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渡(肆)会客

就在司马昱跟着上官小姐在观音庙中敬香祈愿之时,司马府中来了一位客人,来客不是别人,正是那上官泰。

只见司马谦及其夫人并排坐于客厅之上,他们一见到满脸喜气的上官泰便都站了起来以示欢迎。

“司马大人、夫人好!在下听闻你们不久便要回京了,今日特来叨扰叨扰。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上官泰提着礼物笑脸说道。

“上官兄,你实在是太客气啦!这朝廷有规定,本官此次回来只是省亲,可不敢坏了规定!还请上官兄见谅,见谅!”

司马谦边说边摆手,表示不能接收那礼物,他身旁的夫人亦是笑脸应和着。

“哈哈!司马大人这一身正气,实在是令在下佩服!在下今日前来只是与司马大人叙叙旧的,别无他意。至于这些东西也都是咱们枫林镇之特产,绝不会坏了朝廷规定。还请司马大人和夫人笑纳!”

上官泰边笑着回话边随手将礼物放到了桌上。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司马谦及其夫人见此也便随他放下了。

“上官兄,请坐。管家,奉茶!”

司马谦边示意上官泰坐下边对门外候着的管家吩咐道。

“好,多谢大人赐坐!大人和夫人先请!”

上官泰边客气边等司马谦及其夫人坐下后才敢坐下。

片刻工夫,管家便端来了茶水,并分别给他们倒好,然后他便站立一旁伺候着。

“上官兄,我听闻你们家生意是越做越大,在我们康宁县中,你们家的绸缎生意可是首屈一指!”

司马谦抿了一口茶水后直接开口道。

“哈哈,多谢大人夸赞,在下这点出息哪能与堂堂的尚书大人比!对了,大人,听闻公子也回来了……”

上官泰说着便有意转过了话题。

“对,对!犬子是一同回来了。奈何他玩心重,连日来多是不着家,今日吃过午饭他又跑出去了。”

司马谦随即接过话来,他身旁的夫人也趁机应和了起来。

“昱儿这孩子就爱贪玩,现已十八了,整天还到处晃悠,他心性是越来越野,我这当娘的都快管不住了。”

司马夫人接着说道。

“哦,公子贪玩实属正常,毕竟还是孩子心性。实不相瞒,在下年轻时亦是如此,直到成家后才收敛了心性!”

上官泰随即笑着回应道。

“对,对,成家了就好了。”

司马夫人说着便给身旁的司马谦递了个眼色,司马谦也立即是心领神会。

“上官兄,听刘知县说,令爱与犬子同年,长得是如花似玉,不知令爱可曾许配过人家?”

司马谦再次抿了一口茶水后直接问询道。

“承蒙大人挂怀,小女心性过于高傲,至今尚未婚配。”

上官泰随即站起来拱手回道。

“哦!大家闺秀有些性子倒是好事!坐,坐,上官兄!”

司马谦接过话来肯定道,并再次示意上官泰坐下。

就在这时,那派出去的两个下人也已经回来了。司马夫人见此便要起身离去,那刚刚坐下的上官泰见此又随即站了起来。

“既然府上有事,那在下就不多叨扰了。改日还请司马大人及夫人携公子一同来我家坐坐!在下且先别过了,告辞!”

上官泰随即拱手说道。

“好,好!我们改日一定携犬子到访。上官兄,慢走!管家,替我送送上官兄。”

司马谦随即站起来对一旁的管家吩咐道。

“是,老爷!”

管家应声退下,然后上前去引着上官泰往那府门口走去。

接着,那两个下人便被唤至客厅内,他们俩将自己所看到的都如实上禀了。奈何这两个下人都不认识那上官姑娘,所以,在他们禀报完退下后,那司马谦及夫人顿时都吃惊不小。

(未完待续)

(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必删。)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