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人心的宋画,宋画四大家,马远 阳阳说画

马远(1190年-1279年),字遥父,号钦山,南宋著名画家。原籍河中,侨寓钱塘。南宋光宗,宁宗两朝画院待诏。与李唐、刘松年、夏圭并称南宋四大家,又与夏圭并称马夏。有《踏歌图》、《水图》、《梅石溪凫图》、《西园雅集图》、《孔子像》等传世。马远艺术上克承家学而超过了他的先辈。马远在我国绘画史上享有盛誉,与李唐、刘松年、夏圭并称为南宋四大家。马远出身于绘画世家,家学渊源,自幼受艺术的熏陶,继承家学并吸收李唐画法, 形成了自己独特风格。他的山水画成就最大,独树一帜,与夏圭齐名,时称“马夏”,成为绘画史上富有独创性的大画家。

马远 -艺术风格和特点

马远的艺术才能是多方面的,山水、人物、花鸟各臻其妙,而以山水画最为出色。从画面和史料上来分析,马远的画风主要受两条源流的影响:一是继承了“家传”即“马家面貌”的绘画风格,二是师承李唐。但他并不拘泥于前人,能够独辟蹊径,自树一帜,因此有“独步画院”、“院中人独步”的美誉,在我国古代史上享有盛誉,与李唐、刘松年,夏圭并称为“南宋四大家”。

马远的山水画师承范宽、李成、李唐刚劲的笔法,董源、巨然、“二米”的黑墨,再加之与江浙一带空气迷蒙、湿润的实景融会贯通,在构图和表现方法上都有创新。他善于画平视和远视的构图,多取特写镜头式的近景。其远景简略轻淡,近景凝重精整,从而使主题更为突出和集中。在构图方面,马远长于以部分表现整体的艺术手法,画山,常画山之一角,画水,则常写水之一涯,使画面留有许多空白。他擅于截取自然中的片段小景,放在广阔空间的一角加以描绘,以峭拔简括见长,下笔遒劲严峻,设色清润,人称之为“马一角”或“马半边”。他这种新的构图形式,一扫过去重峦叠嶂、云烟满纸的画法,摒弃了北宋时的全景式构图,使景物变得简洁,主体鲜明突出,而意境却依旧完整,这也正是南宋院体山水的一大特点。中国山水画从董、巨全景式的构图发展到南宋,经历着艺术本身的演变过程,到马远只不过是长链上的一环。

马远的山水画作品是极为丰富的,画家用不同的手法,表现不同水波。其用笔变化多端:或用线细如发丝,淡淡地写;或用线如行云流水,加以墨色浓淡粗细之变化;或随意挥洒,湿笔、干笔相辅;或用颤笔;或断线为点;或粗实稳健;或深厚雄壮;或细腻流利;或简洁多折……把平远、迂回、盘旋、汹涌、激荡、跳跃,以及微风吹拂的波纹、月光泛影的涟滟等水的动态,描绘得惟妙惟肖,把神奇的不可捉摸的水自然真实地表现出来,体现了画家对大自然的深入观察能力和高超的笔墨表现能力。

对于马远的“边角之景”,过去曾流行过这样的解释:由于南宋时期中原沦陷,南宋政府腐败无能,马远的“边角之景”是借“残山剩水”来讽刺朝廷,寄托爱国之志。把艺术的构图及技法方面的演变与特色牵强附会地臆测为一种政治态度是不科学的。其实马远的画也不尽是“残山剩水”,也有大幅痛快淋漓的作品。他的用笔则是刚柔相济,豪放中不失严谨,变化中体现和谐。他善用“水墨苍劲”的“大斧劈皴”来画山石,棱角方硬而富有质感,同时又增加了画面的空间与量感,与范宽、李成、李唐等画家的骨法用笔有着明显的区别。用墨方面,他采用水墨、焦墨并用,但多用水墨,以突出江南空气的迷蒙与湿润,与董源、“二米”的黑墨相比已是变化了许多,使画面的刚柔之感得以充分的对比和强化。

马远的山水画艺术独具风格,“奇怪突兀”、“多斜偃骞”、“拖枝”、“雕琢”、“一角”、“半边”、“空疏”等是其作品特有的艺术特征,他的艺术手法、绘画语言、表现形式在山水画的发展史上确是一种创新,对我国山水画艺术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马远 -艺术成就和影响

