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25沉睡的花束

文/维薇安米

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目录

上一章《真海的花束》24各自烦恼

下一章《真海的花束》26天才拯救世界

回杉走到试验台前和真海说:“真海——之前对不起啊!你弟弟真江我不应该直接带着他来找你……”

真海拿起一瓶试剂走到一旁:“关于那件事情,可以不用再提了。”

回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我认为关于那件事情,还是要再提一下比较好,因为你是真江姐姐我才和你说——照顾好弟弟是一件很光荣事情啊!我是家里第二个男孩子,我很崇拜自己大哥的原因就是大哥从来不和我计较,还给我好多好吃的东西,所以我小名才叫二胖儿来着!”

真海抬起头来好奇问:“不要说你的事情了——关于伊川辞职的理由你知道什么吗?”

回杉悄悄的看了一眼正在睡觉的贺雪,然后把真海拉到了外面轻声说:“其实伊川是故意打碎了储藏室里新研制出来的新型F-Megan试剂——他像是疯了一般砸着试剂瓶。我看了都很纳闷呢!伊川好像想要毁掉新型F-Megan!”

……

何幸看着岳遥说:“看来命运对伊堇来说还是很残酷呢——说不定治不好了伊堇真的会变成一个植物人呢!望月的神情看起来也不像是说假话呢!用在真海身上的那个药好像治不了伊堇身上的疾病!这实在是对伊堇很残酷啊……”

岳遥:“这样啊!”

何幸:“但是据说伊堇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居然笑了。”

岳遥:“笑了?”

何幸:“是啊——望月看到以后反而担心得不得了!不知道是不是受刺激以后精神变得不正常了!但是……”

岳遥看着花圃里盛开的紫堇花:“我想大概不是这样……毕竟伊堇从很早之前就做好了治疗不好的心理准备了……她不是那样不坚强的女孩儿……”

何幸点点头:“心理准备啊……”

岳遥也点点头:“就算变成了毫无意识的花朵她也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所以才会喜欢画本里面童话故事吧!应该是逃避现实世界的精神寄托吧!想要在童话世界里获得友情和爱!其实伊堇也是很了不起的在自己的世界里追逐自己想要的东西!这种感觉很多人应该不能明白吧!”

……

贺雪说:“真海明天去办理护照吧!”

真海抬头:“护照?”

回杉说:“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因为新型F-Megan而轰动,很多地方都发来邀请要请你和贺雪老师去接受发表会,谈一谈你最近的研究呢!”

真海说:“我还要继续做研究呢——我不想去会浪费时间。”

伊帝走了进来:“让你休息一阵子又有什么大不了——可以环游世界,顺便应邀出席学会,在交流中试试新型F-Megan研究嫩否治愈小堇。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

回杉点头说:“我会和你一起去!你放心吧!参观各国研究机构一定会受益匪浅!”

贺雪点头说:“回杉精通各国语言,两个人一起会很方便,你就放心吧!”

真海看了伊帝一眼:“我想问伊川最近怎么样——您为什么让伊川辞职?”

伊帝问:“你听说了什么吗?”

真海:“对。”

伊帝:“他做了一件十分荒唐的事情——竟然不顾自己妹妹的死活,想要摧毁多年来研究成果,根本就是疯掉了,这样的人怎么能放心留在研究院里?”

真海:“可是他是您儿子——看起来您只是将他当成了研究工具一样,包括我在内是否也是您研究工具呢?”

伊帝拍了拍真海肩膀:“说什么呢——你是我的骄傲!是我再生的孩子!怎么能和那个不成器的小子相提并论呢!真海!你是最重要的人!我和小堇都需要你!”

……

实验室里,小白鼠花束君咬了回杉一口,回杉喊了一声:“疼——”

然后赶紧放下了小白鼠花束君:“你怎么了——怎么忽然咬人啊?难道连你也要发疯了吗——”

花束君“吱吱”叫了起来。

真海走进来说:“对于研究我有自己的想法——我想宣布一件事情,正好趁大家都在,伊伯父您也听着吧——”

伊帝点点头:“你说——”

真海拿出一个U盘递给贺雪:“这里面有至今为止的研究过程以及我个人想法,现在交给你们!”

回杉说:“怎么了——不是说好了下午去拿护照……怎么现在办这些事情啊?”

真海拿着自己的行李继续说:“还有——”

真海把伊帝提供给自己的车钥匙以及黑卡放在了试验台上:“这些都还给您!我不需要这些了!”

伊帝惊讶问:“这是什么意思?”

