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慢说话(二十二)

二十二

      邻县某镇,第四周,周五,第二十五天。第一次最早的睡最晚的起。昨晚八点躺下,今早六点三十醒来并起床。洗浴。心醒来了,非缠着你说话。

      这里鸡叫和家里小区的差不多,半夜三更叫,大概那是早醒的鸡,辰时也叫,晚起了它也歌唱,如若在往日,它唱着唱着太阳就出来了。但今个雨天,叫不来阳光,滴嗒滴嗒的雨声可以作为它的音乐伴奏。

      心只会和我拉拉家常,它说任何一件事,我都不觉得好笑,心是个很天真的孩子。我有意说“鸡毛蒜皮”,心说鸡毛蒜皮的小情趣也要表达。心说“下雨还有鸟鸣呢,听见了吗”。尽管风仍旧把窗户刮的“咯吱咯吱”响,我还是清晰地听见了鸟声,好像三只三个方向。

      心说,这场冬雨一下,泥土会僵硬,垂柳的叶子更黄了,空气变得更冷,动不动一个寒潮,随时随地。心说它在意大自然发生的一点点动静,阴和晴,太阳起落月亮圆缺……

      我说,这些天来,太阳一直好,天天阳光温暖。月亮也好,我出门的每个清晨,它都睁着明亮的眼睛在小镇的上空四处凝望,一定望到一个熟悉的人在陌生的小街奔跑。

      心笑了,它喜欢主人带着它行走,越行走越豁达和开阔,越行走越有喜乐性情。我说,大概越接近大自然吧。心说要有颗自然的心。

     

2017年12月15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