马远艺术上克承家学而超过了他的先辈,他继承并发展了李唐的画风,以拖技的多姿形态画梅树,尤善于在章法大胆取舍剪裁,描绘山之一角水之一涯的局部,画面上留出大幅空白以突出景观。这种“边角之景”其特点正如前人所指出的“全境不多,其小幅或峭峰直上而不见其顶,或绝壁直下而不见其脚,或近山参天而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独坐”,予人以玩味不尽的意趣。马远的风格独特,富有诗意。画水能表现出在不同环境气候下的种种形态。其花鸟作品善于在自然环境中描绘花鸟的神情野趣。所画人物,取材广泛,多画佛道、贵族、文人雅士、渔樵、农夫等,闲雅轩昂,神气盎然。马远在当时影响极大,有独步画院之誉。

马远艺术上克承家学而超过了他的先辈,他继承并发展了李唐的画风,以拖技的多姿形态画梅树,尤善于在章法大胆取舍剪裁,描绘山之一角水之一涯的局部,画面上留出大幅空白以突出景观。这种"边角之景"其特点正如前人所指出的"全境不多,其小幅或峭峰直上而不见其顶,或绝壁直下而不见其脚,或近山参天而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独坐",予人以玩味不尽的意趣。风格独特,富有诗意。画水能表现出在不同环境气候下的种种形态。其花鸟作品善于在自然环境中描绘花鸟的神情野趣。所画人物,取材广泛,多画佛道、贵族、文人雅士、渔樵、农夫等,闲雅轩昂,神气盎然。马远在当时影响极大,有独步画院之誉,与李唐、刘松年、夏圭并称南宋四家,又与夏圭并称马夏。

作品欣赏:

马远《水图》第一幅:第一幅缺一半,无图名,画面上是密密的尖小细浪,远处的水波舒缓而轻淡,这是金秋季节里静谧的湖面。

《十二水图》马远对水观察的细致入微,以及创造出来的形态美感和笔墨技能,都令人惊叹不已。如“洞庭风细”,波浪如鳞,不激不怒,近大远小以至 于水天一色,仿佛觉得微风习习,轻轻掠过了那开阔的湖面,使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层波叠浪”是以颤抖的笔法,描写浪涛的起落,彷佛其下有蛟龙蛰伏。那 汹涌澎湃的气势,使人精神振奋而感到豪壮。“湖光潋滟”一幅,画家以轻快流畅的笔法,画出水波的跳动,浪峰无规则的排列,显然受到乱风的吹荡,即使画家不 染上红色,也使观者感到阳光明媚的杭州西湖景象来。“云舒浪卷”一幅,却又是另外一番境界。画家以凝涩的笔触,画出一个浪头,它彷佛咆哮着要腾空而起,天 空中黑云滚动,与水相接,更增加有如冲锋陷阵的气概。画面虽小,而气魄宏大壮观。其它各幅,都各有不同的笔法特点和意境,就留待读者自己体会。

马远《水图》第二幅:洞庭风细。起伏的线条组成细密柔婉的波浪,渐渐向远方淡化,最后虚幻成水天一色。湖面轻风习习,波浪如鳞,万顷碧波,浩渺无际。这是春明景和的洞庭湖。

马远《水图》第三幅:层波叠浪。大幅度起伏的波浪用粗重的颤笔画出,浪谷间卷起浪花。这是汹涌澎湃、向前奔腾的巨流。

马远《水图》第四幅:寒塘清浅。稀疏的线条回旋起伏,水边三两石头,水面流动感很强,显然这是溪流,而非清浅的池塘。画面上的水纹,让人联想到马远的另一幅佳作《梅石溪凫图》。

马远《水图》第五幅:长江万顷。流利的线条勾出的浪尖,都指向同一方向,远处的浪尖渐渐虚化。显然这是长江下游开阔浩瀚的江面。江水浩荡、平稳而又从容,有一种兼收并蓄的雍容大度,正顺着江风的吹拂,朝向大海奔涌而去。

马远《水图》第六幅:黄河逆流。粗重线条勾出的巨幅波浪,浪间卷起的浪花,都向前作奔涌抬升运动,又呈现向后逆涌之势。这是壶口那段的黄河水,浑浊、奔腾、激荡、咆哮,带着原始粗犷的生命力,挟雷霆万钧之势,正要冲破障碍向前倾泻。

