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Ⅴ:假如上杉绘梨衣能活过来

        在真正的《龙族》Ⅴ中,上杉绘梨衣并没有活过来。众多喜欢《龙族》的龙蛋们心里也知道,即使刀片寄了一箩筐,南大也基本不可能会让上杉绘梨衣活过来的。绘梨衣的死对整部作品有升华作用,死亡让绘梨衣“神化”,变得完美,成为大家心中共同的“阿尼玛”形象,也成为很多龙蛋心中的唯一女神。

        但是我和很多朋友一样,非常希望看到上杉绘梨衣活过来。

        所以前天晚上我接着故人(7)续写了并不存在的一节,不算是同人文,也不用于商业用途,也不开启打赏,只是单纯想写,想和大家一起做一场绘梨衣活过来的梦,算是一点安慰。

        本人笔力有限,大家随便看看就好,不必当真,如果觉得写的还可以的话,点个赞关注一下就行。

        真正的龙族故事还是要追的。还是一起支持《龙族》,毕竟这部小说承载着我们每个人的青春。




续写(虚构) 

故人(8)



        雨越下越大,路明非已经全身湿透了。但他就那样沉默无声地站在玻璃墙边,看着她穿着红白相间的巫女服安安静静地跪坐在那里。

        她的身体已经干枯,瓷白的肌肤不再光滑如羊脂玉,细看起来甚至还有裂痕。路明非就那样伫立着,透过玻璃墙凝视着她,就像他还是个废柴时在情人旅馆里出神看着她一样的眼神,只不过如今这个一模一样的眼神中,眼底蕴藏了无限的悲伤与歉意,泪水像海潮一样起起落落,红了狮子的眼眶。其实在路明非的心里,纵然她破损至此,她也一如她生时一样美丽。

        乌鸦咬紧了后槽牙,在不远处望着路明非的背影,心里莫名泛起一股紧张的情绪。乌鸦现在已经是黑道中的体面人物,佐伯龙治的大名在东京的黑道圈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他现在莫名地紧张,这种紧张多年前也有过,不过那也仅仅是在源稚生要拔出蜘蛛切和童子切杀人的一瞬才会感觉到。

        而现在,这个曾经只会说烂话喊着老爷饶命的的废柴分明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乌鸦却感到一阵胆寒,总觉得这个曾经的废柴变了,似乎他下一步就要转身杀人。20mm的狙击枪子弹和千里挑一的混血种狙击手也拦不住他,那是一种狮子即将择人而噬的气势,蝼蚁们只是螳臂当车罢了。

        刚刚扔在地上的烟被雨浇灭了,浮在地上的小水洼里微微打转。路明非伸出手抚摸着玻璃墙,就好像他抚摸着绘梨衣的脸庞。突然他的心里有个什么空荡荡的地方隐隐作痛,所有的记忆都像锋利的刀刃旋转着往里钻。

        “Sakura,喝牛奶……

        Sakura,要看高达……

        Sakura,吃饭……

        Sakura,世界很温柔……

        Sakura最好了……

        Sakura……Sakura……”

        这个不存在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念着这个曾经属于路明非的花名。明明是风俗气十足的花名,却带着某个故人那么深沉的悲伤与眷恋。路明非胸膛里的东西好像醒了,那块冰冷的铁石因为面前的这个干枯的女孩儿又开始跳动起来。

        悲伤和悔恨向洪水一样泄闸,很快就灌满了路明非地整个胸膛,它们不断上升,拥挤在他的喉咙让他不停哽咽着,最后终于像决堤一样,从他那双疲惫的双眼中涌了出来。

        “哥哥,你想让她活过来吗?”路明非心里小魔鬼的声音浮现,“可惜她已经死了,她只能作为一具雕塑,一种怀念,带着对曾经那的个Sakura的等待,在这口井里沉睡千千万万年。她再也不会醒过来了,哥哥,你总是晚一步,你后悔吗?”小魔鬼在他心里用平淡的语气说着这些话,像是平常的聊天,但每一句话都像是无数把锯子,悔恨和自责就像锯齿般锋利,在路明非的心脏上来回拉扯,直到哗啦啦流出血来。

        乌鸦一直站在路明非的身后,一个手下为他打起黑色的雨伞,他点燃了一根摩尔烟,曾经源稚生也抽这种烟,凯撒笑话他像个女人,如今流氓乌鸦继承了源稚生的品味:“蛇岐八家已经元气大伤,为了家族的利益,我这个曾经的朋友也不得不成为你的敌人。路君,你如果要恨就恨我好了。你所有的愤怒和杀意,就由我一人来承担吧!”说完这段话,佐伯龙治抬手,准备以掷烟为号,香烟落地熄灭的瞬间,就是路明非的死亡的瞬间。

        路明非依旧静静地伫立着,看着玻璃中的她,依旧没有转头:“乌鸦,其实我一早就知道这是个圈套。你是个流氓,你不擅长制造这么煽情的场面,所以不爱煽情的你带我来这里就只有一个原因——你们要凭借她来抓我。即使她死了,对你们来说依旧是有用的,因为你知道为了再见她一面,我一定会来的。你们猜对了,为了见她一面,死真的也算不了什么。我不恨你,也不想和蛇岐八家为敌。但是今天我不能死,因为……我要带走她!”说完这句话,路明非的双瞳瞬间亮起落日的熔金色,就好像黑暗的枯井中猛然燃起烧天的烈火。

        所有的狙击手都是血统纯正的混血种,他们有的来自家族,有的来自猛鬼众,不论来自哪一方,他们都有着日本人的自信,他们相信自己凭借弹无虚发的射击技术和精良的装备,能和面前的这个怪物一搏,捕获他,甚至……杀死他!但他们忘记了狮子已经觉醒,他的爪牙已经现世,他们也忘记了自己只是蝼蚁,蝼蚁一旦敢入侵狮子的领地,结果只有一个:死!

