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阅读成为一种生活态度

诚品,不是一间书店,

更是一个空间,一个安顿身心的场所,

千万个心灵在此碰上千万本书,撞击出无数的能量。

                                                                                         ——诚品书店创始人  吴清友

世界上有一种阅读,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会触动一个人最深处的心灵探索,它的原点是从生命的情感开始的;

世界上有一种阅读,存在于生活的周遭,是书本里找不着的篇章段落,它的缘起是从生命中出现的人开始的;

世界上有一种阅读,存在于或安静或喧嚣的环境里,找寻人生的归途,它的起源是从生命的崛起开始的。

位于苏州金鸡湖畔的诚品书店······

因为阅读,我喜欢逛书店,喜欢在书架间穿梭,邂逅一本本刻着名字的书,与一个个有趣的灵魂对话,于我而言,书店是这个世界上最特别的存在。我喜欢在喧闹的城市里寻觅每一家书店,去探索未曾看过听过的书籍,去触碰书页间的墨香。 先锋书店、半山书局、方所、不止书店、惠山书局、诚品书店......我总是固执的相信,每一个城市都应该有这么一个书店,不为快节奏经济的攀附,只为灵魂和精神的独处和享受,让爱书人有去处,从而培养更多爱阅读的人。

认识诚品书店,起源于很多年前,如今早已记不清最早是从哪里听过看过,也许是在一本书中翻阅眼角略过,也许是从朋友口中无意说起,我对台湾有这样一家书店而心生向往。早在2017年,我便循着足迹去了位于香港尖沙咀的一家诚品书店,前一分钟我还坐着游轮欣赏了一圈维多利亚港海景,在海风中摇曳着身姿,下一分钟,我就置身于满是书架堆积如山的书海里。

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快节奏城市,大街上,你可以随处看到西装笔挺的各国精英从你身旁“飞过”一阵风,每一个人都脚步匆匆,每一个人都在为生活奔波拼命,即便已经是七八十岁白发苍苍的老人,你仍能在香港的大街小巷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而当我走进诚品书店,一切好像都慢了下来,脚步慢了,呼吸也慢了,人们变得悠闲起来。

诚品书店的继承人吴旻洁(也是创始人吴清友的女儿)说:诚品希望做到让阅读生活化,我们最大的竞争者不是别人,而是读者的时间。

我们身处浮躁的社会,一切向钱看,物质决定地位和话语权,好像,我们为之奋斗的不是理想的生活,不是家庭和睦、举案齐眉、儿女双全,而成了一座座高大的房子、一辆辆耀眼的车子,票子和存款。我们有时间刷剧、玩游戏、看电影、逛街,却唯独没有时间看书,年轻一代的我们,爱看书的人真的越来越少,很可悲,却也很现实。

而诚品书店,屹立于每个城市最繁华的地带,吴清友说:有多少人还不重视阅读,诚品就有多少努力的空间。

这也是我对诚品书店最真诚的敬佩,这个连续亏损十五年依然顽强不倒,这个在繁华的都市里一抹清凉之地,这个承载了无数个孤独的灵魂和迷茫一代人的殿堂,让我对这家书店又多了一分爱。

遇见《诚品时光》这本书,很偶然。五一假期,我原本没有打算去苏州,更没有打算去苏州金鸡湖畔的诚品书店,这一切都源于冥冥中的缘分。唯一的遗憾在于太过匆忙,晚上6点到的苏州,七点半的动车从苏州赶往南京。只匆匆一瞥诚品书店,买了这本《诚品时光》。

于是,在回来后的这日日夜夜,我读着《诚品时光》,也读着一个书店的成长历程。从吴清友萌生的一个念头,到后来诚品的第一家店,坐落于台北最富绿意气息的仁爱圆环,那一年是1989年。在随后的十五年,吴清友历经生死,书店亏损严重,他一次次变卖自己的固定资产来艰难维系着这一处让人身心安顿、心灵停泊的场所。

台湾Paper杂志如此定义诚品现象:诚品书店为我们培养出的阅读习惯是一种态度,对品味的自觉、对自我提升的追求,同时我们亦可以将之视为近代台湾对生活美学的再启蒙。

从诚品书店到诚品物流、诚品生活、诚品行旅,综合书店、画廊、展演到创意的经济平台,跨界结合,生活品牌、餐旅、旅馆,让阅读融入生活,成为一种生活态度。而这一切,诚品做到了,如果没有《诚品时光》,我想我很难这么全面而透彻地了解诚品书店,它历经三十年风霜雨雪的打磨,从一家店到如今遍布台湾四十多家,直至香港和苏州。

诚品一直提倡阅读和文化,也在吸引和改变着这个时代的人们,爱上阅读,爱上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