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书屋]我的舒先生

转 - CL/htm_data/1910/7/3676740.jpg

今天是悲喜交加的一天,她方渺喜提人民教师职称一名,并成功地讲了人生第一堂课,效果甚佳,于是就在得意忘形下也成功地在楼梯上绊了一跤摔下来,成为她教育生涯中最不堪回首的一天。
方渺龇牙咧嘴地坐在地上看向楼梯上方绊她一脚的罪魁祸首,白板鞋,黑裤子,黑色风衣,身姿挺拔,手上拿着本书,脖子上戴着工作牌,俊朗的脸上还戴了一副金丝眼镜。
方渺眼里闪过惊艳,啧啧,这标准的斯文败类形象啊,这不就是最近她们女老师群里热度话题不断的新来的副教授舒之行吗,那时她在紧张着自己的第一节课,没有参与,只是照片一瞥过去隐约记得了样子,这么近距离看着这张脸,的确足够在群里引起一阵腥风血雨了。
她捕捉到的最重要的一条信息,单身!
对方似乎也没有想到她会摔下去,在上面愣住,低垂着眼看她以别扭的姿势坐在地上,额前细碎的刘海稍稍遮住了眼睛,因为惊讶而嘴巴微张,看起来莫名有些可爱。
方渺心一跳,好吧,看在他长得那么好看的份上就不同他计较了,方渺轻咳一声,调整语调,对着舒之行轻声说道,表情痛苦,“同志,过来扶我一下。”
舒之行闻言赶紧走下楼梯轻轻扶起方渺,声音带着歉意,“你怎么样了?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
方渺趁机靠在舒之行手臂上,把整个身体重量都放在他身上,舒之行身体明显地踉跄了一下。
“……”
刚想说话的方渺瞬间黑了脸,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说她胖吗?!她一米六五一百斤很正常的好吗!这人怎么那么弱,以后怎么抱得动她,不过读书人嘛文弱一点也是没有什么的,嗯,对。
舒之行见方渺不说话,再次开口问她,语气带着明显的焦急,“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啊,伤着哪里了?”
摔下来的一瞬间倒是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痛觉才后知后觉地蔓延全身,摔下来的一瞬间她做了保护的姿势,倒不是伤得多重,只是手擦破了皮出了些血,碎石子压在手心里看起来比较严重,还有脚好像扭着了。她从小练武倒是觉得没有什么。
方渺眼珠子一转,不过,她也是柔弱的小女子啊。
方渺眉头轻皱,泫然欲泣,显得楚楚可怜,“我脚扭着了,好痛,好痛啊。”
方渺典型的巴掌脸,脸上略施粉黛,睫毛浓密,显得眼睛大而无辜,她不知道靠着这人畜无害的外表在跆拳道赛场上撂倒了多少大汉,躲过了多少来自父母的教训,嘴巴一撇,眼泪一掉,不管老妈多生气,女儿奴老爸立马背叛组织上前护住她,留得老妈恨铁不成钢地指着老爸大怒“你就宠坏她算了”,屡试不爽。
舒之行纯情得像个小男孩似的耳根红爆,方渺在心里偷笑,抬起头望着舒之行,继续道,“你送我去医务室可以吗?”
舒之行眼睛瞥向别处,低低地应一声,“行。”
现在是上课时间,路上没有几个人,舒之行扶着方渺,方渺一蹦一跳地走着,像个乌龟似的慢得很,舒之行犹豫了一下,对方渺说,“要不我背你去吧。”
方渺一惊,这发展节奏有点快啊,不过她喜欢!