马远《水图》第八幅:云生苍海。浪峰向前倾斜,后浪紧推前浪,云遮雾锁,涛声如潮。这是涨潮时的海浪。

马远《水图》第十幅:云舒浪卷。云雾弥漫下的海面,前后都是涌动的波浪,中间用粗重凝涩的颤笔,画出一个抬起的浪头,正在发威咆哮。这是沧海中的洪波。

《梅石溪凫图》页,绢本,设色画,纵26.7cm,横28.6cm。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本幅款署“马远”。钤藏印:“ 潞王宝”、“茅林心赏”、“阿蒙”、“于腾私印”。

图中画山崖侧立,腊梅倒垂,薄雾蒙蒙的涧水中,一群野鸭正在游戏。山石以斧劈皴法画之,方硬峭拔,与用笔轻快、毛羽松蓬的野鸭形成鲜明的对比。倒垂曲折的枝条是马远特有的画法,故有“拖枝马远”之称。画面呈典型的对角线式构图,岩石、梅树都偏居画面的左上部分,梅树枝条的走势更强调了此种布局的形式感,右下方的野鸭既起到了平衡画面的作用,又是全图的点睛之笔,一幅“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景象,无限生趣,跃然绢素。生于悬崖的梅树倒悬而下,梅花怒放,溪水碧波中,群鸭嬉戏,处处都洋溢着春日活跃的生机。

此画绘梅枝斜出石上,水中有群凫飞集浮泳。剪裁、构图新巧。有款“马远”二小字。所绘梅枝刚劲曲折,又有力度,用焦墨勾勒的树干,显得“瘦硬如屈铁”。山石用大斧劈皴,坚实,爽朗而有力。水波绘制生动,表现迂迥、盘旋、以及由微风吹起的微波,画得十分动人。马远的山水画变古来诸家全景之法,新奇布局,因此有“或峭峰其上,而不见顶;或绝壁直下,而不写脚,或近山参天,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一人独坐”的说法。

这是马远的一幅传世精品。画面采用对角线式构图,正是山不见巅、树不见顶的边角截景。画面左上方是立于水中的峭壁一角,近处山石运用典型的大斧劈皴法,清刚猛烈,简练概括,尖梢处如铁钉一般尖利峭拔。远处坡石则先用重墨勾出轮廓,再用水笔迅速渲染、晕淡,一遍成形,产生微妙的明暗过渡。这种画法不同于南宗山水的层层积染。峭壁之上,两株梅树一上一下,红白相映,错落而开。红梅枝干虬曲,取苍龙探海之势,这是马远画树的典型画法,人称“拖枝马远”。画面左下方的白梅与红梅呼应,俯仰成趣。花朵用色粉点染而就,尽态极妍,正是马家“宫梅”本色。树下石边一泓碧波,十只野鸭嬉戏水中,惬意安闲,水面荡起一层层细细的波纹,颇富于韵律和节奏感。野鸭虽小,却勾染点簇,精细不苟,毛羽灿然,其灵活的身姿,或顾盼、或相呼、或理毛、或觅食,各具情态,显示了画家精湛的写生造型能力。画面上方留出空白,迷茫空潆,引人入意境悠远的尘外世界。清人笪重光《画筌》中有云:“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观此画方知此言不虚。在此画中未见马远题款及印章,如不细心查看,连作者的题名也不易找到。原来马远将自己的姓名以近似点苔的笔法藏在岩石下部空白处,稍不留心就会让人误以为是点苔之笔。其构思的巧妙和独到由此可见一斑。

【名称】宋 马远 华灯待宴图

【年代】宋代

【简介】绢本,111.9厘米×53.5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珍藏。

【名称】宋 马远 梅花书屋

【年代】宋代

【名称】宋 马远 对月图

【年代】宋代

【简介】立轴,绢本,淡设色,纵149.7厘米,横78.2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对月图》描绘的是一位高人在崇山峻岭间邀月共饮的场景。笔线粗重而带颤动,树石皴法采用侧笔直刷浓淡一笔而成的画法,树干瘦硬如屈铁,树枝斜拖而长,水作勾勒回纹,构图布局尤喜作半边一角之景,遂有“马一角”绰号。用特重烘染的手法来制造出月夜朦胧的景色,给人一种境界高简、意象幽邃的趣味,发人深思。此图充分发挥了他的特点,是南宋象征主义作品的代表。

