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没有神的光环,你我生而平凡

故事

徐峥饰演的程勇一出场就是一个上海小“赤佬”。日子过得很背、老婆也跟人跑了,孩子被妈带着,老爹血管瘤。自己在一家小破店售卖印度神油,还成天被店铺房东催房租。

 这个时候就遇到了吕受益(王传君饰),一个慢粒白血病患者。慢粒白血病可以通过吃药控制,正版“瑞士格列宁”一瓶将近4万块,而印度仿制的“印度格列宁”,成分一样疗效相似,零售价2000,批发价500,价格相差几十倍。吕受益委托徐峥去印度买仿制药。

 正巧程勇为了老爹动手术急需一大笔钱。就跑去印度拿到了对大陆地区的销售代理权。 在这过程中,为帮女儿治白血病在酒吧当跳舞女郎的刘思慧(谭卓 饰)、因患白血病不想连累家人而在上海过活的的20岁青年黄毛(章宇 饰)、同样身患白血病会讲英语的刘牧师(杨新鸣 饰)加入进来,和程勇形成一个团队。

 最开始答应走私药品,完全是受金钱的驱使,如果不是被逼至近乎走投无路的绝境,他不会答应老吕(王传君饰)。程勇抱持的是“我不是当救世主,我是要赚钱”的心态,500元进货转手卖5000元。面对倾销德国“格列宁”的假药老手张长林(王砚辉 饰)的威胁,程勇害怕坐牢,交出了售药渠道退出竞争。

 程勇用淘到的第一桶金当起了厂长。张长林抬高药价后被举报,人跑了、货没了,市面上没了印度“格列宁”,原先燃起生存希望的病患们又跌回了深渊。

 一年后,吕受益的病再无药可治,选择了自杀。他的自杀刺激了程勇,一个原本为了钱财、只求自保的市井小民,体会到了生命的重任,庸常的小人物萌生了出凡的道德和神性。

 程勇出于良心召唤,又找回了思慧、牧师和黄毛,重新代购印度“格列宁”,而且以成本价销售。在印度那边药厂关闭后,转为从印度药店代购,成本从500元涨价到2000元,但依然以500元售出,自掏腰包填补差价。因为他的仁义和道德,被无数病友和伙伴所敬重。

 在警方追查中,黄毛为了帮程勇顶罪驾车冲卡被撞死了。程勇也最终落网,被判入狱五年,最后减刑三年。

 细节

口罩是一个重要的意象。口罩就是病友的标志。带上口罩是为了保护自己,摘下口罩是为了表达尊重。程勇第一次见到买药的病人们,对他们不摘掉口罩有看法。这一处有两个细节,一个是他在大家把口罩摘下后忿忿得抽了一口烟然后摁灭了,另一处是片尾他在押送路上,来送他的病人们全部一一摘下口罩表达敬意和感谢。

橘子在整个影片中出现了几次,程勇去看吕的时候,吕邀请过程吃橘子。追悼会上,黄毛也在吃橘子,说明黄毛吃的橘子是他去看吕的时候给他的,结果不久之后他就离世了。王传君演的吕受益有很多细节。最难受的是徐峥去他们家看宝宝那段,吕说怀宝宝五个月的时候查出来生病,每天都想死,后来一看到宝宝就不想死了。想听他叫爸爸,想陪他长大还想当爷爷。扎心。想必也是因为这样,他才花了那么大心思想办法去找印度格列宁吧!

 从农村来的黄毛江湖气最重,一开始抢药却把药分给别人,被程勇收在手下干活后,夜总会和别人起纷争,他是第一个拿酒瓶的,牧师被打,他也是第一个上去打,警察第一次来店里查,被程勇压着才低头蹲下,但是玩牌时被程勇打却一点也不还手。

 黄毛走在程勇身后,弯腰学狗狗叫逗程勇,暗示其忠犬属性,后面为了给程勇脱罪自己开车引开警方也证明这一点,程勇在他死后坐在他的房间里哭泣,镜头一闪而过是一只狗狗。

小黄毛没怎么笑过,印象深刻的几次一次是临死前把车开走笑得很开心,一次是死后出现在片尾的送行队伍中。 黄毛在程勇准备将供货渠道转给卖假药的片子张长林的时候,直接将酒杯杂碎了,满手是血,然后走进了大雨中。他气愤,他瞧不起程勇,觉得他自私,只为了自保,而不顾这么多还等着他救命的病人们。看到这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觉得程勇在被道德绑架,他上有老、下有小,他怕坐牢,我能理解他的决定。可是后来转念一想我也能理解黄毛的愤怒,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很义气的人,在自己都很困难的情况下还要去照顾别的病人。他能切身的体会到病人的痛苦,所以他会尽自己所能的去帮助,这也是他为什么瞧不起程勇的原因。我们说这部电影充满了浪漫英雄主义,程勇的改变也是因为他身边这些善良,义气的人影响着他。

