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紧张,我想跟自己聊聊

特别的觉察

这是昨天去参加省名师学术研讨会的路上,我发的一条朋友圈。

我在期待,期待着自己会在看到什么场景,听到什么声音的时候心跳加速开始紧张。

心跳开始加速了。在我晚上吃饭的时候,高级正高特级的名师身上仿佛自带强大的气场和磁场。这种气场冲击着我的内心,想到在他们面前说课,我开始紧张了。但是又不由自主的被他们的磁场所吸引,让我想去接近,特别是以这种说课的形式,竟然可以让上百的专家名师在十分钟内听我一个人的分享,用这种方式得到名师的点评和指导,我又特别的激动和兴奋。


人体的免疫防线 说课

从中午吃完饭我就开始给自己舒压,开始回忆在过往的经历中,与其说战胜紧张,不如说是与紧张和谐相处。

第一阶段:被逼着不允许紧张

重要的但非必要的起点:

第一次登台,是2008年大一期间参加的校级辩论赛,与我的学长姐组成一个团队,与历史系辩论,赛题我还记得:外来人口对一个城市的影响,好OR坏!


辩论赛  左二是我,永远二

这次辩论赛,不能说是失败,对于我自己的表现,被对方二辩三辩点名,噎住喉咙,脑袋不转,愣是站着那不知道回应什么。

四年前的我会说:为何当时不找个地缝钻进去?

现在的我会说:庆幸你的脸皮够厚,没有留下心理阴影啊!!!

当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仗着自己小还是怎么回事,我愣是没觉得这件事很丢人。


第二次登台,是大三期间,跟着我的老师参加北京的夏令营,我算是助教老师了。


台上的不是我

作为助教老师,我需要在这么多学生面前,在台上,发表我的带团宣言,还要为学生在台上讲话做榜样。这个身份就不允许我怂。心里无限紧张,却在孩子们面前表现的跃跃欲试,只要有机会就往台上冲。冲着冲着,我也忘了自己是不是紧张。


第三次登台,是我实习期间的汇报课和班会课分享。我实习期间在南京二十九中高中部实习,非常幸运的是我的指导老师是南京生物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肖其敏老师。别人实习在改作业,我的实习是磨课上课参与班级大大小小活动。


生平第一次公开课

第一次公开课,我们教院的院长、生化院院长和老师们、二十九中生物老师、一起实习的同学、还有我的学弟学妹,加起来听课的老师就有50人。我当时的紧张程度,忘了。我就记得我怎么不紧张的。

我躲在一个角落,打电话我男朋友,现在的老公。我还没开口说话,他用很低沉的快语速说:先挂了,我在蹲点,带了防割手套,穿了防弹衣,准备抓人了,挂了啊。

哦。好的,小心!

我真的不紧张了,我当时脑子里就转着一个念头:

我上节课会有生命危险吗?

不会

警察叔叔抓人都不紧张,上节课有什么好紧张的。

释然!!!!

他们是学生,我是老师,老师在学生面前紧张,算怎么回事!

释然!!!!

一切顺利,收获了非常多的表扬,满满的能量!


班会课


听课的班主任们

在这场班会课上我有三分钟的发言时间,紧张的。但是在我前面是学生发言,看着这些高一的学生流畅自信的发言,又一次被逼着不能怂,装也要装的无比轻松自信呢。

肖老师说我的发言非常好,最让我觉得很有成就感的是,在下一周的班会课时间,我发现有一个班的PPT上写的是我发言的内容。

第二阶段:说不清,道不明,也是被逼的多,但是更多了前期的大量准备


百年灌云《为了谁》
元旦《听海》
现代化创建讲解员
演讲比赛主持人

工作后,承蒙领导各种信任,甚至觉得我普通话好唱歌就一定好,用嵇校长的话说,我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再加上领导的信任我不想辜负,活动来,我就接,接下来我就好好准备。

那段“抛头露面”的时间里,我真的不是不紧张,而是我掩饰的很好!

第三阶段:大量的学习外加死磕“手抖”这件事

有一件事,现在再谈我已经很坦然了。那就是我紧张,我能控制好我的声音,但是我控制不了我的手。手抖的让我想立刻离开。我心里很难过,慢慢的成了心结。好在,我不是那种遇到问题会逃避人,我带着我的心结到处寻找机会去解开。


在声音的课上,我勇敢的拿起话筒表达,虽然无限的担心自己的手抖会被发现。

在品思的思维导图课上,只要飞笔老师给我机会,我就勇敢表达我的想法,那次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害怕紧张的一个原因是:担心自己的分享对于其他人没有什么价值。当我发现手开始发抖了,我就换只手,实在不行,我就两只手抱着。

师父的记忆课程,我紧张,但是我接受!