方渺立即答应,“好啊。”
舒之行在方渺面前蹲下,转头看她,初秋午后没有那么炎热,但是方渺还是出了些细汗,汗珠在阳光的照耀下脸上像有细细的钻石一样亮晶晶的,方渺的眼睛也很亮,舒之行不自觉视线往下移到方渺的嘴唇,看起来娇嫩红润,整个人像是在发着光一样,舒之行这回是脸上红了,他抿唇说道,“你上来吧。”
背上传来的温度和来自少女的馨香一同传遍舒之行全身的细胞,这是真实的,是真真切切的,舒之行恍惚了些许才慢慢向医务室走去。
大学林荫道路,秋叶簌簌飘下,阳光细碎洒在他们一步一步走过的路上,方渺趴在舒之行的背上,开心地晃了晃脑袋,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她熟悉的风景,六年时光她竟在当上老师的时候才出现了她心动的人,这是要她来一场校园黄昏恋的节奏啊,这脚扭着值啦。
方渺绞尽脑子在想着要说什么话题比较好,于是决定先把基本信息搞清楚,“老师,你是教什么的啊?”
舒之行,“你看看我的工作牌。”
方渺便伸出手拉起舒之行脖子上吊的工作牌,用她清丽甜糯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念道,“舒之行,化工学院,副教授。”方渺故作惊讶地“哇”了一声,男人都是想被夸奖的嘛,“你是副教授了?那你年纪不是很大了?看不出来啊,舒老师看着很年轻很帅啊。”
舒之行好像一直在压抑着什么,听到方渺的话,浅浅地呼出一口气,才开口道,“念xing,不念hang,还有,我不老,也才三十有二。”说完最后一句话,舒之行仿佛要证明自己真的不老,把方渺往上掂了掂,证明自己很有力量。
方渺便顺势抛出自己的问题,因为她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八卦群里的信息不一定准确呀,万一信息错误,撩到有妇之夫那不就罪过大了,“舒老师,你婚否?或者你有女朋友了吗?”
舒之行眨了眨眼,温柔地笑,“如果我有对象就不会背你了。”
好男人!
方渺脸上都笑开了花,“我看舒老师年纪也不小了,该找个人了,舒老师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给你介绍介绍呀。”我给你介绍介绍自己呀。
舒之行腼腆地笑了笑,“我喜欢你这样的。”
方渺愣了一下,“??”
方渺也权当他在开玩笑,自己也笑嘻嘻地说,“好巧啊,我也喜欢你这样的,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在一起好了?”
“好啊。”
“What??”
———
方渺今天第一天开工,只有上午的两节课,脚伤得倒是不重,回家休息几天便好。
看完病,舒之行又背起了方渺把她慢慢放到自己车上的副驾驶送她回家。
这进展得飞速啊,方渺坐在座位上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时不时偷偷瞟一眼舒之行,欲言又止。
在等一个红灯的时候,舒之行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方渺,“密码是0414,存一下电话号码和微信,没有女朋友的联系方式怎么可以。”
一个行动就把方渺心里的疑问轻松搞定,方渺不再纠结,红着脸接过手机存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微信,还把微信的名称改为“喵喵宝贝”。
舒之行瞥了一眼看到没忍住笑出了声。
方渺瞪他一眼,“笑什么笑,喵喵是我的小名,我是你女朋友叫我宝贝怎么了?”
舒之行点点头,“对对,没错,这个名称很是可爱。”他嘴角的笑意一直压不下去,干脆随了心意扩大了笑意,整个人都生动了起来。
舒之行长相偏清冷,可是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是冬日里和煦的阳光,方渺又看痴了一瞬,赶紧转头,按住自己怦怦乱跳的小心脏,小声嘀咕:“笑得那么好看干嘛。”
方渺在学校外面租了一个小公寓,没有多久便到了,舒之行以方渺腿脚不方便的原由又背起方渺成功进入了公寓,然后说到了中午该吃午饭了围起她的围裙在厨房里面忙碌了起来。
方渺坐在沙发上一边敷着脚一边和闺蜜在疯狂聊天今天是怎么靠着一条肿得像猪蹄的脚撩到了学校大名鼎鼎的男神舒老师。
第一次见面就确定关系,还在确定关系第一天就成功进入女生的家里洗手做羹汤,这速度怕是要上天脱离地球引力去和太阳肩并肩了,闺蜜最后总结“你这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啊。”
其实静下心来想想今天,她严重怀疑舒之行对她不是一见钟情,他在看她的眼神,特别是在楼梯上望着她的那一眼,眼里仿佛沉着一方岁月,悠远眷恋,方渺感觉到舒之行之前便认识了她,但是她实在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舒之行,可是又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难道他们上辈子他们是夫妻?他没有喝孟婆汤存留着记忆来这一世找她了?
