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尊严地失去比盲目地爱要高贵的多

字数 3077阅读 778

这世上再美好的爱也不会毫无瑕疵,我们所能追求的只不过是相对的完美。如果非要把感情里的所有角落都巨细无遗地暴露在阳光下,便必然感受不到幸福。

有时候,有尊严地失去比盲目地爱要高贵的多。

倪诺是我的室友,人美嘴甜,还胸大。简直是人间尤物。相处这么久,因为我俩的性格互补,半年来从来没有动过换室友的念头。

傍晚,我甩掉脚上的高跟鞋进屋,她正敷着面膜,翘着脚吃凤梨。脚边是那个硕大的挺着肚子,嗷嗷待产的袋鼠。家里的垃圾桶是倪诺挑的,一只造型可爱的袋鼠,将它的头往后翻就能张开嘴吃下垃圾。刚搬进来时,我们去超市买生活用品,倪诺看到这个垃圾桶就抱着不撒手了,说这样就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随心所欲地给它喂垃圾吃了,解气。

跟袋鼠的仇要追溯到三年多以前,她读硕士时的男朋友一毕业就签了国内有名的“企鹅”,二话不说打包行李飞去深圳,信誓旦旦地表示工作上了轨道后再想办法调回上海来。人在热恋时往往充满信心,以为无论如何都会与对方走到最后;而正是这份笃定让他们忽略了将要面对的一切变化。

距离拉远后,两个人不再生活在同一张时间表上,不再沿着统一的轨迹运行自己的人生,缺乏异地恋经验的他们开始把握不好交流的时机,开始隔空吵架,开始各有各的委屈,开始减少对彼此的谅解,不出两三个月就吵到要分手。倪诺知道自己提分手实在有点冲动,她以为他还会回来找她。但是他一直没有。她以为他会立刻收拾行李飞回来,或许他也在以为倪诺会飞到他身边。

他们对彼此感情的信心,终于被时间偷换成了无疾而终。有时候我都会有些疑惑,倪诺对男友候选人的挑剔究竟是真的全部出于理智,还是因为仍然孜孜不倦地恨着某只袋鼠。

她躺着说了一句:袋鼠回来了。约我周末一起吃饭。

我把她拽过来按倒在沙发上,“趁你戴着面具不用让我看见表情,赶紧老实交代。你跟袋鼠是旧情复燃了吗?”

“他想得美!哪有这么容易?”她一动嘴就得用手压着,“怎么着?你这架势的意思是,我没答应他,你就要推倒我?”

我松手放开这家伙,保持舒服的姿势躺在她旁边,接着问:“那你还跟他出去鬼混一整天?”

“我没有。就算我是一直想着他,也不能他说回来找我,我就得答应吧?”

我不得不佩服她的定力,由衷地赞叹:“忍者神龟,失敬失敬。”

“呸!”她一爪子把我的脸拍开——还真有点疼——不屑地宣布,“我就希望他能有点诚意,不行吗?就算喜欢他,也不能让自己这么掉价吧?!”

“我不想在同一个人身上失恋两次。”她头仰在沙发靠背上,目光停在天花板的某处,像是在回答我,更像是自言自语。

我看着她略带忧伤的小脸:“有些事不是你不承认就代表没有开始。假如他要再次离你而去,难道你真的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将这段记忆像垃圾一样清扫干净,然后完好无损地继续生活下去?”有一句话我没有说出口:有尊严地失去比盲目地爱要高贵得多。高贵不是虚假的姿态,而是对自己的尊重。

倪诺就像个孩子,守着自己荷包里的糖果,有人来抢,就张牙舞爪固守阵地,没有人的时候,对着糖果垂影自怜,舍不得,吞不下。内心里坚强的认为,有时候不去紧紧抓住的,并不是错过的开始,而是一种有尊严的放手。感情这回事,很难有如此通透时候。

我们有一个慢跑群,就在这个小区里慢跑,小区的周边有一个塑胶跑道,颗粒清晰,踩上去软硬适度,在慢跑群里,有一个姑娘,叫小妍。她不是我们小区的住户,而是我们楼下张阿姨家的外甥女,知道我们有个慢跑群,经常在里面聊八卦,有一天张阿姨把她拉进来,说,这是我外甥女,跟你俩小八卦应该有的一拼,你们继续唠,我们看看就好。于是,那天开始,就听到小妍在群里给我们狂刷意大利风景,我们总是带着星星眼说,小妍啊,你什么时候带着姐俩去意大利shopping啊!那边才是真的空气清新,人间圣地啊。小妍也总是笑呵呵的说,好呀好呀,姐姐们随时可以来!

