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圭吾之《幻夜》(7)

我们只能走在幻夜的路上,及时四周明亮有如白昼,那也仅是假象。

就算与你共度的每个夜晚都是幻夜,我也愿为你化身为影,至死不渝!

前。

耐着性子把这本书读了好几遍,尽管如此还是始终不能接受。一场大地震后,水原雅也借机砸死了陷入残垣断壁中的舅舅,这样就可以把他手中拿着的父亲的借条趁机销毁,父亲的抚恤金就可以保留下来,而这一幕恰好被一个名叫新海美东的女人看到,随后雅也就牢牢被美东掌控在手中,自己的一生也因此变得迷幻。

缘由。

说实话,我还是无法理解美东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仅仅是因为羡慕她身边的“新海美东”,就趁机将自己变成那个人,如此活在别人的影子中就真的能够摆脱过去的自己吗?书中说道:“任何人都有想抹掉的过去。估计大家心中也都隐藏着一个梦想——完全变成别人,体会和以前完全不同的人生。”果真如此?任谁都会有想完全忘记的过去,但是真的将自己假扮成另外一个人妄图以此种方式进行转变,那这个人又有着怎样的过去?纵然,几乎每一个人对于全新的世界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渴望,这个“新世界”其实还是那个世界,只是“新”在以另一个人格,另一个身份去经历这个世界,那么这个世界难道就真的会是“新”的世界?

“在那场大地震的早晨,她作出了决断。周围充满了恐怖和混乱,只有她冷静地分析了情况,确信这是获得新生的良机。三具被埋在瓦砾下的尸体,就是新海夫妇和他们的女儿,他是她清楚,知道一体身份的人只有她。”如果说这个新海美东是完完全全想变成自己无比崇拜的真实的新海美东,那么我们又可以看到,在地震中的雅也看到的忧郁的新海美东,或许此时她不是感伤故人的离去,而是心理一直在盘算自己的计划,又或是在思考自己在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又将何去何从,自己如何承担这个新的身份去过活以后的人生。不错,这个决断需用勇气和智慧,能够做出这种决定的女人不会是一般普通女子。不管是想要告别过去的心过于强烈,又或是想要成为自己羡慕的人的人格过于期许,那么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也决定了这个女人不平凡的一生。那个姑娘面无表情的指着两具尸体说这就是我的父母,她此时心理又在想什么,那两具尸体旁边面目全非的尸体就是真正的新海美东。

作者将这个决定视为“天大的赌注”,不错,她在拿自己的人生做赌注,而对方真的就是上天,那么赌注就是真实的新海美东的身份。这是一个需要自己苦心经营的赌注,只此一次,一旦下注便无法回头,她还是毅然决然的下了赌。这份决绝与担当与真的新海美东相比,难道真的就相形见绌吗?

实施。

整本书几乎都在描写水原雅也与新海美东为了在东京生存下去煞费苦心,努力经营生活。而水原雅也因为自己的把柄被美东掌握只是一味的遵从美东的指示,而他自己的人生实则惨淡无比。雅也为了美东实施了主动行为可以说都是为了后者能够不断向上攀爬,而只有杀害曾我这一件事是为了毁灭能够辨认出新海美东的人证。我不知道水原雅也是否真的爱美东,但是他甘心为她肢解曾我的尸体,尽管自己极力忍住不让自己呕吐出来,心里心心念念的就只有为了美东。当一个人杀了一个人,在肢解这个人尸体的时候,却只是为了另外一个人的意志,心里想到的也只是这个人的安危!!!这已经不单单是男女之间的爱,我相信这其中还参杂着无可奈何的复杂情感。为了不断向上生活,我们真的无法想象在当时的日本,手中没有任何资本的新海美东和水原雅也在东京怎样立足。新海美东的确可怕,可怕的让人佩服,可怕的让人敬畏,可怕的让人敬而远之。她工于心计,通过毁掉一个人的手为雅也换取到了工作的机会,她又通过利用上司对自己的好感让他名誉扫地最终被开除为自己的工作晋升铺平道路,她后来又利用自己的美貌和他人的人性经营了一家美容店,后来的后来,她当上了社长夫人,利用雅也牵制赖江。太多太多,不得不让人胆战心惊,那么,水原雅也在这其中扮演着实施者的角色。而他为什么一心一意甘心这样做,读到最后我更愿意用爱来填补。

新海美东。

实在难以说明她具体是怎样的一个人,善于伪装,美貌智慧。如果说100个人里面有100个人明白所谓的道理和真理,那么仅有1个人能够至始至终的坚持下去,坚持按照自己的想法,坚持按照正确的做法一直坚持下去。在人生这条路上,无论旁边伸出怎样的荆棘和草木,她都会将其完全斩断,大踏步向前走,丝毫不会偏离了心中认定的方向。那么所有的一切在她看来也不过是理所应当。

水原雅也。

木偶,吊线人。“来这里之前我的灵魂已经死了,大地震发生的那个早晨就已经死了。砸碎舅舅的脑袋时,我就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不明白为什么东野圭吾总喜欢将一个人塑造成父母双亡的孤儿,难道他心中深处隐藏着怎样的孤独?“失去灵魂,迷失了前进方向的人,才有可能成为她手中的玩偶。”“她所有的爱情表白都基于周密的考虑,她的话只不过是让她操纵的玩偶任其摆布的咒语。”如果说水原雅也对美东是爱的,那么太苍白和无奈。或许他对有子才是真正的爱,那么那一再拒绝有子的示好,无非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爱不起。哪怕是最后的赖江,我相信他心中也是有一丁点的喜欢,这种喜欢却真的是出自自己内心的主动,与美东无关。

真相。

作者没有留下清晰的真相。“我不允许发生那种事,没人能进入只有我和她的世界。”或许在前一秒水原雅也真的想杀掉美东,那最后一秒他确实保护了她。如果说美东早就知道雅也的计划,那么美东最后是保护了自己,因为即使雅也再重要,她依旧要完成自己的选择。

“这么美好的夜晚还是以第一次看到,简直就像幻夜一般。”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幻夜,那么真实又那么飘渺。

“美好”是否真的就是“幻夜”,无所谓真相,只在于心。

我们不断的羡慕美好的别人,不断的仇恨过往的自己,是否真的成为自己羡慕的身份,就能变成真实的自我,就连新海美东最后依然通过整容来麻痹自己。

或许我们走的太快,过于功利成为美好的别人,反而在丢失了真实的自我之后,只能活在幻夜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