【名称】宋 马远 山水人物

【年代】宋代

【名称】宋 马远 岁寒三友图

【年代】宋代

马远的《岁寒三友图》以松、竹、梅暗喻文人气节,颂扬不附权势,特立独行,洁身自好的品德。画面上高峰突兀,乔松婆娑,寒梅竞放,翠竹摇曳,观之有入瑶林仙境之感。该画清初时为福建耿氏家族所得,后入清内府,上有乾隆诸玺及题诗一首。该诗被收入《乾隆御制诗》。清末时从内府流出,1956年出版于《中国古画集》。马远为南宋首屈一指的大画家,所画以残山剩水最为著名,素有“马一角”之称。此写岁寒三友属古人常用题材,以松、竹、梅暗喻文人气节,颂扬不附权势,特立独行,洁身自好的品德。画面上高峰突兀,乔松婆娑,寒梅竞放,翠竹摇曳,观之有入瑶林仙境之感。明代大家戴进即由此脱胎,开浙派之先。今马远真迹存世绝少,见于著录的更属难得。

钤印:耿会侯鉴定书画之章(朱)都尉耿信公书画印章(白)宜尔子孙(白)公(朱)古稀天子之宝(朱)犹曰孜孜(白)宜子孙(白)三希堂精鉴玺(朱)乾隆御览之宝(朱)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朱)八征耄念之宝(朱)石渠宝笈(朱)。题识:马远。缬朵铺技雪未消,一般寒意各飘箫。竹梅解道同为友,可任孤松独后凋。丙午孟冬御笔题。签条:宋马远岁寒三友纯庙御题,丙午为乾隆五十一年,时年七十有六岁。此幅载在宝笈三编,题咏见御制诗集四集卷六十二,书在北平图书馆,故得自记,榴书。

【名称】宋 马远 松月图

【年代】宋代

【名称】宋 马远 寒江独钓图

【年代】宋代

马远所绘的《寒江独钓图》以严谨的铁线描,画一叶扁舟,上有一位老翁俯身垂钓,船旁以淡墨寥寥数笔勾出水纹,四周都是空白。画家画得很少,但画面并不空。反而令人觉得江水浩渺,寒气逼人。而且还觉得空白之处有一种语言难以表述的意趣,是空疏寂静,还是萧条淡泊,真令人思之不尽。这种诗—般耐人寻味的境界,是画家的心灵与自然结合的产物,在艺术上则是利用虚实结合而产生的结果。

《寒江独钓图》只画了漂浮于水面的一叶扁舟和一个在船只上独坐垂钓的渔翁,他身体略前倾,全神贯注,或许此时正有鱼儿咬钩?由于钓者坐在船的一端,故尔船尾微微上翘。四周除了寥寥几笔的微波之外,几乎全为空白。然而,就是这片空白表现出了烟波浩渺的江水和极强的空间感,更突现出一个“独”字,衬托了江上寒意萧瑟的气氛,从而更加集中地刻画了渔翁专心于垂钓的神气,也给欣赏者提供了一种渺远的意境和广阔的想象余地。这真是“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这幅画取唐人诗意--“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画清冷静寂的湖面上,停一小舟,一位蓑笠翁正独自垂钓,对岸山势险峻,天空阴沉,将雪山反衬得更为鲜明。近处挺劲的青松被积雪覆盖,迎风傲立,枯树低枝,颇具生机。在艺术表现上,这幅画取平远布局,构图有宋人笔意。画面上的色调单纯,点以赭石、花青,与墨色相间。一派寒气,使作品凝重而又生气,充满了静寂、萧寒的气氛。

在中国画中何谓虚实?一般说,“实”指绘画中有笔墨处。虚与实相对,无笔墨处即为“虚”。画家作画常常用心:厂无笔墨处,用力于有笔墨处,以达到“虚实相生,元画处皆成妙境” 。在这幅画上,作者正是这样处理的,他着力描绘垂钓者的凝神专注神态,和几条淡淡的轻柔起伏的水纹,来引起观者的想像,使空白不再是虚无,而给人以茫茫江水,悠悠天空的印象。所以,美学家认为,“艺术家创造的形象是‘实’,引起我们的想象是‘虚’”。虚在画上也具有“实”的意象。这种巧妙地利用空白的艺术手法,中国画家称之为“计白当黑”,是中国艺术的一个重要特点。《寒江独钓图》是一幅在艺术上成功地运用虚实结合,创造出意象境界的典范之作。

