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条龙(7)

第七章  索命通知书

“高少侠,你安排的这次洛阳行动是不是有点残忍啊?杀死了一百多个人。我认为,杀几个领头的,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就可以了。”宗泽在开封后衙和和高剑寒边喝茶边聊天。

“凭我以前在江湖的一些点名头,开封府所辖之地的江湖帮会是不太敢造次的。我担心的是西京,哪里的民居基本上被金人销毁殆尽,又是帮派林立,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当然,我没有能力去收复洛阳,但我们可以消灭那些倚在百姓头上的帮派。对于残害百姓,出卖国家的人渣败类,在我心中就八个字‘彻底粉碎,绝不手软!’洛阳的帮派可能认为,我的手伸不了那样长,我偏反其道而行之,伸给他们看看。”高剑寒说着,呷了一口茶,从杯里拿出一份卷宗递给宗泽,微微笑道,“我在未行动之前,就托江湖朋友把猛虎帮每一个人的背景资料全部拿到手了。上面的这三百多个人,基本上每个人身上都背负得有命案,有的还是金营的坐探。本来,我是想把他全部杀死,但最后一想,还是给部分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才放千里雕传达我的命令,留下了一部分人的性命,以观后效。”

宗泽看了看卷宗,也没话可说了,笑道:“高少侠的行动路数就是和我们不一样,真有霹雳风雷之势啊!”

“对了,你说的千里雕是什么东西啊?听得我很好奇,可让我看看吗?”

“这有何难,我们出去看吧。”高剑寒放下茶杯,拉着宗泽的手,来到院子里。

“咻咻……”高剑仰头看着蓝天,吹响了口哨。

随着口哨声,天边出现了一个小黑点。渐渐地,那个小黑点慢慢地变大。不一会儿,空中响起了“咕咕咕……”的叫声,这叫得很洪亮,洪亮得让人有些内心发怵。

啊!好一只大老鹰,不住地叫着,它在空中展开双翅盘旋飞舞,把宗泽看得出神,连声称赞道:“好大的老鹰啊,居然还有白色羽毛的,我从来没见过!”

高剑寒见宗泽如此欣赏他的这只大雕,得意地解释道:“它不是老鹰,老鹰可没这么大,这是一只成年的白雕,已经十岁了,我七八岁的时候养的。”

“太有意思了,你看它那翅膀,两只张开至少有一丈多吧。剑寒,你真是养了个好宝贝啊。”

宗泽拍了拍高剑寒的肩膀,笑道:“你可以叫它下来吗?”

“可以啊”高剑寒又吹了几声口哨。

说来也奇怪,那雕好像听得懂一样,只见它在空中一个俯冲,向宗泽和高剑寒站的方向飞来。

“哇!它下来身体变得得更大了”,宗泽再一次赞叹。

慢慢地,这只大雕竟然向高剑寒飞来,只见高剑寒用食指做一个动作,那雕竟然落到他的肩头上,长长的翅膀掉在地上,扑腾扑腾的。

宗泽虽然很喜欢这只雕,但看见它长得很凶恶,反而退了几歩道:“你这玩意好像很凶!”

“没事,它知道你是我的朋友,不会啄你的。有兴趣的话,你可以摸摸它,和它交个朋友。

“它真的那么乖吗?愿意和我做朋友。”

“别看它表面很吓人,但它通人性,只要你真心对它好,它的内心是最善良的。”高剑寒把它从肩膀上放了下来,笑着对宗泽道。

“今天我把雕唤来,除了满足你的好奇心外,其实我是要交给它一个任务。”

“难道,难道你又有行动了?目标是谁?”宗泽迷惑地看着高剑寒问道。

“刀疤三”

“刀疤三,据我所知,此人在江湖可是一号人物,势力非同寻常,你有把握吗?”

“这样……这样……”高剑寒在宗泽的耳边耳语了一阵。宗泽听了哈哈大笑起来,竖起大拇哥道:“高少侠不但武功天下无人能敌,玩谋略也是第一啊。有勇有谋,了不得,了不得!”

