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七夕深夜背我回家的男人

七夕凌晨,我蹲在家附近的烧烤店门口,疯狂呕吐。当晚的啤酒、烤串和辣炒蛤蜊们,接二连三被我喷进下水道。

惨不忍睹。

一个男人温柔急促地拍着我的背,“大姐,你还行不行,就这么点量了……”

老了嘛,我也是马上奔三的女人了。

不急,慢慢吐。

呕吐终于平静下来,像一架机关枪“突突突”发射之后,没了子弹,只剩满地狼藉的弹壳。

来,我背你。

他蹲下,我自然地爬上他的背。

这是认识十年来,第一次爬上他的背。

别吐我身上。他紧张地叮嘱。

嗯。有气无力把头靠在他脖子上。

哎你大爷,你手松开一点,要勒死我!

哦。

你真的只有90来斤吗,怎么这么沉……

货真价实,回家现场上秤给你看……

街道很静,夜色微凉,路灯躲进梧桐叶子里,发出暖黄色的光。

趴在他的背上,我突然想起一句诗: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抬头看天,深色的幕布一般,没有星星,只浮着大团大团的云彩,不知要飘向哪里。

低头继续闭着眼睛靠在他的脖子上,等酒精在脑袋里挥散,给清醒腾出地方。忍不住深呼吸,烟味夹杂着微微咸的汗味,但是并不难闻。

想起刚才喝酒,他说自己现在烟抽太多,感觉烟味已经浸入骨头缝,挥散不去。

我说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什么?

“烟人”。

你说你这么多年了,嘴怎么还是这么贱呢。他骂到,转而一本正经地说:

好想再看你撒酒疯,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高台子。

这是一句只有我们两个可以听懂的暗语。

几年前,刚结束一场爱情,我逃到这个城市,他是本地土著,每夜约着他和朋友酗酒,逢喝必醉,醉了必给前任打电话,嚎啕大哭。

从没摸过车,借着酒劲开他公司的面包车,在夜晚无人的街道飞驰,风透过车窗呼呼灌进来,他和另外一个朋友系上安全带,握紧把手,大声喊着减速减速,快停下。

在一个同样醉酒的晚上,他终于忍不住,夺过我和前任打电话嘶吼的手机,对我破口大骂,措辞不堪入耳。

“你他妈的能不能要点脸,有点志气,人家不要你了,你懂吗?嗯?我问你懂不懂?

“爱死不活的作践给谁看呢?不就是失个恋,有必要把自己搞得这么贱吗?”

彼时年少,本就一副吃软不吃硬的脾气,借着酒精,我更加张狂放肆。

你再冲我逼逼一句,我从这里跳下去你信不信!

我指着桥下那个黑魆魆的河岸,毫不示弱。

你有种你就跳!

他把脸扭过去,烦躁地点烟,回头一瞬,我纵身一跃,屁股跌坐在桥下一团湿软热乎的泥土上。

他有点慌,但赌气不管。另外一个朋友,赶紧从桥畔蹲下,企图扯我上来,伸手够不到,只能绕到桥头奔下来,在夜色中两头劝和。

过后才想起,那团泥土之所以湿润温热,是因为吵架前,他和朋友刚站在桥上往下撒了两泡尿……

第二天酒醒,从桥经过,探身往下看,不禁腿软。两米多的高度,干枯的河岸上布满了各种尖利的碎石块和玻璃碴,而我昨晚恰巧坐在唯一一片泥土上。

后来他说,你真的牛逼,我们两个大男人都不敢摸黑跳下去,你敢,果然大爷脾气,惹不起。

如果是白天,如果没喝酒,任他骂死,恐高的我也不会往下跳。

本想“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奈何变成“酒不醉人人自醉”。

只有我知道,那天晚上,他把我骂醒了。像是给疯癫的人当头一棒,彻底醒了。

我吃了一口烤鸡翅说,高台没有,我可以掀桌子啊。掀桌子不要紧,你看看周围喝酒的这些,一个个社会老大哥的模样,我怕闹起来人家不打我一女的,打你。

他微微一笑,我也是30岁的社会老大哥了,谁怕谁,你只管撒酒疯。

我这辈子大约再也不会撒酒疯了。有些事,过了那个年纪,就再也没有做的冲动。

现在算算,我们是大学同学,认识的时候,还不到20岁,转眼就奔三了。

成年人,要懂得克制,就像我和他的感情。

当年他陪我去看梁静茹的演唱会,全程冷静地看我哭成狗:

作为“报答”,我要陪他去看他喜欢的五月天,无论哪个城市。

前提是我没有男朋友啊,如果有了男朋友,他会吃醋的。

没准我比你先脱单,到时候我就拉着别的姑娘去看,顺便开个房。

后来还是我陪他一起去大连看五月天。

我一个伪歌迷全程手舞足蹈,看他一真爱粉坐在旁边,对着舞台,冷静地像条狗。

那天晚上喝了酒回去睡觉,一间房两张床,一觉到天亮。

做人要有良心,兔子还不吃窝边草,感情这事,当然不能向最好的朋友下手。

记得有一年假期,两人都无所事事,报了大巴团去旅游。在古城的小酒吧喝了酒,半夜踩着被露水打湿的石板路,一起回酒店睡觉。

还是一间房两张床,一觉到天亮。

最后返城,下车时团上一个大哥问,你男朋友怎么不和你一起回去。

我愣了一下,没有反驳,只说,嗯,他家住得比较近,所以提前下车了。

有些事情,跟外人是没办法解释的。

比如和不是男朋友的男性,睡一间房,你说你们只是好朋友,谁听都觉得婊里婊气。

喝酒的时候,我们俩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回忆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聊现在的一地鸡毛。

他不再像以前一样,夺过我手里的烟掐掉,而是吐槽我的烟越抽越溜,然后继续拿出两支,一支先点燃给我,一支给他。

我说,你该知足啊,上哪还能找到我这样的女神,大半夜陪你拼酒抽烟吹牛逼。

他说,十个能砸到八个。

嗯?

陪我抽烟喝酒的姑娘,十个能砸到八个。

哦,就你狭窄的直男社交圈,这种得收费吧。

他吐了一口烟,300,500,1000,收费不等,看服务。

我这种的,论行情,值多少?

平胸没市场。

你大爷!

他说这家的啤酒,一开始还挺好喝,现在被我带的他也上头了,越喝越苦。

我现在喝起来像水,寡淡无味,就是头越来越晕。说完我忍不住把头埋在桌子上,开始晕眩。

哎,别怂,起来,我跑了30公里过来,你就这样陪我的?他贱兮兮的,开始用手拨我的额头,扯我刚能扎起来的小辫子。

今晚的一条微信:“喝酒吗?”,他跑了30多公里过来,把车放到公司,又打车来我这里。

为此我还发了一条朋友圈:

“能一句话跑30多公里过来陪你喝酒的,应该是真爱啊,奈何发展成了性别不分的铁磁。

他记住了“30公里”这个梗,还不忘问我铁磁是什么意思。

我说,是铁哥们。

不,你永远是我的女神。

恩,我知道。

进了小区,他放下我,一起悄声爬楼,中间还不忘吐槽我家楼层太高,七层。

本想请他住酒店,查了下,当晚房价翻番,心里忍不住骂那些赶在情人节出去开房的情侣们。

把房间留给他睡,我睡舍友的房间,今晚七夕,舍友去小男友那里甜蜜。

家里没空调,我的房间通风比较好,所以晚上连风扇都没开过。他却一直小声嚷嚷热,问我有没有扇子。

把舍友的大风扇搬给他,结果那晚我在闷热的小房间,热到睡不着。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十点半,家里空空荡荡没有人。

我问他几点走的。

他说大约7点。

我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我还到你房间给你打了声招呼。

我说我知道,我还搂着你睡了一会。

恩,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 End -

作者:米粥感性大于理性的金牛女,痴迷阅读与写作,写自己的故事,说你的心声,穷困潦倒,渴望暴富                         

图片|花瓣

音乐|好朋友只是朋友-郁可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