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二哈在一起的早上

        早晨在爸爸的厂里,今天是清理二唁,也就是我的哈士奇的,‘房间的时候。’

        因为昨天早上刚下了雪,厂里本来温度就低,雪堆的比较厚,而去二哈‘房间′的路上是去车间的必经之路。因为有很多人在雪上面行走,雪堆积后过度重合变成了冰,踩上去特别特别的滑,可是没办法。妈妈不在,爸爸也去工作了,只能我自己去干了。

        于是我挽起袖子,戴上手套,拿起笤帚,铁铲子和铁簸箕,朝着二哈窝的方向走过去。一开始我站在离二哈的笼子很远的地方,他还没有认出我。可是我在往前一走近,它就活蹦乱跳的,还汪~汪~地叫着,仿佛再说,“快点放我出来,我都快闷死了。”于是我走过去。打开笼子上的锁子,叫了他两声,本以为他还会在我跟前停留上一会儿,谁知,笼门刚一打开,没影了!就像一阵风一样,呼的一下,没~~影~~了。

        接着开始干正事儿,我就像是一条会站着走的大狗一样钻进,跟动物园里老虎住的房子一样高的笼子。于是我站在里面,用笤帚把二哈打翻在笼子地板上的狗粮扫干净,在二哈笼子里面时。我就想把手套弄下来,找个夹子把自己的鼻子夹住,可是突然“啊”二哈像一颗炸弹一样,像我扑来。真的是我比较“硬”一些,不然我得被他撞得住院了。

        过了一会儿,狗笼清理完了,可是刚坐在办公室舒服沙发上的我,突然又听到一个关于二哈的消息,他跑出厂了,于是我和爸爸开着车,拿上它最爱吃的骨头(以防万一找到了他但又把它弄不回来。)我爸爸开着车,一路走着快到城里时,终于找到了他,对来准备把他弄到车上带回来,可是谁知,他既然自己开始跑,就像一个知道自己刚刚犯了错的小孩儿,缓慢的向厂里跑去,但是毕竟他还是没玩儿够,所以非常非常的慢,赶快到厂里时,出来了一只小狗,它干脆停住了,不往厂里跑了,于是爸爸就大喊了一声,他马上乖乖的进了厂里,这次挺自觉,自己就跑到了狗笼子里,于是爸爸就很快把他关住了。

        这就是我的二哈,不管他小时候还是长大,他永远是我最好的玩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