“但是,有的地方还得要宗大人配合我一下,才能皆大欢喜。”

“须要我帮你做点什么,到时候你尽管开口,宗泽一定照办。”高剑寒的宗泽一拍即合,一条除恶妙计就在样涎生了……

猛虎帮的事件不胫而走。对“铁枪令”重现江湖事成了很多江湖邪道的噩梦。胆小的帮派暂时潜伏不动,也有一些不信邪的,照样一如既往地残害百姓,作恶多端,四海帮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们势力很大,在全国都有分堂。

四海帮出现江湖的历史很早,据传早在贞观年间就成立了,总舵在洛阳,经历了数百年,仍然存在,他们的实力可想而知。猛虎帮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小混混。当猛虎帮这次事件发生后,总舵主刀疤三听说了虽然也有些害怕,但也只当刺激一下神经而已。“疤三爷”是他的外号,本名段敬龙,云南大理人,精通剑术,十五岁出道,杀人不眨眼,是一个恶贯满盈的“魔王”。他闯荡江湖这么多年,非常喜欢杀人,但也没有少被人杀,身上留下了无数的伤疤。他在兄弟排行中占三,所以自命疤三爷。每当提他身上的伤疤时,他都会非常得意,认为这是他“光荣”的记号,引以为傲。

一天,四海帮总舵议事厅。

刀疤三端坐在议事厅中堂的首座上,左右列着四大护法,阴阳二使。四大护法:大护法陈敬海,二护法海里龙,三护法龙在天,四护法天无惧。这四人都身怀绝技,长期跟在刀疤三的身边;阴阳二使:阴使展天怒,河北人,会占卜,懂阴阳五行,通医理。他不会功夫,但善于用毒,外号“毒妖”。阳使令狐剑,山东历城人,练成了龙吟神功,只要他一声狂吼,即可震断对手心脉,在四海帮中的威望很高。由于他一脸麻子,额头上还有一个长长的刀疤,江湖人送外号“麻子哥”。四海帮其余的数千帮众,也是非常可怕可恨有亡命之徒。

“现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正是我们这些人大把捞银子的时候。不过最近铁枪令重现江湖,我嘴里不怕,其实还是很担心的。早在很多年前,我就听说过这个组织,据说他们想要杀谁,那就是发活到头了,就像是阎王勾了生死薄一样。权且抛开不说传闻是不是真的,但是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对我们来说,都是非常不利的。不管怎么说,我们一定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防范,千万别做第二个猛虎帮啊!”刀疤三说着,面有难色,不像平时那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了。

“铁枪令再厉害,也不冒犯三爷你啊!”他身边的大护法陈敬海恭维道。

“是啊,谁吃了熊心豹胆,也不敢冒犯我们三爷,冒犯我们四海帮。他们如果真来了,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厅里的一些帮众也跟着拍起马屁来。

“不敢,不敢,我看你这些娃娃就只知道拍我的马屁。”刀疤三的嘴浮起一丝冷笑道。

“你们看这是什么?”他从袖子里摸出一张纸条,一下子扔到地上,满脸表情阴森森的。

刀疤三此人平时凶残成性,他的手下只要说错一句话或是做错一件事,就会遭到他无情地砍杀至死。今天见大家见他这一表情,谁也不敢多嘴了,厅中顿时变得鸦雀无声,连一根针落地都听得见。

陈敬海捡起纸条一看,脸上顿时变得青一块,紫一块,拿纸条的那只手不住地发抖。

“怎么回事啊?”议事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陈敬海。

所有人围了上来,争着看这张纸条上的内容,上面是这样写的:《索命通知书》兹有四海帮帮主刀疤三,本名段敬龙,系大理国皇族一脉,父亲段三,母亲刘氏,妹妹段小青。此人十年前混入洛阳,拉帮结派,现在在全国已有二十四个堂口,约两万三千人。十年间,他们欺行霸市,残害百姓,还做了金人的帮凶,如此败类,不杀不能使百姓安定,不杀不能平愤。恶人段敬龙听令:本座令你在一个月之内自己死去,否则我杀你全家,灭掉你所有堂口,你的家人,帮众的家众的家人全部连坐。铁枪到处,无人生还!令主铁枪王手谕。

“这铁枪王是什么来头啊,这么大的口气?”众人看了顿时面面相觑。

“大家别害怕,我不是陈希良,尽管安心做事。这件事,我来处理。”刀疤三突然变得无所谓起来。

“四大护法,阴阳二使,你们通马上飞鸽传书,命令二十四堂的堂主来总部议事。”

刀疤三正要发号施令的时候,突然听见外面“咕咕咕……”几声雕叫。

“雕的叫声,这好像是传说中铁枪王的神雕,我们出去看看。”此时,刀疤三似乎也变得惊惶失措了。他不管什么平时的形象了,带着议事厅里所有的人,一齐涌出了议事厅的厅大门。

他们抬头一看,高空中飞着一只白雕,它的脚下飘落着很多纸片,一边飞一边“咕咕”鸣叫。

纸片落地后,大家捡起来一看,全部都是《索命通知书》,和刚刀疤三拿出来的那一张的内容一模一样。

看着地下的这些纸片,刀疤三心中暗道:不好,用大雕散放《索命通知书》,要不了几天,整个江湖都知道了。如果闹出这样的笑话,以后自己的颜面何存,还怎样在立足于江湖,号令四海帮呢?面对的这个对手,实在是太可怕了。

“小花荣,把它射下来!”