 程勇带着他们一起团建的时候,思惠被夜店男叫去跳舞,程勇一副财大气粗地样子摔了几摞钱,让夜店男去跳舞。可能是想要保护思慧,也可能是想要炫耀这笔过于轻松又过于煊赫的财富。这个时候程勇有种暴发户的感觉。在脱衣舞台下面,思惠大笑着喊得最起劲“脱,脱衣服,脱裤子”第一瞬间觉得好解气,可第二秒就觉得很心疼。可想思惠每天都要面对多少次这样的场景,心里又有多少苦楚。

 全片我第一次流泪是在程勇坚持送思慧回家后。她知道会发生什么,她犹豫过,但她打心眼里感激这个给了她女儿第二次生命的人。无以为报。唯此。

 非常喜欢导演设计的这个情节,两个人的表现都堪称完美。

如果说程勇才开始是为了钱去卖药,那么勇哥只为了救人。 “但走私违禁药物,却能救人命的道理”在勇哥这样一个佛教基督教都分不清的人的阐述下,却实实在在的是一条硬道理,说通了刘牧师。为了这信念,当大家面对假药商不知所措时,这位老人做了一次先锋。

王佳佳饰演的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角色,才是那个真正把生活在我们面前撕开的人。丈夫患病,儿子刚出生,一家的重担必然全部落在她的身上,可她没有怨言,没有放弃,更没有像思慧的老公一样一走了之。

 程勇坐下后,她把菜调了调,把荤菜挪到了他面前。 两个男人说喝一点,她就给他们倒了一点,然后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在吕受益疑惑的目光中一饮而尽。

 吕受益做清体时发出的惨叫,让程勇无法面对,而她作为他的妻子,只是静静坐在那里。

 已经习惯到麻木了。

 在程勇被抓的时候我真的哭的像个傻子,从剧中我们可以看出“不能坐牢”这一直是他自己内心的底线,他上有老下有小,他害怕,所以即使被团伙瞧不起,他还是选择了把供货渠道让给了张院士,可是在被捕的那一刻,他想的只是让那些病人能拿到药,拖延时间,让其他人赶紧抱着药跑,而看到病人们没跑脱的那刻,他眼睛里闪着泪光,把头垂在了地上,是懊恼、是“我没保护好大家”的自责。

 影片中周一围扮演的曹警官,是一位冷面无情的警察,在越来越接近事件的真相之后这位誓言捍卫法制正义的警察也做出了他的选择。

 周一围演出了一个执法者的无奈。政府机构不光要保障民众的利益,也要保障制药企业的利益。人情无法度量,法律不能够因人情而随意篡改,法庭可以综合考量,但在执法过程中绝不能有丝毫偏差。

 他的上司并不是不知道真相,只是更能尽一个执法者的原则。

 电影中有一处很巧妙的台词处理,在第一次见到印度药厂代表时,程勇对老板说:“他们吃不起天价药,他们就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杀。”

此时的他只是一个利欲熏心想要争取代理权的商人。

而最后上了法庭时他又说了一遍这些话,这一刻,即使他不愿意,他也已经成为患者们的神。

因为有了这一层层的转变,这个小人物的形象在观众的眼中才更加的立体。

程勇在和这些白血病人交往的过程中,目睹一幕幕的人间惨象,在一次次的内心震动下,选择站在了道义和善良的一面。 而程勇的四位合伙人也代表了他内心深处的四种形象:善良、家庭、义气和信仰,也是这几个人一点一点唤醒程勇内心的良知。

 情感

作为一部有着现实基础的电影(原型:陆勇),故事真诚又打动人心,不过出于禁忌的话题,很多内容还是点到为止。影片中的假药贩子张长林(王砚辉 饰)就隐晦又不无深刻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你救不过来的。

 话说至此,已经有了万事万物皆是命的豁然姿态。

 穷却重病,依稀是命,程勇所作所为不亚于“逆天改命”。

 生命到了病与死的边缘,会迸发出难以想象的求生的欲望。

 这种与经济能力不相符合的求生欲望,力量无限,像是充水饱胀到快要炸裂的薄薄塑料袋,只要一根稻草就能多盛一勺水,只要一根针尖就会暴裂无声。

 “人定胜天”是一句言过其实的鼓励,

 “人是被抛弃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才是实情。

 生、老、病、死、悲、欢、离、合。

 人间本来没有什么比这些更常见了。

 但是真正的病和死降临在每一个人身上,每一个小小的家庭的时候,谁又不想能够抓住那一寸的希望呢。“希望”,一种活着的人,健康的人,未曾体会过绝望的人,永远不能透彻地理解。生死无一不艰难,生也困难,死也疲劳。

 4万块的正版药,我吃了4年,房子吃没了。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警官,谁家能保证不会生病呢。