真是脑壳疼。
没有多久舒之行便做好了饭,简单的两菜一汤,卖相还行,味道倒是不错,方渺满足地吃完了饭,舒之行收拾了一下简单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毕竟他下午还有课。
过后两天恰好是周末,方渺便安心地待在家养脚,若不是七点半一大早舒之行便来敲门的话她可能会更好。
方渺蹦跶着去给舒之行开门,睡眼惺忪,语气不善,“我说舒老师,你怎么一大早就来了?”
舒之行提了提手里的早餐,笑着说,“一天一夜没有见到我的女朋友了,有点想她,就借着早餐的名义来敲门了。”
“……”这嘴甜得,她好像生不起气怎么办。
舒之行扶着她进去坐到餐桌上,方渺打开包装,是她最喜欢吃的小笼包和豆浆,方渺拿起一个就想要放到嘴里,突然被舒之行握住手臂,方渺不解地望向他,“??”
“你好像还没有刷牙。”
“……”
吃完了早餐方渺反而睡不着了,舒之行待在她家好像完全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方渺想了想,对舒之行说,“我有个小小的电影屋,要不要去看看电影?”
舒之行没有异议,“好啊。”
方渺拿出她珍藏的碟片给舒之行选,“你喜欢看哪一个呀,你来选。”
“选这个《霸王别姬》吧。我很喜欢它。”
方渺惊喜地说,“我也是诶,我都看到了很多遍都没有腻。”
方渺兴冲冲地去放,然后赶紧回来坐着等影片开始,在等缓冲的时候,方渺又问舒之行,“舒之行,你看电影的时候是喜欢一边讨论剧情看还是不喜欢说话啊?”
舒之行一边剥着杏仁一边说道,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我喜欢说话,互相分享自己的感受,一部好的片子是值得反复探讨的,说不定会有着新的思想的碰撞,这个过程是很愉悦的。”
方渺眼睛都亮了,“我也是我也是,你不要嫌我吵就行,我还怕你嫌我吵呢。”
舒之行把剥好的杏仁放到方渺的手心上,“我怎么会嫌你吵,你怎样我都喜欢。”
方渺愣了一下,脸上爆红,幸好灯光暗淡看不清楚,这个舒之行有点撩啊,她方渺可不是认输的人,方渺拿起一颗杏仁放到舒之行的嘴边喂他,“我们行行那么会说话,奖励你一颗。”
舒之行促狭一笑,张嘴咬住杏仁,薄薄的嘴唇轻轻碰着方渺的手指,滚烫热烈,方渺赶紧缩回手,假装无事的吃起了杏仁,眼睛直直地盯着屏幕,舒之行看着这样的方渺,暗自发笑,也转过头看向已经开始了几分钟的电影。
两个多小时的电影竟在他们热烈的探讨中过得这样快,方渺还有些意犹未尽,她从来没有这么尽心地看过一部自己很喜欢的电影,闺蜜不喜欢看电影,偶尔陪着自己看的时候也只是在旁边吃着东西听她一个人在叽叽喳喳,这次舒之行的确给了她很多惊喜,她发现他们在很多想法上竟是出奇的相似,真是让人意外。
看完了电影,便出去休息给眼睛放放松,方渺躺在阳台上的躺椅上,悠闲地扇着团扇,她在阳台上还种着许多的花花草草,已是夏末,但是她种的茉莉花还在开放着,清雅幽香的香味在阳台飘着,舒之行拿着她的水壶在慢悠悠地浇花,看他娴熟的样子也像是种着花的人。
方渺开头询问,“你也种了植物吗?”