刀疤三的有一个手下是神箭手,名叫周一龙,外号“小花荣”。

“听令”小花荣弯弓搭箭,对准那只大雕射去。

“嗖”一支羽箭离弦飞出……

眼看,空中的大雕正要中箭时,那知这只雕的左边翅膀里突然伸出一只小手,将小花荣射去的箭给接住了。

“小花荣,再射,雕的翅膀里躲着人,快!快!”刀疤三急得手舞脚蹈,活像一只滑稽的小丑。

小花荣连发数箭,每一支都被大雕翅膀里的那只手接住。这样射不但不起作用,雕反而飞到了他们的头顶上来。

“别射了,反正射不中,看它要怎么样。”刀疤三仰头看着空中盘旋的大雕,用手阻止了正要发箭的小花荣。

正在此刻,那只大雕的翅膀里好像探出了一个人的脑袋来,但它飞得太高,看不太清楚。

“果然有人,快去把榆木炮抬出,把这个扁毛畜生给我打下来!”刀疤三气得双眼发红,好像疯了一样。

“三爷,它飞太高了,榆木炮是打不着的,”小花荣对刀疤三说道。

“废物,饭桶,我养你们有什么用。”刀疤三说着,一脚把小花荣踢翻在地。

小花荣可怜兮兮从从地上爬了起来,来用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委曲地摇了摇头。

“嘣……嘣……嘣……”突然响起一连串的爆炸声。原来是从大雕的翅膀上落下了几个炸药包,在人群里开了花,炸得他们哭天喊地,哈合口哭爹喊娘。【注】我国的四大发明,在宋代就已经有了三项,炸药是其中之一。

爆炸声过后,刀疤三的人被炸香死伤二十多个,那只大雕也飞走了。

洛阳春风酒馆里,阴阳二使正在喝着酒。平时他俩穿街过巷总是那么的神气十足,老百姓见了他俩都是躲得远远的。今天,他俩坐在桌子上不但没以往的那种神气了,反而是搭拉着脑袋,好像是好几天没睡觉似的。

“大哥,来,喝酒,看眼前我们帮的这阵仗,咱哥俩怕是喝一顿少一顿了。”令狐剑举起酒杯,无可奈何地对展天怒道。

“干,令狐兄弟啊,不要这样悲观,我看未必。”展天怒好像胸有成竹的样子。

“展兄,此话正讲?”令狐剑的眼睛突然一亮。

展天怒环视了一四座,见客人很少,低声对令狐剑说道:“铁枪王的目标不是我们,是帮主,你还看不出来吗,只要帮主死了,我们保准没事。”

“哎呀,我还你有什么妙策,原来是说这个,刀疤三怎么会死,要死也是我俩先死。”令狐剑似乎对他的话很失望。

“小二,过来,帮爷在楼上开个单间,要清静。”

“是,展爷。”

展天怒给令狐剑递了个眼色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楼上谈。”

“好”

二人进了二楼一个很雅致的单间,展天怒让小二把酒菜给他们送进去,然后,闩上了门。

“展兄,怎么这样小心,你今天究竟想对我说什么啊。”

展天怒把手向令狐剑轻轻一挥,笑道:“坐下来吧,边喝边谈,我自有道理。”

“好,我听你说。”

展天怒吃了一口菜,用手掌往脖子一抹,睁大眼睛道:“只有这样,我俩和帮的弟子才能免遭厄运。”

“啊”他这一举动把令狐剑吓得全身冒汗:“使不得,使不得,这不是自寻死路吗?我不敢,不敢!”

展天怒见他被吓成那样,自欺斟自饮了几杯道:“现在你就怕成这样,你我都是四海帮的核心人物,要是对铁枪王没有一点表示,他会放过我俩吗?我告诉你,相比之下,铁枪王要比刀疤三可怕上千百倍,你信吗?”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已经很明显了,铁枪王的意思是要我们杀了刀疤三,可能他自己不想动手。”展天怒接着说道。

“刀疤三什么人啊,在黑道中可是屈指可数的人物,有那么好杀吗?再说,就算我俩的杀了刀疤三,你就敢保证铁枪王会领情吗?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十几口人,不敢冒这个险。”

“家人,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铁枪王自己杀了刀疤三,那他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谁?

“四大护法和咱俩!”

“对了,令狐使终于开窍了。”展天怒用征求的目光看着令狐剑,“杀了刀疤三,我们还可以成为洛阳百姓心上中的英雄。到那时候,铁枪王还有杀了咱俩的理由吗?”

