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5

什么是冥想?
很久很久以前,悉达多太子(释迦牟尼佛陀)四处参访,经历了各式各样的练习过程,见了很多奉行着各种苦行的不同的老师。有的沉思默想,有的奉行仪式,有的甚至把自己悬吊到树上,有的始终用双手站立,根本从来就不坐着。当悉达多太子坐在了菩提树下,他觉醒为觉悟者---佛陀(觉者)。“你在那菩提树下悟得了什么?”阿难是第一个去这样问佛陀的人,佛陀的回答是:“没什么”(无,无物,无事)他在菩提树下所发觉所领悟的,我们不知道如何去叙述和描绘。他觉悟后,用其余生,从30岁到80岁,试图去描述和传达他所觉悟到的,但依然,他也无法用语言文字去描述传达。这依然始终是(文字)无法传达,是无可描述,无可想象的。
当你知道“你正在冥想”,这就不是沉思冥想。“我正在冥想,这是修习方法,这是修习过程。”---有这想法念头,就不是沉思冥想。以某个特定的具体的姿势坐着,不是沉思冥想。全神贯注在脊柱的中脉不同脉轮中心上,不是沉思冥想。咏唱吟诵某一颂词仪轨,不是沉思冥想。观想某一个特定具体的神相或幻影,不是沉思冥想。
那么,什么是沉思冥想?重要的关键问题是,是否---沉思冥想是纯净无染的,是否---不受任何念头感受影响的,与任何念头想法无接触无缔结,是否---没有造作动机(趋向某一特定具体结果的一系列行为控制和维护)并且没有刻意营造的现象效果(极其渴望某种特定功效和境界相)?要清楚的去弄明白,什么是沉思冥想,你必须去找出“冥想者”是谁:“谁是冥想者?”当你质问自己这个问题,所有一切都会脱落。
这修习过程将会脱落,因为你正在质询探查“冥想者”的本质本性;一个忙于成就法,忙于这个修习过程的人,他正实修着沉思冥想的练习---和他去实施完成任何他能做的其它事情是一样的,都在通过心智,凭借心智。如果你自我质问“在沉思冥想的家伙是谁?”,我不认为你会很简单轻松的获得你要的那种答案,因为一切都会立刻脱落。你必须去找出---“谁是那沉思冥想者?”谁在冥想?对沉思冥想,你的企图是什么?你练习冥想的动机是什么?
你忽略了,忘记了冥想的“目的”。我们要的是从这个世界的痛苦进程中解脱自在,我们要的是终止这痛苦烦恼的进程,为此我们借助于心智,利用心智来沉思,利用心智去沉思去思维去理解。心智本身就是痛苦烦恼,就是生灭轮回;所以如果我们抓住这“借用”不放,(把7借用的工具当成了“境界相”来追求)那我们不会抵达什么地方。质问自己“冥想者是谁?”,你会回答你自己说:“我冥想。我是冥想者”。
成为“冥想者”的这个“我”是什么?这和“它搜寻着什么”有怎样的不同?当你引发了对这个冥想者的质询时,你将不得不去探索发现“一直被掩盖遮蔽的是什么”---什么被掩埋在下面。有个底层基础,出于这底层基础,冥想者升起并且从事着各种各样不同的成就法和训练,那么,这个底层基础是什么呢?回家去查找,去发觉这沉思冥想者的来源---“我”的源头。冥想者,这个“我”,心智,以及个体自我, 是没有差别的。无论什么时候,我们冥想沉思,都是个体自我意识在扮演着沉思冥想者的角色,所以沉思冥想,在这一点上,不会带来任何深入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