真海:“我不干了——”

真海继续说:“我认为您这里有很多优秀的科学家,您也是很伟大的企业家,一直以来我也很尊敬您,最重要的是——您也将我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伊帝说:“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真海:“嗯。我高兴得都要哭了。听到您这样说的时候。直到我发现——这些话是您为了洗脑出一个只听自己话的机器人而说的。伊川让我明白了这件事情——”

伊帝问:“因为让伊川辞职——所以你怀恨在心吗?如果你希望,我可以让他回到研究所……”

真海:“事情的关键不在这里——我想说的不是这些,你,或者说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缺少了作为人类的重要组成部分,那就是一颗待人真诚的真心。我走了——”

伊帝:“等等!你离开这里有什么打算?”

真海:“不知道。稍微休息一阵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是吗——这可是您说的。”

伊帝:“我不会允许你把新型F-Megan带出去!这样你也要走吗?”

回杉拿着资料戳了戳伊帝:“真海好像可以自己做出来新型F-Megan——”

真海回头说:“我的父亲只有一人——但那绝不是您!”

伊帝低头看了看资料,不可置信的说:“竟然可以自己制作出来新型F-Megan吗?”

……

真海带着行李离开了帝川研究院。

真海心中想念着伊川。

真海想念着伊川照顾着自己的点点滴滴。

真海想着想着笑着奔跑起来。

真海要去找伊川。

……

伊堇来到面包屋。

伊堇带来一些新鲜水果给岳遥。

岳遥:“你的事情我听望月和何幸说了……好像白雪公主吃下毒苹果会长睡不醒一样……”

伊堇补充说道:“也像是快要没电的电灯泡一样,记忆像是一会儿明一会儿暗的电灯泡一样,最终会完全暗下来……最近发作的时候,一睡就是五六个小时后,也许不久以后就是真正长眠……”

岳遥:“别胡说……”

伊堇:“我希望你能记得我。即便我永远睡着了。”

说完伊堇忽然昏睡了过去,伊堇靠在了岳遥的肩膀上,岳遥泪流满面,大声的对着面前的盛开的紫堇花喊叫了起来,何幸听到动静跑了过来,岳遥抱着伊堇,把伊堇放在了自己床铺上,然后岳遥关上门离开。

岳遥慢慢的蹲了下来,岳遥捶着面前的地板:“有没有人可以救救她?神明大人……您可以救救她吗?”

何幸扶起岳遥:“不要难过了——一定会出现奇迹!真海!对了真海说不定有办法!我们去找真海吧!”

……

真海来到伊川家里。真海按响了门铃。

伊川正在煮饭,一开门,伊川看到真海来找自己,伊川感到高兴和惊讶:“你怎么来了啊——我煮了番茄饭。要一起吃一点吗?”

真海走了进来,然后放下行李问:“你煮饭是为了缓解压力吗?”

伊川盛饭递给真海,然后不好意思的说:“是啊。”

真海接过番茄米饭问:“你压力的源头是我吗?”

伊川微笑着说:“才不是啊——你怎么这样想?”

真海说:“因为我总让你担心——还给你带来一些麻烦,到头来你喜欢的实验也不能继续做了,所以你才会有压力吧……”

伊川摇摇头:“和你没有关系啊。是因为我对F-Megan研究感到失望——我开始怀疑父亲和学姐的研究是否正确,因为真海你……”

真海:“因为你觉得我正在逐渐丧失一些东西吗?”

真海:“因为我丧失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吗?”

伊川点点头:“是啊——以前的真海纯真温柔细腻善良,是个很真诚的人,我觉得F-Megan给你带来了不好的影响,所以开始怀疑研究的正确性——”

真海:“是啊——我没想到那些东西是这样的重要。我以为那只会让我被人利用——”

伊川:“也有那种利用别人的善良的人存在——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样。”

真海:“你说的没错——所以我也离开了研究中心。”

伊川惊讶的抬起头:“真的吗——那你以后该怎么办?”

真海问:“那你呢——你以后该怎么办呢?”

伊川调皮的说:“那我们一起过日子吧!就这样打算吧!”

真海问:“我可以住在这里吗?”

伊川“咦”了一声,真海继续说道:“我现在好像不能回到面包屋。我和岳遥哥哥和何幸哥哥说了不好的话。还有就是——我喜欢你。”

真海:“你呢?”

伊川:“就在前不久,你还像个小学生一样,那个时候我担心着纯真探索着世界的你,不知从何说起。但是——其实我也喜欢你。”

真海:“再说一遍吧。”

伊川:“我爱你。”

真海:“再说一遍好吗?”

伊川:“我爱……”

真海吻上了伊川:“谢谢。”

……

实验室里回杉看着箱子里沉睡的花束君忽然感到不妙。

回杉手指触到花束君鼻子,花束君没有了呼吸。

花束君已永远的沉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