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下沙 一百二十

救赎之路


19牧慕


莫沙走后不久莫言就怀孕了。

我还是经常的奔走在我家和莫沙家。莫沙的妈妈慢慢的接受了我,但是大家却心照不宣的不再提到莫沙,仿佛她已经成了我们共同的伤口。只有在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我才会悄悄的问莫言,莫沙有没有来过电话,尽管明知道答案。

除了徐飞,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莫沙得了病。

年关一过,我蓦然发现莫沙已经离开快一年了。时间过的好快,又过的好慢。她离开的时间过的好快,而我思念她备受折磨的时间却过的这么慢。


20莫沙


医学上是这样解释我的疗法的:催眠就是要在患者完全自愿的情况下,由催眠专家通过对人的视觉听觉触觉等不同的感受器官有节律的刺激引导被催眠者进入特殊状态的过程。它与睡眠不同,催眠相当于一种梦幻状态或恍惚状态,此时大脑皮层不完全抑制,最终可以达到调整机体功能,舒畅情怀,解除病痛的目的。

我在李医生的引导下,一次次的进入似睡非睡似梦非梦的状态。这是一条如此遥远的救赎之路,而我要做的不过是一次次的回到过去,回到我不想面对不愿承认的过去,接受自己的伤疤,接受自己。

起初我总是感觉在接近了什么之后就会惊醒,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李医生告诉我,我的心理防御机制很强悍。简单的外力是很难攻破它的,这也许就是我一次次的选择离开的最好注脚。不想被伤害不想被抛弃,于是主动拒绝。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这是远离了一些伤害,但是得到的结果是,也将关爱挡在了门外。于是,我就催眠自己,要自己相信自己其实是不需要爱的。最后,自己就真的相信了自己,我可以变得很强大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当然我也不需要爱情。

循序渐进的治疗进行了一段时间。

有天我走出了医院,不自觉的走向了话吧——我并不知道这是我开始面对自己接受自己的信号。

我拨通了莫言家的电话。


21牧慕


小旭出生以后,莫沙曾经来过一个电话。起初,莫沙并不知道姐姐怀孕,从那之后她会隔很久来一个问候电话。莫言将她的消息告诉了我,我欣喜若狂。尽管,那内容也不过是,她很好,不用担心更不要找她的寥寥数语。

我知道你很好,离开我,也许你真的能很好,但是我不好,莫沙。如今,我们更是失去了对话的可能,纵然我有千言万语,我要怎么让她听到呢?

我和徐飞又重新的混在了一起。如今的徐飞今非昔比,竟然走马灯一样的换女朋友。他对我说,什么纯洁的一尘不染,那是梦,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可能有他梦想的女孩。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阵针刺。

莫沙,改变了我们对爱情的梦想,她真的是个小妖一样的女子,只是她不自知而已。

白水水毕业了,留在离家不远的城市工作,经常也回家来,她说她恋家。

我们都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无话不谈——除了谈论莫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