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原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同学在市场上经营着一家肉摊,他经常在朋友圈里晒他摊头上的肉。红白相间的肉很诱人,白色的肥肉有一指那么宽,很久没吃到那种自然生长,长到一年多后才宰杀的猪肉了,似乎隔着屏幕都能闻到肉香。

是的,肉的味道只有一种,那就是香。这种香有别于自然花香和人工调制的脂粉之香,是肉经过牙齿咀嚼之后,留在唇齿之间的味道,这种味道不是由有嗅觉神经的鼻子告诉我们,却是由舌头告诉我们的。舌头上的味蕾不仅能尝出酸甜苦辣诸般滋味,而且还能尝出诱人的香气。

小时候,除了盼望着长大之外,就是盼望着天天有肉吃。然而那时候连吃饱饭都成问题,吃肉变成了奢望。人的欲望却又是那样的奇怪,越是得不到满足,心中越是充满期待。

那时候多数人家都养猪,养猪的好处并不仅仅是吃肉,还有每年可以积一厩猪粪,除了上交生长队换工分外,还可以留下一些农家肥施在自留地上,种辣椒和红薯时是一定要放些猪粪做底肥的,那时的菜地里是没有化肥可使用的,种菜靠的是粪水和农家肥。

我们放学回家,用不着父母交代,就知道该干嘛。和几个同龄的小伙伴,背着背篓去打猪草,猪是一种杂食性动物,山里或是田间地头新嫩的野草,都可以成为它的口中之食。

大自然的馈赠是丰厚的,春天除了一树一树的棠梨花之外,那些刚从土里钻出来的车前子,鱼腥草,猪耳朵叶都是猪爱吃的草食。但我们更爱到山里,山里的孩子,对山林有一种亲切感,我们采蕨菜,盐酸叶,水沟边的野芹菜,香香菜,特别是野火烧过之后,长出来的一大丛一大丛糯米尖,一抓就是厚实的一把,手指上还会留下一股好闻的糯米香味。

猪的肚子就和我们小时候的肚子一样,似乎永远都填不饱。不论多少野菜倒进猪厩里,它都能够吃的干干净净。大人们一边抱怨着猪太能吃了,一边又别盼望着它们快点长大长肥。

我们小孩子对猪的大小和肥瘦是不关心的,我们只盼望着过年杀猪,每逢农历的腊月二十四过小年以后,就会断断续续的听到猪的惨叫声。

杀猪的那一天,要请很多的亲戚和邻居来帮忙,男人忙着烧水杀猪。女人在灶房里忙着整吃食,这一天我们小孩是清闲的,只是跑来跑去的看热闹,而且还经常被大人喝斥,小孩子家别碍手碍脚的,到一边玩去。

猪被腿去全身的毛,白净肥胖的身躯侧躺在大长桌上。这时杀猪的男人们会停下手中的活,然后评论着这只猪的肥瘦,猜测估摸着它的肚子里能有多少板油。因为一只猪肚子里的油脂,是一家人一年四季食用油的来源,猪的肥瘦关系着一家人的生计。

然后由杀猪匠用锋利的刀把猪的头割下来,厚实的红白各半的肉就显露出来了。大人们伸出手指测量肥膘,如果超过一拃长,就会得到众人交口称赞。主人家脸上也光彩。

接下来是开膛破肚取肚子里的板油。板油一般是放在筛子上的。如果谁家的猪板油连筛子都装不下,第二天也会成为人们田头地尾和讲闲话时的谈资。某某家杀的猪肥肉一拃多厚,板油熬了两大锅。讲的人和听的人都是很羡慕的表情。因为不论多么新鲜的蔬菜,都需要油脂来调配,如果没有油脂的滋润,许多蔬菜的口感都是苦涩的。

杀猪的那天可以放开肚皮吃一顿饱肉。辣椒炒猪肝,酸腌菜猪血汤,还有几大盆的白肉。大人小孩的嘴唇上,都被油脂滋润的饱满而油亮,枯寡的肚肠因得到大量油脂的滋养变得十分的舒泰。人们对肉的评价只有一个字,那就是"香"。

经常会听到有人说这样的话,真好吃,比肉还好吃。可见肉是最好吃的东西了,比肉还好吃的东西应该是很少。然而这话要是对现在的孩子说,他们一定不以为然的反问,肉有什么好吃的?

