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3

布谷鸟叫的时候、回家收麦

离家已很远

流浪已很久

故乡在异乡的梦里漂泊

每当布谷鸟叫的时候

知道麦子黄了、要收割了

那镰刀的银光曾充满希望

那弯腰的瞬间

汗水曾湿了眼帘


搓一把带麦芒的麦子

嘴嚼饱满的籽粒

牛奶般白色的淀粉

吸进胃肠

香香的面筋带着泡泡糖的柔软

在舌尖上转

赤脚坐在田畔的少年

可曾老去


扭一支麦笛

吹出清脆的音符

那是阳光:空气、野花汇合的声音

那是儿时欢乐的记忆

麦花萍仰望过它的喜悦

白杨树上的鸟儿听过这声音

涝池的蛙鸣聒噪过耳膜


过了多少年

也记不清了

麦花萍在麦田里消失了

场畔的老白杨被挖了

蛙鸣的涝池填平了

那挂在土墙上的镰刀

已锈迹斑斑

像流血的夕阳

那黑发少年添了几许白发

站在异乡张望


故乡啊故乡

麦子的香味很爽

麦子的波浪依然在心里荡漾

布谷鸟叫的时候

就想着回家

回家收麦子

回家看老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