舒之行一边浇花一边搭话,声音清润,“是啊,我家里也种着许多茉莉,有机会你可以去看看。”
“你很喜欢茉莉吗?”
“对,‘冰雪为容玉做胎,柔情合傍琐窗隈。香从清梦回时觉,花向美人头上开’,我喜欢这花其中还有个故事,等你来到我家看看它们的时候,我再讲给你听。”
说完话舒之行回头望了方渺一眼,眼底浓烈的情感快要抑制不住,可是方渺闭着眼睛休息没有看见。
方渺只是应着,“好啊。”心里却是有点吃味,听着字行里间,这故事十成八九和前女友有关,还要说给她听,看看,这还是人吗?太没人性了!
————
整个周末舒之行都来方渺家陪着她吃饭,看电视,闲聊,备教案,星期一的时候方渺在早上有课,方渺不想在工作的第一个月就请假,便穿着平底鞋慢慢地走也看不出什么事,舒之行便一早去接方渺到学校,送她到办公室,又送她到教室,这下好了,几乎全学院的老师都知道他们在一起了。
她在的八卦群里像炸开了锅似的,回到办公室,一群八卦的女老师们立马围了上来,好言相劝威逼利诱要她说出是怎么拿下学校一枝花的。
学校最美的女老师和最帅的男老师竟然“暗度陈仓”,这可打得一众还未来得及出手的姑娘男士们措手不及,暗自伤神啊。
方渺招架不住,只得借口说找舒之行有事逃脱魔掌,拿着包包在同事的暧昧声中尴尬地走出去。
方渺找到舒之行的办公室,却被告知舒之行老师去化学实验室了。
方渺又慢慢走到化学实验室,实验室里有舒之行和两三个学生,方渺站在窗户外面静静地看着他们。
舒之行正在拿着一管试剂略高于头顶,仰头观察,从侧面看着,那喉结格外的性感,方渺偷偷地咽了个口水,不想打扰他的工作,打算转头离开。
舒之行像是有感应似的忽然转头,偷看男朋友被抓包是一种什么样的尴尬啊,在方渺这是不存在的。
本来她只想看看舒之行工作是什么样子就走的,既然被发现了,那就光明正大地看好了。方渺眯笑着对舒之行招招手,然后手背在后面,略微点头,像个领导巡查似的。舒之行失笑,和学生说了几句便向方渺走去。
此时舒之行穿着一身白色实验服,和医生的白大褂有点像,一身严谨禁欲的样子,叫她方渺看了多心动。
待舒之行又惊又喜,放下手里的东西便走了出来,脚步有些急切,走到眼前,方渺便率先开口,拍拍舒之行的肩膀,“我们行行穿这个衣服真是好看,认真工作的样子更帅。”
舒之行显然被夸赞得很高兴的样子,眼底都盛满了笑意,他摸摸方渺的头,开口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呀。”
舒之行继续笑,“要不要进来看?”
“好啊。”
在舒之行的带领下消了毒,方渺穿上和他们一样的衣服之后进入了实验室,那三个学生非常有眼力劲地齐声喊道,“师母好!”
方渺笑眯眯地受了,也成功地取悦了舒之行,刚刚批评到一半的话就这样戛然而止。
舒之行他们继续进行他们的工作,方渺在这里面逛逛看看,不敢随便碰,看不了多久就坐在一个地方看着舒之行工作。
这一看便是到了午饭时间,舒之行想带方渺去外面吃饭,方渺拒绝了,说想要在食堂吃,方渺向舒之行解释道,“我读大学的时候很想来一场校园恋爱的,可是家里管得太严了,好可惜校园恋爱我都没有体验到,你看现在我们现在,虽然身份变了,但是还是在学校里面呀,所以你陪我来做校园恋爱的二十一件小事好不好。”
“哪二十一件?”