关于情绪表达,虽然观影的中间我已经落泪了,但看得出来导演的表达还是很克制了,没有过度去煽情,比如曹警官抓来一众买假药的病人,那位老奶奶在陈述时,没有将自己置于完全悲惨并寻求警察和领导可怜的病人,也并没有气急的控诉这样断她生命后路的行为,只是讲述自己的受这病痛的折磨,以及希望理解有人能够真实提供帮助。当时我还以为其他病友都会一起响应说清的,也以为老奶奶要下跪的,但是都没有,甚至老奶奶都没有落泪。但可以感觉到的是,这样的表达却很有力量。

 最后就是电影院里的人哭成了一片。

 在这一种生命和道德的高压之下,程勇这样普通的小人物,迸发出了极为高尚的、神性的一面,自身难保却依然渡人渡己。每一个人都在故事里完成了蜕变,痛苦的、脱皮挫骨的蜕变。

 我知道生死有命,但我希望你们能够活一天。

 我不是药神,但我想救你。

 我不是英雄,但我希望你们有力量。

人物

徐峥这样解读影片中的角色

一个非常不堪的人,一个自私的人,一个完全为了自保和自救的人。他的良心当中,那微弱的一点点善意,最后被放大了。

对于影片黑色幽默背后的深刻主题,导演文牧野则强调:

 程勇其实就是普通的你我,大家都有成为英雄的素质。他是一个有成为英雄素质的普通人,恰巧有这么一件事找到了他,碰到了他,让他慢慢把心中好人的、英勇的一面展示了出来。

 关于演员表演,目测今年迄今为止看到的最佳群戏,没有之一。

周一围,黄毛浩子,还有神父杨新鸣,王传君,谭卓等都很不错。

同时也看到百度上说的花絮:为了更好呈现角色身上各色不同的性格,主演们都曾专门去体验生活:王传君曾在血液科的病房里和病人们一起同住;周一围曾去体验警察的工作状态;杨新鸣去教堂做了很多次的采访、探访病人等等。王传君为了表现角色的病弱,每日完成8000次跳绳减重,减重20多斤,而为了一场在病榻上的戏能在镜头前呈现出那种整个人塌下去的感觉,他熬了两天没有睡觉。谭卓为了一段只有20秒不到的钢管舞戏,苦练了一个半月,腿上都是瘀青,还导致了膝盖软组织损伤。完全不会英语的老演员杨新鸣,逐字背诵完成大量英文台词。

有这样的态度,何愁中国电影不会越来越好。就像电影里,男主在法庭的陈述“今后都会越来越好吧,希望这一天早点来。”

尽管这个世界残忍、现实,有时我们也会如片中的小人物一样面临种种人生的考验和抉择,不管前路有多少阴霾,请相信一定有拨开云雾见太阳的一天。只要我们携手共同努力,问题总会有解决的一天,或许因为你一个善意的决定,下一秒问题就会朝好的方向发展。

 原型

2010年前后,中国“药神”陆勇的故事曾轰动一时 2015年47岁的陆勇是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

2002年,陆勇被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当时医生推荐他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服用这种药品,可以稳定病情、正常生活,但需不间断服用。这种药品的售价是23500元一盒,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每个月需要服用一盒,药费加治疗费用几乎掏空了他的家底。

2004年6月,陆勇偶然了解到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抗癌药,药效几乎相同,但一盒仅售4000元。印度和瑞士两种“格列卫”对比检测结果显示,药性相似度99.9%。陆勇开始服用仿制“格列卫”,并于当年8月在病友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随后,很多病友让其帮忙购买此药,人数达数千人。

2006年,陆勇作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志愿者,与另一位北京志愿者,在韩国慢粒性白血病协会律师的陪同下,曾前往印度这家制药公司考察,以确认公司是否真的存在,这些药物在印度是不是“真药”。

 2014年9月,“团购价”降到了每盒200元左右。 为方便给印度汇款,陆勇从网上买了3张信用卡,并将其中一张卡交给印度公司作为收款账户,另外两张因无法激活,被他丢弃。2013年8月下旬,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将曾购买信用卡的陆勇抓获。

2014年3月19日,陆勇被取保候审。7月21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趁着点映的机会,跑去看了7月6号才正式上映的《我不是药神》。 看完不禁感慨,这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有人说,这是汉化...
    娱小丢阅读 95评论 0 2
  • 大概是总在电视上看到那些特别煽情和励志的演讲,让人觉得都是套路吧,所以我对演讲其实是有些反感的。第一次去头马...
    Floralee0124阅读 158评论 0 0
  • 七月白露 七月如我 一个在岁月里饱满后的男人 沉甸甸地站在秋天里 因为成熟 而 孤寂地弯腰于金色的原野 等待着...
    去留无意的亖也阅读 44评论 0 0
  • 寂寞的夜, 应我虔诚的香烟缭绕的邀约, 你披一展熠熠生辉的星光, 提着圆月朗朗的灯盏, 随清风徐来, 轻轻拨动一缕...
    五条君阅读 70评论 0 0
  • 自从之前的域名到期没有续费之后,很长时间没有写Blog了,最大的原因是自已比较懒吧,又要买VPS又要维护域名,有时...
    bluexiii阅读 7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