侧面有竖条纹的那种运动裤,随意的屐着一双拖鞋,头发长到盖住了耳朵和脖子,如果单看他飘逸的胡须,还以为是一个时髦的青年。这时他正打量垃圾桶盖上的那盒路人留下的烤鸡翅,里面还剩三个。他的目光忽然转向我,我只得转头看向别处。他找到一个矿泉水瓶,把剩下的小半瓶水倒了,扔进他拾荒车上大口袋。侧过身去,两根手指拈起鸡翅,甩着头认真的啃起来,动作潇洒把啃剩的骨头扔进垃圾桶。一连吃完三个,收起盛鸡翅塑料盒,推着拖车向下一个垃圾桶走去。

 天色有点阴沉的时候,我们往回走,又经过那条斑马线,讨钱的女人已经从马路那边移到这边来了,正用她的完整的右手吃着放在盘坐着的腿上的盒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昨天是我29岁的生日,很平淡的过去,连小妹送的蛋糕,也懒得点蜡烛。还记得以前生日的时候,恨不得别人都记得,恨不得有...
    永不望天阅读 58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