“这第一件呢是十指相扣走在学校的马路上,嘻嘻,我们现在实现了,还有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上课、一起下课、一起去图书馆自习、一起运动……我们一件一件实现好不好?”
舒之行想了想,“那刚刚算不算你在陪我上课?”
“嗯……算吧。”
——
方渺接近真相是因为一个人,当她看到“一方有欢”书屋的老板李碎来找舒之行的时候,李碎看到她也惊呼道:“老行啊你行啊竟然追到手了,没有给你的工资都要包到份子钱里面了吧哈哈哈哈哈。”
方渺开始还没有深究话里的意思,只是急切地询问老板,“李老板,你的书屋还开吗,都休息很久了。”她有一段时间在忙着博士毕业论文,几个月没有去看,谁知再去的时候已经关门了,她看的那孤本到现在都没有看到结局,每次想起心都痒痒。
李碎意味深明地指了指舒之行,“那要看这位爷了。”
方渺,“??”
李碎看她一脸懵的样子,又惊讶地对舒之行说,“你还没有告诉她?”
舒之行无奈地笑,“我还没有找到机会,就被你倒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下李碎不得不佩服起他这个兄弟来了,他不嫌事大地和方渺颠倒黑白,“姑娘啊,你男朋友可是瞒着你暗恋一个姑娘好久哦,那个姑娘啊又美丽又大方,你要小心了。”
听了李碎的话,方渺心慌了一瞬,脸上却是无动于衷,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样子,“知道啊,不就是我嘛。”
这回连舒之行愣了,“你怎么知道的?”
误打误撞的方渺,“What??”
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其实在楼梯间并不是舒之行第一次遇见方渺,而是专门在那里等她,只是没想到事情没有按他的预设发展,并且以非常迅速的速度达成了目的,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外表不是个累赘,吸引了其他莺莺燕燕,幸好也能吸引到了方渺。
如果可以待在方渺身边,他不在乎方渺看上的是他的外表还是他的内在,况且他有足够的自信用自己的魅力征服方渺,缺的只是时间。
而方渺吸引到舒之行是方渺在读博士的时候一个人出来逛街,站在和煦的阳光下,仰头望着“一方有欢”的牌匾,嘴角恰好勾勒的弧度,眼眸里面的光,也或是在阳光下红扑扑的脸颊上细柔的绒毛,舒之行站在屋里的窗户旁,看着方渺。
有些人,只要站在那里,不必媚眼如丝,不必嫣笑涟涟,他只一眼,便失了心。看见方渺的那一瞬间,一眼万年,应当是此。
“一方有欢”书屋是舒之行和李碎一起开的,里面为书籍分门别类,各自设计了一个小角落,多数是二手书籍,多是让客人来看书,借书,并不主张买书,有一些类别的许多书已经是孤本,这些是拒绝出售,只是抱着分享的心态摆在那里,其中九成是舒之行拿出来的。
这个店盈利并不多,多是打着“开都开了”的心态经营了下去。
方渺走进来,简单逛了一圈,然后待在古时孤本类别那里走不动道,里面的书类别繁多,奇异怪谈、政治大局、大官秘史、市井杂志等等,一晃神便看到了黄昏时,方渺才恋恋不舍地起身离开。
只是偶尔来一趟的舒之行自那天以后天天来书屋蹲守,他看方渺还特意记了看的那本书的页数和位置,便知道一定还会来。
之后方渺的确会时常来光顾,古时孤本类没有几个人来看,那里时常只有方渺,日子久了,有时方渺也会轻声打打电话,自言自语几句,方渺喜欢靠着书架看书,靠在书架另一边的舒之行自然也听得到。
李碎知道后时常拿捏着这个调侃舒之行,“唉,我们鼎鼎大名的男神舒之行同学竟然暗搓搓干起了偷窥人家小姑娘的事情来了,不得了咯,世风日下哟,斯文败类啊~”
然后实打实换来舒之行的过肩摔。
不过话糙理不糙,这么做的确不像正人君子的行为,导致心灵脆弱的舒之行同学好长时间没有再去书架旁坐着。
他最后见到方渺的时候是在书屋的门口,天色已晚,华灯初上,方渺穿着件浅蓝色羽绒服,戴着白色的围巾,几乎裹住整张小脸,她在打电话,在断断续续的话语中,舒之行总结出方渺回会留任当老师。
之后舒之行动用关系,打听了消息,跳槽来到方渺的学校,来一次光明正大的追求,然后……嗯……出乎意料得容易。
方渺听了满脸黑线,“所以给我写注解的一直是你?和我交流心得的也一直是你?”