品思E3的课程,我当抛球模块的小小老师,讲解抛球的方法!

在这个阶段,我处在与紧张并不相杀,也不相爱的阶段,我接受它在我的体内游走,或是波涛,或是暗潮。

第四阶段:“手抖”心结打开


我的飞笔老师

这张照片,对我来说,太珍贵!

这是在品思的T1讲师班上,明天就要教学考核,我无比纠结要不要拿话筒。因为我还是担心,担心话筒会增加我的负担。我找飞笔老师聊我心中的焦虑。

飞笔老师跟我说:如果你觉得真的是很大的负担,那不如暂且放下。因为我们毕竟是讲师班目的是考察教学,不是心理障碍的突破嘛?!但是,如果你觉得还OK?可以试试看。

OK吗?

只要死不了,OK的!


比赛完,哭成泪人

这是那天,比完赛我的状态!哭的已经完全不能控制!

不是因为手抖了,

是David老师说我的课没有达到他的预期。

我把太多的精力放在克服紧张手抖这件事了,一边备课一边时不时的会焦虑,我的创意,我的灵感似乎都因为我焦虑被屏蔽。那天我真的非常非常难过。

但也是因为这节课,我发现过多的关注紧张本身会让自己如此的耗神。在短短的十分钟教学过程中,我无数次的刻意去感受自己的手,

没抖,

很棒,

还没抖,

不错啊。。。

课上成什么样了,忘了,很糟糕!

从这次课之后,我的心态转变了很多,我把注意力刻意的放在我要做的事情,你要问我怎么刻意怎么训练,我似乎也回答不好,有一种改变可能就是痛苦久了,在一次事件中感受到不放下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折磨自然就放下了。是不是佛说的,放不下,是因为不够痛。我也不太清楚。


心结打开后,人也变得更加专注了。


职场赋能班

我喜欢这张照片里疯魔的自己。

职场赋能班,老师让大家给自己的工作热情打分。我打了十分满分。

工作,不,应该是教育教学,达到十分是什么样子?


当时发的朋友圈

我喜欢那个时候的自己。专注分享,专注心中的热爱。

第五阶段:说不清,想想再总结

2020省优质课

磨课的时候,我发现个问题,学生热情,我热情我放松;学生冷脸,我冷脸紧张。紧张到会出现口误。会感受到心脏的跳动,感受到不能全身心投入的不舒服感觉。李主任说我的课理性大于感性,雪梅校长说全程看不到我的笑脸。我以为是长期在农村中学教学为了管理好课堂纪律练就的会管理纪律的表情,直到一次活动。

在这活动中,我跟着我们连云港的高雁老师,手机开着录音,我想知道她进组的时候都跟学生说什么,听完她的课,我只在笔记本上写下一个短问:

你真的爱学生吗?

我当时的回答是:不爱!

我忍不住哭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爱学生的,后来回去后写了一篇追问《关于冷脸上课的追问》。

我决定从笑开始,从温柔开始。

用我的热情点燃孩子的热情,而不是期待遇到一群热情的孩子。当我笑起来,心也温柔起来,这种感觉很好。

省优质课,紧张吗?

当然紧张,但是我用笑容告诉孩子们,我是个很好相处的老师。

所有即使课上学生成果汇报的时候,学生不是很积极,但是我的状态依然很好。我需要做的是如何调动孩子们的积极性,给他们提供有利于成果汇报的引导工具。


回到昨天的名师研讨会。


名师研讨会

前期,不紧张,是真的。

我一直专注在我的说课要如何安排,怎么设计,再加上好不容易比赛结束,我需要休息,没空紧张。偶然想起为什么自己不紧张的时候,有种自我调侃的感觉。

来到会场,紧张,是真真的。

这样自带强大气场的平台,我不可能不紧张,但是我刻意转移注意力,更重要的是,我会努力排除所有我能想到意外因素。比如:说课的讲台是什么样的,桌子的摆放,电脑的音频是否能用,我的展示是否清晰。。。。也是到宾馆了,我才发现我的实物展示,后面的老师根本看不清,临时自己在宾馆想方设法搭架子,拍了视频。

我告诉自己,准备好,你需要做的不是关注紧张本身,而是考虑还有没有你不确定的因素,你可以提前解决使自己安心。

讲的过程中紧张吗?

当然。

放在鼠标的手抖过,我不去强迫自己不抖,我把手松开,让手放松一下再操作。没什么大不了!

我关注的是什么?

我表达的内容清楚吗?

真的热爱吗?爱,就别让紧张掩盖了你心中的热情,真诚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