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没有性欲,你还可以有很多欲求。

文/哑白

01

人饿了要吃饭,是天道。想吃鲍鱼鲜肉,是外欲。

有些日子没去操起心中的涟漪去拿起书写文字的情怀,这有些原因在于工作,也有被人提醒。工作不忙,需用心脑,被提醒,别做文人,要做武将。文人不靠谱,那是道家思想,道家不是促世,儒法才是促世,然而我并无太过于了解,却也深知其意,修身养性,知法守法,老祖宗的规矩没有错,你活在肚饿思美食,人闲思肉欲的社会,总不能时刻追求道法自然,逃脱不了外欲一劫。

而后,我放下心中跌宕起伏的情绪,试着打开隐藏的认真,去对待工作以及生活,可能以往生活的足够放荡,身边朋友又放任我不顾不管,只保证我每次酒醉扛起回家,往冰冷的床上一扔,待我清醒,还是如此。

修身,古人说,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在于我来说,饿是绝对不行的,劳其筋骨那就锻炼身体吧。养性,爱好没有,癖好不少,治不了根,突然想到学习做饭,果然碰不得,沉迷其中,也略懂其中奥妙,人生百味,不过酸甜苦辣,生活艰苦,只愁柴米油盐。

偶尔翻阅书籍,好似一本叫做知行合一什么的,里面写的记不太全,只有一两句大概意思,人疲劳了想睡觉,是天道,但是你想要个美女陪睡,那就是外欲。肚子饿了想吃饭,是天道,但是你想吃鲍鱼鲜肉,那就是外欲。人疲劳了想睡觉而不睡觉,也是外欲。这个时候我就有个疑问,我有个美女陪睡,但是我不想被陪睡,这是否符合天道?所谓天道就是无欲无求,只追求人自然生理需求,肚饿饱腹,身疲养息?那全世界的人岂不是都在逆天而为,岂不是要遭天谴。

图片发自简书App

02

回归现实生活,今天是继高考过后又一次全国大考,中考。学识总是比辛劳重要,知识改变的不是命运,是阶级。为何我如此说到,因为我靠着上班拿钱吃饭的地方就因为在学校旁,就让我得以放了两天假,这让我惬喜又悲伤,对于习惯于工作节奏的我,或者还有你,突然在流水线上断了线,卡着了,是不是令人恶心,以至于再恢复工作后,又得加快节奏去完成落下的工作。我是传带,还是零件,我运输的,或者等待的我组建的,都让我觉得不适应。

点到为止,正因为这意料之中的空闲,让我得以验证了我昨夜从来没有做过的梦,昨夜我做梦,太阳是红色,没有夜晚,气温很高,世界没有什么不同,人都是一样,但是感觉的到,我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我们。

起初并不在意,直至我今天看了本书,书名就不提了,无法理解的书,是的,这就让我有些奇怪了,我是谁?这个世界是什么?一直存在?中国神话里,盘古开天,女娲造人。国外信仰里,上帝创造了一切,那么,谁创造了他们,这无法让人去得到答案,这不过是故作神秘的提出未解之谜,不过用现在理解的科学来说,万物皆有源,只是最终来源何处,又会最终去向哪里,无非就是神鬼故事。

让我更加感兴趣的还是我的梦,希腊有位哲学家曾经猜想太阳是块红色石头,而我也这样梦见了,这太让人惊讶了,至少我是这样一惊一咋,我早晨就告诉同事:我感觉到了我的不凡。理所当然被认作吃错了药,往后看我看见了神秘的苏格拉底,伟大的哲学家,与神圣的耶稣相似,他们都不曾留下自我篆书的痕迹,大体流传的都是苏格拉底学生柏拉图所写的对话,而耶稣所言也是门徒所传,这让人无法得知是否他们所言。

图片发自简书App

03

总体来说,我胡编乱造的写了那么多,还是因为外欲充斥了思想,现今我体会到也大部分人们一样如此,就连我尊敬的罗老师,我一直认为他是崇高的,文人中的自成一派,还有在我眼里看来,给我饭碗的老板,他们已经超过我所求的外欲,在我突发奇想之后,我才发现他们才是外欲更甚者。

说到底,我不过就是想买房,买车,创个业,解决个人问题,在接受他人指点或者洗脑之后,有的在欲求自由,有的在欲求名声,有的在欲求金钱,更甚者,权力。

有次旁听关于目前如何去做一段十秒视频去做到,企业,品牌,文化,情趣又富有传播力。这是困难的,有人说到:现在的文字已经退居二线,人们的眼睛被养叼了,这是当今信息时代的弊端。我不以为然,我仍然爱文字,视频,图文之类对于我来说,只是无聊空虚时刻的偶尔消遣,那不是信息时代的错,是我们的欲求变的更多,反而言之,是我们变得孤独,才会如此无聊,才需要更多新鲜感,暴露感,低俗感来刺激感官。以至于不会最终落得抑郁。

另外,当自身太过于拥有,也逃离不了欲求,这就像我之前听起他人聊天,提及,什么叫高级欲求。

回答让我不寒而栗:比如那些恋童癖,裹足,甚至同性恋。

我理解同性之间的感情,那无可厚非,但是前列两种我就觉得过分了。可能我还没有达到这个高度。

生活总是周而复始,情趣则是时有时无,我不追求刺激,至少学会自娱自乐。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