舒之行点点头。
方渺扶额轻叹,“天呐,我还一直以为是李老板呢。我还在想李老板要不要邀请李老板吃一顿饭深入交流交流呢?”
了解方渺德性的舒之行立马黑了脸,“什么意思,你暗恋他?”
方渺赶紧摇摇头,讨好地笑,“没有没有!我只是敬仰李老板的才情,没想到是你,原来我们行行那么有才啊,我更喜欢你了。”方渺抱着舒之行的手臂摇头摆尾,一副撒娇的可爱样子。
人在路上走,粮从天上来,站在一旁的李碎,“……”
晚上的时候吃完饭舒之行送带方渺到楼下,又拉住方渺不给走,说,“我家真的种了很多茉莉,现在这个时候正是开放的好时机,肯定很香,要不要去看看?”
只想听故事的方渺点点头。
舒之行果真种了一院子的茉莉花,晚上八九点,茉莉花竞相开放,清雅幽香的香味沁人心脾。
方渺果真被惊讶到了,“你种了那么多啊,都是你在照料吗?”
舒之行点点头,“对。”
他知道方渺不会在读书期间谈恋爱,那他就等,三十年的光阴都是一个人度过,他想他不会着急这一年这一天,老男人的心一旦热起来,那可是不会轻易熄灭的。在这么多天不见方渺的日子里,他把全部的爱意都奉献给了这一片茉莉花。
他以为自己的爱是深沉淡定的,可是在开学的第一天他还是忍不住像个毛头小子似的在方渺上课的教室外面默默等了两节课,只为了制造个所谓的偶遇,他觉得幼稚至极,却没有迈开步转身离开。
晚风习习,方渺的裙子被吹起了一角,露出白皙纤细的小腿,竟是比茉莉花还要纯白似的。舒之行心神荡漾了一下,轻咳一声,轻声开口道,“我遇见你的时候是四月,晚上回来的路上我闻到了茉莉花香。
那一瞬间我脑中又浮现出你穿着白裙的样子,好像你啊,我心中便萌发了种它的想法,之后遇见你一次我就种一株,不知不觉便有这么多了。”
舒之行搂上方渺的肩膀,转头望着他自己精心照料的这片花田,“茉莉花在爱情上表示纯洁真挚的爱,所以我想把这一片都送给你,向你表示我忠贞的爱意。”
舒之行又轻轻揉了揉方渺的脑袋,柔声说道,“今天据我爱慕于你已经有1054天,我们在一起虽不过一个月,但我知道你是欢喜于我的,所以我不想再等到下一个春天了,我把它们绽放了最美的样子送给你,希望你喜欢。”
说好理科男都是超级大直男呢,她家这位怎么那么会说话啊,方渺被感动得心都化了,主动伸手抱住舒之行,眼眶湿润,“谢谢亲爱的,我很喜欢。”
舒之行被一声亲爱的叫得动了情,搂紧了方渺,丢出一个大炸弹,“干脆我们明天就去领证?”
“What??”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