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不知心底事,岁月方解未语声#

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

人生中,总有一些猝不及防的遇见,让你无所适从。

江明远就曾经遭遇过那样的场景,一下子就让他心神失守。一颗心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但江明远却并没有逃离,他对路晓敏的暗恋之情,已经隐藏得够好也够久的了。

江明远一家是从外地迁来的,也是巴蜀人,只是和路小敏一家分属不同的市县,如今却同在一个县城上中学。

其时,改革开放正处于摸索的阶段。收音机、电视机里正放着港台流行的最新歌曲。

江明远和路小敏是县一中的同班同学,两人是同村人。路家乘了改革开放的第一股春风,较早的发家致富了。而江家虽好,却只是相较于普通农家,与路家是万万不能相提并论的。

每个礼拜六下午,两人几乎都要乘同一辆客车回家。第二天下午再一同乘车原路返校。

路小敏的性格属于外冷内热,遇事果敢,有主见,象个大姐大。

江明远性格随和,与人无争,象个小弟。

那是个返校的下午,广播里正放着童安格的那首《把根留住》。

江明远正津津有味地一边听歌,一边用手随意地触摸着路旁那伸展过来的,金黄色的油菜花,还时不时的把手指伸到鼻尖前闻闻,一副很享受很陶醉的样子。惹得前面的路晓敏笑得既羞怯,又强装着一副矜持的样子,真的是难为她了。

下一首歌是一首别离的情歌,这是江明远最拿手最喜欢的一首歌。于是,江明远很动情地跟着大声唱了起来。“你说,我象梦,忽远忽近。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怕自己不能负担,你的深情,所以甘心让你独自远行…

就在江明远唱到最动情的时候,冷不防路晓敏突然转过身来,怔怔地看着他的眼睛。

那是一双怎样明亮的眸子啊!里面散发着缕缕亮晶晶的莹光,仿佛有两团火焰在里面熊熊的燃烧。

可是很快,一层雾气迅速弥漫开来,将晶莹的亮光渐渐隐没了起来。依稀仿佛间,有两滴泪珠轻轻划落。

江明远心中五味杂陈,说不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绪。有些慌乱,有些触动,还有一种隐隐的痛。那该是感动,怜惜…

此时已经临近高考了,在以后有限的备考日子里,随着学习任务的加重,两人很难再有这杵单独相处的机会了。家也难得再回来了。

路小敏很快掉转头去,暗暗加紧了步伐向前走去。

江明远失魂落魄地,恍恍惚惚地跟在后面。

很快,两人到了站台,不久,车来了,两人上车返校。

高考过去后,放榜时,两人双双落马。

下一次,两人再见面的时侯,是在江明远去省城打工的时候。

路晓敏准备去广东,她家有亲戚在那边发展。她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她要出去闯一闯。

两个人并没有约好,可是在车站的人流里,两人竟然同时看到了对方。

路晓敏的车要先开,江明远一直目送路晓敏拉着行李箱,随着人流消失在视线里…

两人再一次见面,已经是几年以后了。

江明远再次从省城回了趟家。年后的一天,路晓敏再次拖着行李箱,这次是去上海。她想去看看那个传说中的不夜城。

江明远远远的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慢慢的消失,消失在那条熟悉的道路尽头。

那个在他的心灵里深深刻画着的背影,随着时间的流逝,不但不见褪色,反而越来越清明,越来越沉重。

两年后,江明远再次见到了路晓敏。这一次,路晓敏带回来一位男子。路晓敏介绍了那位男子与江明远认识。

原来那位男子是路晓敏的男朋友,她这次回来是打算把他介绍给自己的家里人。

江明远静静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位男子。

这是个经历了岁月沉淀的男子,举止得当,言谈得体。时不时看向路晓敏的眼光里,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自信与从容。脸上也偶尔露出不自禁的微笑。

这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也是个扛得起责任的男子。

江明远释然地浅浅地笑笑,礼貌地道了别,转身离开了。

路晓敏很敏锐地捕捉到了江明远那隐藏在浅淡笑容里的一丝落寞,心里不禁有了几分隐隐的痛楚。

那个外表坚强刚毅的男人,直到这时也不愿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柔软。

他应该是不想让自己难过,才深深地把自己的心事隐藏了起来。

他一直都是那个很会隐藏很懂分寸的男子,宁愿苦了自己,也不愿让别人为难的贴心人。

可是,他又哪里知道,自己早已看穿了他所有的心事。他其实并没有能够把自己隐藏得,象他以为的那么好。尤其是在自己这个最懂得他,又最心疼他的大姐面前。

他不知道,自己并不想做他的大姐,而是想做他背后的那个女人。

或许他是知道的吧!

但愿他能知道!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因为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是深爱!

这就够了。

路晓敏抬起头来,深情地凝望着远方的雄伟青山,象极了那个叫江明远的男人的脊梁。

山下的一湾河水,清明柔婉,仿佛存载了自己的满腹柔情,守护着这一方净土。

就将那些留白,交给岁月。

总有一天,我相信,你终将懂得。

山河不知心底事,岁月方解未语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