唐代诗人柳宗元在绝句《江雪》这样描述:“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寒江独钓图》创作与这首诗有关,这就是诗意画,欣赏这一诗一画,可以领略到“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的艺术趣味。在空阔平静的江面上,有一人正在独钓,他身体略前倾,全神贯注,或许此时正有鱼儿咬钩?由于钓者坐在船的一端,故尔船尾微微上翘。画面四周皆不着墨迹,只是在船边勾出淡淡的几条水波纹以示江面,使人可以联想江的空旷,人在画面中央,更突现出一个“独”字。马远素有“马一角”之称,他常常留出许多空白处给观赏者以自由想象的余地,以少许胜繁复,手段高明。

【名称】宋 马远 江亭望雁图

【年代】宋代

《江亭望雁图》以南宋马远之法,绘江亭对景寥阔旷朗,鸥雁斜飞渔舟荡波,树法瘦峭之笔,爽利而无拘泥之态,尤得马夏韵趣,旧题马远,是其一路风格之作。画心钤印:马远;跋边:马远,此图用笔流逸,景物疏爽,几脱画院习气矣。

【名称】宋 马远 举杯玩月图

【年代】宋代

《举杯玩月图》与马远的另一副《对月图》风格和用笔用墨非常相似,且都具有诗人高士于山水之中吟诗赋歌的意境,同属诗意图。本幅画,作者马远灵感来自李白诗“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士人对著迷蒙烟岚,皎洁明月独饮,气氛浪漫。画石用水份多的大斧劈,墨色分明,技法纯熟,是明人学马夏流派作品。幅右下角“钦礼”二字,学者认为是明代浙派後期名家锺钦礼款。锺礼,字钦礼,学戴进,善画峰峦云气变化。

《举杯玩月图》立轴是一张根据李白的诗来创作的诗意画,简洁的构图,充满幽茫空旷的空气感,引发观者产生一种浪漫感性的情绪。 过去这幅画被认为是南宋宫廷画家马远的杰作,但是经过数百年之后,才揭开了作者真实的身份。 在画的左下角,发现一组签名和印章。但是,有两枚后来的收藏印章重叠覆盖在这个签名和印章之上。签名以浓墨书写,因此可以清楚释读出“钦礼”两个字,这可能是画家的字号。 姓名的另外一个线索,在于被覆盖的这颗印章。透过摄影,我们先将印章的局部放大显现,然后再利用影像处理,将上下两个不同的印文分离,就可以判读出下层的这方印文为“钟氏钦礼”。 现在将签名与印章并列一起,这幅画的作者便呼之欲出,他是明代的一位宫廷画家─钟礼。

【名称】宋 马远 山径春行

【年代】宋代

【简介】卷,绢本,淡设色,纵27.3厘米,横73厘米。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山径春行图》描绘春天的江南,云淡风轻。一名儒雅的文士,带着携琴的小童,漫步于山径间。溪旁的柳树,抽出了细柔的新芽,引来了一对黄莺,在枝梢上愉悦的鸣唱着。他站在溪旁望着它们,捻须微笑,陶然地沉浸在初春的生气里。宋人画图,犹如画诗;到了南宋,尤其如此。春和景明,正是四季里最适合外出赏花、踏青、访友的季节。在这幅马远的《山径春行》中,画中高士外出春游,享受的,无疑就是宋代理学家程颐笔底下所谓“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的春景!在这样的春景里,高士的衣袖触动了野花,野花轻扬飞舞,惊动了原本在鸣唱的鸟儿,也说明了画里的诗情,正是由南宋宁宗的题诗:“触袖野花多自舞,避人幽鸟不成啼”转化而来。