“你想想,刀疤三的住处围得像铁桶一样,可以说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结果怎么着,铁枪王还不是一样神不知鬼不觉把把《索命通知书》放在了他他案头上,这铁枪王究竟有多可怕,不用我说了吧。”展天怒的脸色变得很深沉,“如果你实不愿意,今天这事天知地知,保证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继续当你的护法吧。”

“我也想,不过就你刚才说的,刀疤三的住处让手下保护得像铁桶一样,加上他本人武功高深莫测。就凭咱俩,杀得了他吗?”令狐剑好像是被对展天怒说动了,“好,我豁出去了,该怎样行动,你说吧,我听你的就是。”

“这就对了,这是我认识的令狐剑嘛!”展天怒一脸的悦色,他站起来拍了一下令令狐剑的左肩,满满地倒了一杯酒,“干,预祝我俩成功!”

“干”令狐剑也端起了酒杯,重重地和展天怒碰了一下杯,仰头一饮而尽。

“爽快!”二人“啪”地击掌为誓。两个酒杯同时被掷到地上摔成粉碎!

同一天晚上,大护法陈敬海正要熄灯睡觉,突然听见“嗖”的一声,窗外好像有什么东西飞来,随后“叮当”的一声。他打开窗,原是有人是有人用飞镖给他传来了信。

《索命通知书》当他看见这几个字时,被吓得全身冒汗,不敢往下看。

“《索命通知书》,又是《索命通知书》,没办法,避是避不过去了,该来的就让它来吧。”陈敬海叹了一口气,还是《索命通知书继续看下去:陈大护法,命你在十天之内杀掉你身边的三个护法。要不然……要不然我就把你和刀疤三十七姨太私通的事情公诸于众。你如果办不到,就请静候“佳音”吧!铁枪令主手谕。

刀疤三一共有十七房姨太太,全都是他强抢强占而来的,个个都如花似玉,貌如天仙。可悲的是,刀疤三在三岁的时候,一次在外面蹲着屙尿,家里养的小猪把他的“子孙根”咬走了一半多,经过治疗,命是保住了,但从此就成了废人。长大以后,可能是因为身体的缺陷缘故,性格很偏激,脾气暴躁如雷,动不动就提刀把砍人,也不交朋友,下手忒黑,在他老家就是一只有名的“恶狼”。他现在虽然有十几房姨太太,但也不过是过摆设,自己根本无福消受。

刀疤三的十七个姨太太当中,十七姨太长得最漂亮,是洛阳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她刚出嫁的那一天,就被刀疤三连花轿一起抢来了。刚抢回来的那几天,她誓死不从。后来,刀疤三用她全家老小的命来来做要挟,她才无奈地从了他。

十七姨太正是青春年华,怎么会受得了这种活寡,不到半年,她就偷偷地红杏出墙了,出墙了大护法陈敬海,给刀疤三戴了一顶大绿帽子。

陈敬海做贼心虚,看完了这张《索命通知书》里的内容后,脸上顿时面无人色,心中暗道:他妈的这个铁枪王,你到底是人还是鬼,连这事都瞒不过你。要是刀疤三知道这事儿,非活剐了我不可……

陈敬海正想着,突然窗外传来一阵怪笑声:哈哈哈……陈大护法,听话就好,哈哈哈……

“什么人”陈敬海从床边拿起了宝剑,“哐啷”一声出鞘。可是,笑声越来越远了。

陈敬海呆呆地站在窗前。夜,又恢复了平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都说人生就像赌注,不知道输赢,也就不确定成败,人生的下一秒,永远都是未知数,就像骰盅,不到打开的那一刻,永远看不到...
    少爷吃药阅读 40评论 0 1
  • 川东北有一条有名的江,叫嘉陵江,嘉陵江发源于秦岭深处,在川东北的丘陵和山地间呈蛇形穿行,最后在一个叫重庆的地方汇入...
    磨儿滩阅读 41评论 2 5
  • “关键的证人?谁?”虎敬晖问。 “大柳树村的张老四。”狄仁杰说,“当日张老四在公堂之上突然反水,我一直觉得很奇怪。...
    上官飞鸿阅读 452评论 9 28
  • 秦倡月变卖了所有的产业,将所有人员也都遣散,只差把自己变卖了,也不够那一百万两黄金,他实在没有选择,只能是带着所有...
    峰海子木阅读 109评论 1 8
  • 次日,李老汉起了个大早,把昨晚一起捉贼的几人都聚在了家中。 他泡了一壶浓茶,拿了杯子倒出来,分别递给了王木匠等五人...
    一见如故的路人阅读 1,203评论 52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