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麻子的爱情

字数 1080阅读 93

       夕阳慢慢拖着它的尾巴钻进了山后。

        榆林村的村民吃过晚饭,拿着凳子就来到了榆树下乘凉。

       小孩子在打谷场尽情地追逐打闹,欢笑声此起彼伏。榆树下有一块大石凳,光滑而平整。

       夜色渐渐笼罩了大地,蒜瓣月牙挂在柳梢。一阵微风吹过,隐约能嗅到空气中荷花的香味。村人拿着蒲扇,慢慢地摇着,仿佛是在为寂寥的夏夜添加一点韵律。白胡子爷爷照旧坐在石凳正中间,旁边放着一把紫砂壶,他悠闲地呡了一口茶,气定神闲地讲着故事……

       大家凝神地听着故事,一阵悲凉的二胡声从山里流出。不知是谁问了一句:是不是刘麻子又开始拉二胡了?白胡子爷爷停顿了一会,眼睛望向山里,叹了口气,为大伙讲起了刘麻子的故事。

       刘麻子不是本地人,是外地讨饭到这里的。那时候他才十二三岁,瘦得像只野猴。那时大伙都穷,只有王大财家还挺富裕,所以刘麻子就给王大财家打杂,割草喂牛,放羊,喂猪什么都干。刘麻子人瘦但肯吃苦,王大财对他也很满意。刘麻子在王家也算找了个落脚地方。

      王家也做木材生意,王大财经常带着伙计四处跑。平时都是王大财的女儿管家。王大财的女儿叫王小玉。这个王小玉性格干练,做事情风风火火。她是个不好惹的主。平时王大财在家时,大家还都挺放松,一旦王大财离开家,大家都像是孙猴子戴上了紧箍咒似的。刘麻子但是无所谓,王大财在不在家,他都是一样的卖力干活。

大雨连续下了三天,王小玉带着一群人到镇上买米。去镇上的道路只有一条,平时还凑活着通过,下过雨后简直没法走,尤其到下山那段陡坡更是寸步难行。十多辆板车就在泥泞的山路上蠕动,像一条条没有气力的蚯蚓。

一声惊叫声刺破天际。王小玉脚下一

滑,整个人滑下了山涯。刘麻子大呼一声不好,紧跟着也跳了下去。众人看到这突发状况,个个惊惧不已,不知所错。山涯下是密密麻麻的松树林,一眼望不到头。仆人们谁也没有靠前的意思。

王大财回家后,听到王小玉的事情后,痛哭不已,那是他的宝贝疙瘩啊!现在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让王大财痛苦不已。祁家的大少爷祁有德听说这件事后,愣是三天没吃下饭。这个祁有德早已垂慕王小玉,已经和王家定下了婚姻关系。现在倒好,王小玉音信全无,弄得有徳是捶胸顿足,唏嘘不已。

王大财已经失去了他最亲的女儿,整天无精打采,浑浑噩噩。他整天就是坐在葡萄架下发呆,其他事他不管不问。好在管家吴顺尽心尽责,才使得王家不致于混乱。

半年后,刘麻子带着王小玉回到了王家。此时的王小玉已经挺着大肚子,慢慢地走到王大财的跟前。王大财看着眼前的一切,喜极而泣。三天后,王大财为刘麻子和王小玉操办了婚事。

此时的祁有德懊恼不已,感觉上了王小玉的当,可是自己半年前已经结婚,只好眼睁睁看着王小玉嫁给他人,无可奈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成功的时候, 想起了您, 我敬爱的父亲, 这成功里凝结着多少期望与等待啊! 失败的时候, 想起了您, 我敬爱的父亲...
  • 再忆云南,论出发 今天把营期的日记本又看了一遍,已然不知回顾了多少遍。早就想写这么一篇回忆反思,却因为这样那样而耽...
  • 就像突然间断了联系,前生所言变成空文。 我是否也如她们这样,倏忽的,不见了踪影。下一秒,又用以往的态度出现。去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