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封情书

写下来就不会被交谈时的难以抑制的情感去打断思绪,也不会把一场我认为很重要的交谈弄得像拷问似得傻乎乎的那样尴尬!至少咱得考虑到你的感受!

你昨天说,你长得不好,我也长的不好……

这点我就不反驳了,但是你我均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哪怕拿出全世界也无法进行交换的!

我的世界中没有那个女孩像你那样美丽,而且还肯自己去努力,试着让自己更加的独立,这样的你我可以那一切去交换,我也愿意去相信这样的你无论在世界的那个角落都值得拥有最好的。

没有人像你那样,外表男孩般阳光,活泼,内心却甚至要比一般女孩子那样敏感脆弱。

也没有人会像我这样,外表有时足够冷漠,对一切漠不关心,但自己内心却是如此的热枕,和关切。

你曾经问我,我的爱情观是什么?我却支支吾吾!却想要百度。因为我怕说错了什么,又把所积累的一些珍贵的东西,化为灰烟!

    记得我初一时特别喜欢打鸟,因为我觉得鸟儿这东西很漂亮,会飞的东西有木有!最重要的我从未近距离的接近过他们,就像人们对未知的渴望那样,我想去了解他们,因为自私我想去得到他们!所以那时起我们村的很多同龄人的弹弓全是我给造的,现在想起来感觉罪孽深重!不过我技术过菜,从来没有打中过!不过在那一段内鸟儿看见我就要逃跑,(现在才意识到,多么像我追求你的方式啊!真蠢!),但有一种鸟儿,我却从没有伤害过,那就是燕子。也许燕子总在叽叽喳喳,但我却从不感到反感,我觉得他们很信任我,可以把自己的家安置在一个别的鸟类视为特恐怖的人类的家里!燕子选择了信任,而我也选择守护!不过那一段时间我很困惑,我什么我家的房檐下没有燕子居住?难道我家的房檐不够温暖,不够舒适,还是因为下雨时有时会漏水,难道因为我在打鸟?可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他们啊?尽管燕子没有理会我的心情,但我仍然愿意去守护他们,至少当我看到有熊孩子再桶燕子窝时我总会阻止!

    终于我初一的那个春天,我看到有几只燕子在我家房檐叽叽喳喳,好像在审探这什么。再一场久违的春雨过后,我看到他们终于衔着春泥,在我家的房檐下贴上了第一抹泥巴!每天上学前出门时我都要看上一眼,终于我有属于自己的燕子了!我看着燕子窝一天天变大,看着他们在孵蛋,看着一群小家伙伸着淡黄色的小嘴在要食物。我就站在他们窝下,几乎伸手就能够的到的距离,他们却没有惧怕我,他们把他们最最脆弱的东西,完全的暴露给我。那时我就在想我要去守护她们,一定要让他们在我的房檐下长大,到来年的春天,他们一家人又可以来我家里!我每天都要叮嘱妈妈一定要给我看着点,周围熊孩子挺多的!

   每当我回想起那段事情,总感觉的到这是我这辈子应该经历的事情。

     那时是周六,我和小伙伴们出去钓鱼,回来的路上我打中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只鸟儿,一只麻雀,被我射伤了右眼,但好在没有伤到他的性命,那一路上我把他紧紧的攥在手里,生怕他从我的手里逃了出去,它是我的了,周围的伙伴都投来羡慕的目光(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到家里我给爸妈炫耀了一番,然后便急忙给他安置个"家",因为我家养了猫,在我回家那一刻它是第一个跟我打招呼的,喵喵叫个不停!我用砖块给那只麻雀磊了个窝,里面放上一个"水盆",一个"澡盆",还有他这辈子都吃不完的小麦!(我爸给我训了顿)。房子盖好,当我把它小心翼翼的放进去时,它用嘴一直咬着我的手,很痛的那种,我从来不知道一只小麻雀竟然有那么大的力量。我还是把他硬生生的放了进去,想着我有一只麻雀了,每天想看就看!

  那个周日,早上兴奋的睡不着想去看看我的麻雀,不过我却再也没有找到他。他的"监狱"没有被破坏,但里面却再也没有了她!"没有就没了吧,反正我还会逮到另一只的!"我心里这样想着!

