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

昨天同村的一个婶子给华子安排了一场相亲,约的是今天下午。

华子心里很是纠结,如果这次在黄了,自己就奔四了,以后会不会就这样一个人单过下去了。

华子今年36了,按照他们当地农村的虚岁算法都38了。他同龄的很多人都做了爸爸了,只有他这么多年一直找不到对象。

不过这也不能怪华子,家里的条件在那里摆着呢:父亲多病,母亲好赌,原本家里就是靠着每年种地的一点收成维持生活,可是全被母亲拿去输掉了,年年欠债。

大哥四十才找的大嫂,大嫂比大哥还大一岁。大嫂在十里八乡是出了名的手脚不干净,而且凶悍,曾经把她娘家隔壁的一个妇人打得满脸流血。

嫁过来后,他们家也是更乱了。以前只是穷,如今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大嫂骂母亲是赌鬼,母亲骂大嫂是小偷。

家里常常是一团乱遭,乱哄哄的惹得外人议论纷纷。

听介绍人说这次的女孩是二婚的女人,带着一个女儿。人很实在,是个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主儿。

二婚不二婚的华子已经不在意了,只要能脱单就好了。一次次的相亲失败已经让华子的自信心降到了极点。

上次相亲的那个女孩华子还记得,虽说年龄还不到三十,可是人已经胖的快走不动了。从远处看就像是一只摇摇晃晃的企鹅。

在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就把华子电话拉黑了。后来华子听说是人家家里人来打听了,对他复杂家庭环境很不满意,而且一家子人都住在一个院子,人家怕女儿过来受委屈。

华子想,这次需要先跟女方说清楚,自己是要搬出去的,只要女方同意跟他,他们就搬到另一处老宅,华子有点积蓄,可以把老宅翻盖一下。

整了整自己特意去买的衣服,洗把脸,站在镜前仔细的看了看自己:还算俊朗的脸上眉头深锁,给人的感觉就如同遇到了什么困难的事情一样。

华子知道是这些年家里这些事情和自己一直找不到对象造成的自己现在的愁容,没办法,相由心生,想要舒展开眉头,还要日子过得顺遂才行呀!

华子一眼就喜欢上了前来相亲的女人,女人干净清爽,白皙的脸庞上流淌着温柔和笑意,让人看到心生暖意。这是华子长这么大不曾感受到过的温暖。

华子接触的女人就是母亲和大嫂。母亲常年来就是急匆匆的不呆在家里,说话也是匆匆的,让人很难感觉到温暖。

大嫂更不用提了,自从来到家里,那就如同河东狮吼一般的犀利,把家里闹得是天翻地覆的。

女人叫青儿,说起话来柔声细语,如同泉水装在了玻璃瓶,发出的声音清脆又空灵。

青儿对华子比较满意,她说自己不怕吃苦,只要华子对她女儿好就行。唯一的要求就是华子要搬出他那个家单过。

看来青儿是打听过华子家的情况了,不过这也是华子想说的,如今是想到一起了。

回到家,华子就跟母亲商量起来这个事情。母亲一听儿子相亲的对象同意跟自己儿子过日子也是很兴奋。就跟儿子聊起来老宅翻盖的事情。

突然们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大嫂进来了。

“想要自己出去,把两个老弱病残的留给我,没门!”

“告诉你,老宅是你大哥的,当初娶我的时候是说好的,怎么现在想反悔吗?”大嫂站在门口,插着腰,仰着那一脸横肉的脸,两个朝天鼻呼呼的冒着粗气,似乎是谁欠了她银子一样。

“那你们可以搬出去呀,这么多年怎么不般呢?”华子也是着急了,回了一嘴。

“想让我们搬出去把这边的大房子留给你擎现成的,没门!除非把你们把老宅给我盖的漂漂亮亮的,我才会搬出去!”

当初是说过老宅给大哥,可是大哥结婚这么几年了,一直呆在家里不肯修老宅搬出去,自己也是没办法才这样做,如今大嫂又出来拦着。

给他们翻盖老宅,父母是没有一点钱的,华子那一点积蓄即使全部拿出来给嫂子,嫂子也未必会满意。

“你要不要脸呀,两个宅子你都霸者,华子怎么办?”

“你说谁不要脸呢,你们一家都是骗子,当初你们.....”

华子看着母亲和大嫂你一言我一语的又吵了起来,起身离开了。

想着青儿那清澈的眼神,那泉水般的声音,华子点起一支烟。好久不抽烟了,这会儿想抽一支。

现在的家嫂子占着不走,老宅嫂子又不愿意给自己。华子蹲在地上,使劲的吸口烟,看着太阳慢慢的西沉,不一会儿就没有了光辉。

嫂子是个胡搅蛮缠的人,道理讲不清楚。大哥又十分的怕老婆,什么事都唯老婆是从。

不能在这样僵持下去了,华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来想去,一夜未眠。感觉天快亮了,就起身点了一支烟。

“不行就到镇上去买个小房子,”这个念头闪现在了华子的脑海。华子把烟头扔在地上,转着脚尖踩了几下。

前几天一个哥们跟华子说起自己在镇上买的房子,说让华子也来镇上。可是华子觉得房子太贵了,自己的钱只够付个首付,家里还是这样的情况,就没有去看。

如今看来是要去看看了,想着青儿那白皙温和的笑脸,华子似乎看到了希望。

“现在就去看房.....”华子嘟囔了一句,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正准备出发的华子身上,华子感觉自己冰冷的身上开始有了丝丝的暖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