【名称】宋 马远 柳溪琴隐

【年代】宋代

【名称】宋 马远 踏歌图

【年代】宋代

【简介】绢本,水墨,谈设色,纵:191.8厘米,横:104.5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踏歌”是古代民间的一种娱乐活动,人们口唱欢歌、两足蹬踏,动作自由、活泼。《武进旧事·元夕》中有李笃房吟踏歌的诗句“人影渐稀花露冷,踏歌声度晓云边。”南宋画家马远的《踏歌图》即表现了村民的踏歌活动。同时此图也是中国绘画史中的一件名作,具有重要的地位。《踏歌图》是一幅山水人物画。画家表现雨后天晴的京城郊外景色。同时也反映出丰收之年,农民在田硬上踏歌而行的欢乐情景。图上段,画奇峰对峙,和松林掩影中隐约的殿阁飞檐、曲折长廊。中段空白,云烟迷漫,似乎表示山谷中还有蒙蒙细雨。下段近景,画巨石、溪流、石桥、疏柳、翠竹,和低洼的稻田,还有踏歌而行的农人。画面采用“一角式”。此图近处田垅溪桥,巨石踞于左角,疏柳翠竹,有几个老农边歌边舞于垅上。远处高峰削成,宫阙隐现,朝霞一抹。整个气氛欢快、清旷,形象地表达了“丰年人乐业,垅上踏歌行”的诗意。踏歌是民间一种不拘程式的娱乐形式,用足蹬踏而作歌之谓。据《武林旧事·元夕》载李篮员房写南宋京城临安繁华气象的诗中,有“人影渐衡益露冷,踏歌声度晓云边”句。此外,张武子诗:“帖帖平湖印晚天,踏歌游女锦相牵;都城半掩人争路,犹有胡琴落后船”。可见踏歌这一娱乐形式在平民中甚为盛行。此图在具体画法上,用笔苍劲而简略,大斧劈皴极其干净利索,正是院体的典型特色。树木的枝干有下偃之势,则是马远个人的创造。这幅作品,从总体上来说,虽然不是边角之景,但在具体处理上,已经融入了边角之景的法则,所以,并不以雄伟见长,而是以清新取胜。尤其是瘦削的远峰,宛如水石盆景,灵动轻盈,绝无北宋山水画那种迫人心肺的压倒气势。

【名称】宋 马远 晓雪山行图

【年代】宋代

【简介】绢本,淡设色,纵31.2厘米,横45厘米。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晓雪山行图》描写大雪封山的清晨,一山民赶着两只身驮木炭的小毛驴在白雪皑皑的山间行走,山民肩上还用树枝挑着一只打来的山鸡,似去赶集出卖这些东西以换取生活所需。山民衣着单薄,弓腰缩颈,使人感到雪天寒气逼人。毛驴、竹筐、木炭及人物衣纹均用干笔钩勒,并施以水墨渲染。作为环境的山石以带水墨笔作斧劈皴,方硬有棱角,远处山石用水墨大笔扫出。近处树枝以焦墨钩出,横斜曲折富有变化,远处用淡墨钩出。近与远的笔墨浓与淡效果,有着较强的画面空间感。山石、树木均露“一角”、“半边”,是马远常用的构图形式。

《白蔷薇图》页,南宋,马远绘,绢本,设色,纵26.2cm,横25.8cm。

《白蔷薇图》工致精细,完全体现了宋画精密不苟、刻意求真的写生特色。花的主枝由右下方向左上方斜向伸展,枝干劲挺,五朵盛开的白蔷薇分布于主枝两侧,偃仰扶疏、顾盼生情,平衡了整个画面。花朵造型精准,设色明丽,笔法秀朗。整幅画面虽不复杂,但在主宾、错落、疏密的巧妙安排下,生机满纸,既有枝干斜向生长的动态美,又有花团锦簇的静态美;双勾枝干的用笔,犹如其山水画中的树木枝干用笔一样厚重有力,再填以凝重的赭色于其中,使枝干显得劲健、古秀,配上敷染得当、刻画精细的绿叶和曼妙多姿的花朵,真让人有隔于载能嗅其香之感。

观此图可知宋人工笔之灵动,亦可知马远不仅有敏锐的观察力和把握自然美的能力,更有裁剪取舍能力和精确的造型能力,不但能恰到好处地写出白蔷薇的形质,更能生动地再现其风姿神采,画面简练而意趣十足。而现在的一些画家所画的工笔画常刻板、无味,用色艳俗,建议他们常观宋人之画,明宋人写生之意、用笔之理、心在自然之法。该作右下角有小字“马远”本款,图上还有“项子京家珍藏”等收藏印九方,是一件流传有绪、人人宝之的佳作名品。

《白蔷薇图》款识:“马远”,钤鉴藏印“勤孝堂”、“芳林鉴赏”、“毅崛珍藏”、“于腾私印”、“丁伯川鉴赏章”、“懋和真赏”、“项子京家珍藏”、“退密”、“神品”等。画中的白蔷薇花朵硕大,枝叶繁茂,光彩夺目。画家以细笔勾出花形,用白粉晕染花瓣,以深浅汁绿涂染枝叶,笔法严谨。

感谢收看,阳阳说画致力于为您呈现精美画卷。

欢迎收藏转发,如有问题欢迎在评论处留言。

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