然后我出门去看看我的燕子,"小家伙好像长大了点"我妈对我说。当时我心里在想"还是燕子好啊"。那天傍晚疯玩回来,当我抬头看燕子窝时我……我看到他们的家只剩了半个,周围静悄悄的,而地上到处都是铸窝的碎泥土,还有被他爸妈轻柔的羽毛所覆盖着的小小燕的躯体,他们还没有开始长毛……那一刻我崩溃了!反正是哭的稀里哗啦,我不停的再问自己"你的守护呢,你所说的守护呢,他们那么信任你,你怎么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不停的问自己,不停的回想着他们的从前。

后来我忍不住了骑上车便要找出凶手,但是骑到第一个路口我便迷茫了,因为我不知道是谁凶手(后来还是知道了),我一边骑着车,一边哽咽着,绕着街上骑行了几圈,后来心情平复点,回到家一言不发。爸妈安慰劝我说"没关系的,来年还会有别的燕子来的"不过他们越是这么说我便越崩溃,我哽咽着说"那他们呢,来年会有别的燕子,那他们呢?"当时我就问我妈"上帝也会接受小小燕的灵魂对吗?"

……

过了好长时间的一个晚上我在拷问自己"被分手自己做错了吗",我回答自己的是"我没有"

我初三高中时期谈了场恋爱,那时和现在的感受是相似的,但追求过程却没有现在那么的曲折。

她是成绩很好,也很漂亮。

每对情侣都在亲亲我我,而我却很反感,我感觉他们这种行为完全是不负责任的。也正是这样我从来没有抱过她,甚至连牵手的次数都屈指可数!那时网吧很流行,(后来才从朋友那知道她的爸妈绝不允许她上网吧),但是自己却把她拉进了网吧,让她深夜12点不回家!(他爸妈管她挺严的)。

那时我只想每天能够看到她,陪着陪就行,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仅此而已。

而这是因为,我看不到这段感情的未来,我隐隐可以感到这段感情终于一天会结束!所以我不愿意去许下承诺说我会喜欢她一辈子,愿意守护她一辈子,我还没足够的能力去守护她!我不想让那小小燕的灵魂在天堂嘲笑我说"you are lier!"

我想让她,在谈下一场恋爱时,能够把最温暖的拥抱给那个可以永远陪着她的人。我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

后来高一暑假的深夏,我们又回到了自己相遇的初中,她突然主动抱住了我,然后跑回了他的家!然后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如何去考量自己的爱情观?(你问过我之后)我无法强迫让一直不情愿的麻雀一直陪在我身边,因为他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他。但是我却知道城市里的鸽子为什么不怕人,奈良的小鹿可以向人乞讨,我的家里为什么会有很多的鸟儿寻食。因为我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告诉她放心吧,哪怕世界上没有了任何善良可言,你却永远的可以信任我!

刚开始的爱情就像对那些麻雀,源于一点本性,源于一点懵懂,源于一点渴望!哪怕你想把全世界给她,但她却不了解自己的感受!(当然这我只是在说我自己的状况,不适用那些两情相悦的)。但终究若是要长久的陪伴却不是靠最初的好感和喜爱!(一点冲动,懵懂,但也却是最美好的,却不长久)

当你愿意去接受燕子在你烦闷的时候的吵吵嚷嚷,愿意接受他们把地板弄得全都是他们的粪便,而他们却依旧相信你不会伤害他,而你也同样愿意一直的看着他们,一直守护下去!(足够的相互了解,完全的可以信赖!)

这就是我浅薄的爱情观!

我对你的感觉好像那麻雀,却又想一直想要守护着你,不像高中时期那样面对未来的那种无助,不敢去许下没有足够底气的坚持下来的承诺。现在的我更愿意说我愿意陪着你很久很久!

可惜你是一只受到人类伤害的麻雀,不过我愿意看着你,守护着你,重新拾起对一份情感的信任!

你总是说你要变得更加的独立,但是在我看来是那时一种受到了伤害,想要去遮盖伤口的表现!你说你要学会伪装,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却也总会感到孤单!

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是当我们离开校园时,你依旧像从前那样。很愿意去接触每一个人,对每个人都很放的开,傻乎乎的!

学着提防着陌上人(说两句话,也不能算熟人),学会直接了当的拒绝(拒绝我还是有点心软),多看点有用的书(感觉你真的很单纯)!

放心吧,你再变得不那麽容易被欺骗之前我是不会放弃的!(小小燕,我不是个liar)!

也许会有也许……但是一个把心交给了你的人,任何时候都可以信赖!

(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