现在的孩子生长在物质丰盛的年代,每天餐桌上都有鱼有肉。司空见惯了,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稀奇的,为了孩子的成长,大人们还得强迫着他们吃肉。

也难怪孩子们会说肉有什么好吃的?确实,现在的肉真的没有什么好吃的,那时候家里过节或是人客往来,也会买点新鲜肉,洗干净之后,直接放到锅里煮熟,捞出来切成薄片,蘸辣椒和蒜泥做成的佐料,地地道道的蘸水白肉,吃的满嘴流油,齿颊留香。根本不需要用任何的调料,肉本身就是世界上最香的食材。

现在的肉如果不焯水,根本就没法食用。焯水这头一道工序如果没处理好,就会有一股用调料也无法除去的膻味。炒肉片时炒出来的往往是水而不是油,而且还必须用生姜料酒生抽等来辅佐,等肉吃到嘴里的时候,除了吃到各种人为的调料味,肉的滋味反倒淡而无存。

万物生长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有句农谚说: 桃三李四,要吃枇杷七八年。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桃子要栽种三年才能结果,李子生长期四年,而要吃到枇杷那就必须等到七八年之后。

猪的生长也是一样,养殖满一年左右的猪,不肥不瘦肉质才最佳。现在农村里很多人家都不在养猪了,养殖户们为了提高经济效益。动物增长剂的乱用,已经成了不是秘密的秘密,肉摊上出售的猪肉,瘦肉往往比肥肉多,这已经明显的违反了动物生长的规律。

这种不合理的现象,人人都知道。然而谎言经过千百人的传言也就变成了真理。不合理的现象长期存在,也就变成了合理而合法。我们用这种瘦多肥少的肉喂养孩子,可怜的孩子们,从小到大,根本就没有尝过真正猪肉的滋味,肉留给他们的记忆,永远是没有什么好吃的。

猪油,那曾经给我们脂肪和力量的油脂,不知什么时候还变成了健康的头号大敌,许许多多的爱美人士将它列为禁食之列。油脂本身没有什么错,它滋润我们的肠胃,让我们的肌肤饱满而有光泽。

猫科动物在猎取到猎物时,最先的动作就是开膛破肚,吃掉猎物的内脏,因为它们知道内脏和脂肪能够给它们提供更多的能量。

所以油脂并没有错,食用猪油也不会让人发胖,错误的只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如果一个人每天都饱食终日,一天到晚不运动,就算是每天只吃青菜喝开水也会长肉。

鲁迅先生笔下的梅干菜扣肉,让人隔着纸张都馋涎欲滴。以至很多人到江浙一带旅游,都会点这道浙系名菜。然而吃过之后,都会有些名不副实的遗憾,总会认为没有书中描写的那么香美。也许做法还是古老的传承,但是肉和菜的质量已不如当初那么地道了,味道自然就打了折扣。那碗蒸在饭锅上的梅干菜扣肉,只能在书本中历久弥香。

东坡肉闻名遐迩,有的人一辈子都不曾读过苏东坡的诗词,却经常吃东坡肉。苏东坡若仙灵有知,自己的诗词远没有东坡肉受欢迎,大概也只能抚须哂笑。

如今我念念不忘的是家乡的回锅肉,熏肉洗净煮七八分熟,捞出切成片,锅里放少许油,放入肉片炒出香味,在放腌制的剁椒,最后放青蒜。此菜青红搭配十分鲜艳,酸辣适中,蒜的香味又很有传播力,在山岚雾气缭绕的清晨,谁家要是做这道回锅肉,整个小山村都会被这种诱人的香气弥漫。那些在后山坡上采茶,或是在田里干农活的人,都会被这难以拒绝的香味,引的饥肠辘辘,暗暗的吞咽口水。

肉食并不会威胁我们身体健康。反到是我们健康身体不可缺少的营养来源之一。肉也不是造成肥胖的罪魁祸首,那些做体力活的民工,他们一顿吃两三碗饭,几大块的红烧肉,但是他们的身上并没有赘肉。因为肉和饭菜都变成了热量,身体得到这股能量的支撑,才能有力气扛起水泥包和搬动沉重的机械。只有那些毫无节制暴饮暴食又不爱运动的人,身体中的热量才会转换成堆积的脂肪。

我们在追求好的生存环境,无论是道路交通还是住房,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这种改变是我们亲眼所见,亲身经历过的。也希望动物的生存环境也得以改善,让猪在自然的状态下生长,给它一些成长的环境和时间。让那满嘴流油,口齿留香的猪肉再次回到我们的餐桌上,让孩子们觉得肉很好吃。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