可不久前,我们俩在上班的时候,收到小妍的信息,她从意大利飞回来了。直接飞到长沙——见男友。我们可从来没听过她有男友,还在长沙。她说,你们别告诉我姑,我就回来见见他,一周后就走。在她软磨硬泡的坚持下,我们终究是三缄其口,那一周在群里说话都小心翼翼,一点平时的尖酸刻薄都没有,反倒是让群里的跑友们好一阵不适应。

慢慢的,第三天,她开始在我们仨的群里哭诉。好无聊啊,他不陪我。他要上班。我一个人在宾馆待着,除了晚上陪我吃个饭。

我们俩轮番安慰了她一下,虽然对于她大老远的从意大利飞回来看男友事情很是不解,现在也只能安慰她,让她注意安全。可是接下来的话,却让我俩大吃一惊。

“姐姐,你们知道吗?他真的好帅啊,就是有点瘦。长脸,小脸,尖下巴,锥子脸,我喜欢的类型。”

“但是长得帅的,追求者也多。虽然他第一次见我,觉得我娇小玲珑,对我爱不释手,可是第二天第三天就对我爱答不理了。现在还把我一个人扔在酒店。我都不知道他白天在忙什么。”

“他是我的一个读者呀,在网上跟我表白,我看了他的照片,觉得他很帅,我就答应了。我们在网上谈了三个月,我决定回国来见他。”

“他说文章中的我像女神一样,与现实中的我不一样,我也只是小女生一样啊!现在他不理我了,在我临走前狠狠捅了我一刀,要跟我分手。”

“准备登机了,七天就像梦一场,网恋三个月,飞回国看他,然后他炮友跟我吵了一架,他要跟我分手。第一天第二天爱不释手,热情似火,天天搂着我视若珍宝,说我娇小玲珑。第三天第四天,他去上班,逐渐冷漠,爱理不理,只是晚上带我去吃饭,不让我饿着。这几天就像梦一样,我看清了,现在回去好好读书。姐姐,再见!下次来上海看你们。”

然后我们在她发了一连串的消息之后,打电话过去,没有人接,回复我们正在登机,要我们不用担心。我梗在喉咙里的话,硬生生咽下去,一路平安。

倪诺自始至终没在群里说话,她后来跟我说:这种上赶子来受虐的行为,真是一种盲目的爱。

如果小妍最开始一直保持神秘感,如果不要那么轻易的陷入感情,是不是不会出现这种回来仅仅只是为了见一面的盲目冲动?收获满心心伤。不得而知。

有时候,两个人恋爱,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在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了被动的位置,谄媚屈膝的爱情,像一场自作孽不可活的戏码,听完这场惊世骇俗的网恋,除了感叹新时代的姑娘们,open的思想和执行力,也觉得她们还拥有着对爱情浪漫的憧憬,即便满地心伤,却也有着一股义无反顾的冲劲。与倪诺的潇洒转身,明白自己的处境不同,有尊严的放手显得格外珍贵。

后来,她回到意大利后,给我们发了一条平安抵达的信息,再无消息。

一开始,如果她就禀明了自己的态度,慢慢观察,逐渐去了解对方,不仅仅因颜控就飞回来去尝试新的恋情,对于对方,她不了解的太多了,也就造成了后来感觉被戏耍的难过。她从开始,就把自己放的很低的位置,盲目冲动的爱,可能让对方已经无所适从,最后明白只是喜欢,还没有深入到爱情里面的一方,就提前放手了,如果,她能够提前意识到对方的态度,有尊严地失去,至少能给她一个优雅地转身的机会。现在,却是成为了对方和对方各种前任之间的一个笑话。

如果他要离开你,即使你再紧张再将就再低声下气,他也不会留下;如果他离不开你,就算你给他再多自由,他也不会走。无须因为怕失去而将自己变得卑微渺小,最好的自己只留给愿意珍视的人。

爱情的过往,像是一帧一帧的照片,存在在记忆深处。当你为了生活下去而奋力跟各种荒诞的小事斗争时,所有情绪、往事和不切实际的假想全部自动退避,内心只剩下一股单纯原始的力量——那是曾经爱过的证明。正因为如此,那些并不昂贵的美好片刻才如此真实,如此珍贵:它们总是存在于拥挤的现实的夹缝中,无论日后是否还有机会再想起。

光阴速朽,它们却已是永恒。有时候,有尊严地失去比盲目地爱要高贵的多,至少,它让你在尊严这回事里,可以摇旗呐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