        路明非点亮黄金瞳的瞬间,他们也在倾刻间齐齐从脚手架上摔下来,挣扎着起身却又跪倒在地。他们感觉到一股来自血统的,不可抗拒的威压,不要说举枪瞄准,他们现在连扣动扳机都做不到。乌鸦也是一样跪倒在地,不过比那些狙击手们要稍微好一点。他艰难地拔出袖间的短刀来,但是很快他连手指都动不了了,只能以类似跪拜的姿势匍匐在地,以减轻骨骼上巨大的压力。他很吃惊于这股力量。但他心里清楚,这是再熟悉不过的力量,就好像那个使用双刀的男人,日本黑道曾经的皇帝,源稚生又从黑暗中复活过来。

        这是言灵·王权的重压。

        “路君!请你体谅家族的难处!——”乌鸦跪倒在地,拼着血管破裂的危险发出呐喊,希望能动摇路明非的心智,让他收回言灵,然后找机会一枪放倒他,可是乌鸦错了。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废柴了,他现在是学生会主席路明非,是个受全世界混血种追捕的亡命之徒。

        路明非依旧看着玻璃墙内,他的嘴唇开始不停嗡动,仿佛念着什么太古玄奥的咒语。这时小魔鬼的声音又出现了。

        “哥哥,没有用的。‘不要死’只对濒死者有效,她已经死了,你还不明白吗?现在你应该走了。”

        路明非依旧不停念着这三个字,每念一遍,他眼中的金色就炽烈一分,到最后就像太阳一样不可直视。他在爆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和凯撒,楚子航还有昂热一样的禁忌之术,此刻他在强行压榨血统中的力量,现在他的血统已经远远超越S级了。

        一度爆血!

        两度爆血!

        三度爆血!!!

        很快他即将接近四度爆血了,他的耳朵和鼻孔开始溢出血液,金色的血液。

        “哥哥,你真固执,在你的心里,你还是那个孤独的死小孩不是吗?”小魔鬼似乎在嘲笑他,又像是夸奖。

        四度爆血!路明非的嘴角已经开始流血了,与此同时,身后的脚手架轰然倒塌,乌鸦和狙击手们已经由跪姿变成完全被平压在地上,他们连眨眼都做不到了,弱一点的混血种,感到自己的骨骼开始渐渐被无形的重力压碎。他们已经无力攻击狮子,只能作蝼蚁般的全力自保。随着路明非血统的提升,言灵·王权的威压已经是当初源稚生最后一战的十倍。

        乌鸦闭着眼睛,满脸青筋,他的肺部都因为言灵·王权的力量受到挤压,呼吸变得艰难。乌鸦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挤出一个扭曲的笑,因为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笑自己还是有些“混混的狂妄自大”,居然妄想着靠十几个人十几条枪就能战胜这种等级的怪物。

        路明非还在疯狂念着“不要死”的言灵,同时他还在不断提升自己的血统。这时小魔鬼路鸣泽终于按捺不住出现了。

        “没用的哥哥!再提升你的血统,你的身体会崩溃,很可能会死的!”

        路明非的皮肤此时都开始渗出金色的血液,他的头发也在疯长,并且由黑色逐渐变成白色。

        “我是个事到临头会死发疯的人啊,你跟我相处这么久你他妈还不懂吗!!!”路明非对着路鸣泽怒吼,如同狮子盛怒之下的咆哮。

        五度爆血!这是目前为止混血种爆血的极限,路明非喷出一口金色的鲜血,打在透明的玻璃墙上,仿佛金色的海棠在夜空里盛开,他答应过海棠盛开的时候,就来接她的。

        现在他来了。

        “绘梨衣!不要死!”天地寂灭中的一声怒吼,带着对生的渴望和对爱的无限悔意,回荡在整个红井。玻璃墙瞬间爆裂,像瀑布一般纷纷落地。

      路明非终于支持不住,他感觉全身脱力,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却依旧望着那个不会说话的女孩。

        良久的寂静,井里只剩十几个人的呼吸声。

        里面那个身穿红色巫女服的女孩有了变化,她干枯的身体逐渐丰腴起来,那双鹿一样紧闭的眸子终于再度睁开,一如一双星辰浩瀚的宇宙,望向脱力倒地,满身雨水如丧家之犬的路明非。

      她望向路明非,露出久违的微笑。

      她知道那个人来接她了,她并不孤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醒了,福:“哈……呼……阿。”sans:“我们两个是不是过分了?”福:“没关系,你们开心就好,其实在挠我也不介意...
    白安七阅读 1,161评论 1 9
  • 过了10几分钟sans醒了,sans脱了福的鞋袜,看见沾满痒痒粉的脚,再看看嘴角还上扬的福,福:“嘿嘿……嘻嘻……...
    白安七阅读 1,049评论 2 10
  • 写在最后: 我是范姐。 这则条漫的灵感,来源于rap作品《美杜莎庄园》。 在故事背景中,美杜莎本是雅典娜神殿中侍奉...
    极物阅读 4,351评论 11 124
  • 游戏! 又是游戏。 徐雅临死前说她在玩一个游戏。 这个性感的女人忽然邀请他加入游戏。 方唐吞下一颗止疼药:“你到底...
    xead阅读 1,173评论 1 12
  • 第一次拿稿费,是今年的三月。 那个时候,距离我在简书上写文章,至少也有一年了。 现在有一年半的时间,大概也有二三十...
    公元1821阅读 24,585评论 108 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