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想留住的“小确幸”

文/玛格Rita

半年来,忙忙碌碌,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事情充斥着生活,过后却又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想想有些好笑,偷得闲暇也全在睡觉,许久不曾有这样的时光坐在电脑前写一些安静的文字。

说来,这还要感谢我一个小师妹,若不是她的信息敲响了我的瞌睡,我只怕此刻已在温暖的被窝里安枕。

打开手机看了看她的消息,“姐姐,在吗?可以帮我看一篇稿子吗?”

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就回答了可以,立刻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接受她发来的文件,大致阅读了一遍稿子是一篇访谈录,是她要在一次访谈中回答别人的问题。她告诉我,采访的人说她写的稿子有点“虚”,不太“实”,而我看了一遍,稿子里几乎写出了她想告诉别人的所有事情,问题只在于,她将一次访谈写的过于书面。

于是就提到了,当初她刚进校时采访我的情景,我问她,“还记得大一时采访我的情况吗?记不记得,你在问我问题时,我是以怎样的口吻在同你交谈?”当然,我根本没有资格教授她多么高超的访谈技巧,而事实上我提起这件事也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我只是想告诉她,我在同她交流时,用的是“我”——这个只属于“我”自己,独一无二的“我”的口吻。

她是个聪明的女孩,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回了我一句,“姐姐,我知道了,要自信,不自信就完了。”

我说,“没错,假如你现在写在稿子里的回答就是你的方式,那么改变了的话,也就不再是你了。”紧接着,我几乎是像以往每次她找我时都会对她说的那样说了句,“傻瓜孩子,坚定自己的路走下去。”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她总是个会拿不定主意的女孩,每次找我也大多是询问我的意见。

然后她便开始可爱地抱怨自己总是在乎太多,都快不会独立思考了,她说这是个很难改的个性。

我盯着这句话,静默了几秒,可以说是不由自主地在键盘上敲下,“难改的话,就不要改了,如果改掉了,我对你来说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想来也是我说话的方式有些笨,竟不知勾动了她那根感动的弦,她回答我,“但是你对我的意义不止这些,还记得2013年9月11日,你对我说过,请不要从我的生活中消失。

对于她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语,甚至精确到年月日的时间,我顿时心里柔软得不能自已,自己说过的话,我怎么会不记得呢?当时我对她这样说的理由是,“谢谢你让我变得有意义。

一直以来,她都说曾经与我的那次采访对她很有意义,因为我给她发过一段鼓励的文字,告诉她要坚定自己的路走下去,所以她才会将我变成每次举棋不定时询问主意的对象,而她也不会想到,在我心里,被这样优秀的女孩记住,是莫大的荣幸,事实上,我们是一起成长的。

我没告诉过她,我的自信也并非与生俱来,只不过是因为我很幸运,在我每逢低谷时总能遇到一些人给我坚定的信心和动力。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许是夜深了,所以思绪才能飘得更远,大一刚进校的回忆便这样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是一个擅长把事情放在心里自己消化的人,但偶尔会装作不经意地透露一些,为的只是假装若无其事地获得一些意见。

记得那是刚进校不久,我对于自己要参加什么组织和社团迷茫不已,同所有同学一样,我也是一个新生,对于未来四年的道路也是全然无知,然而不同的只是,我在入学不久便成为了班级干部,所以在其他同学面前,我不得不让自己表现出几分格外的开朗和自信。或者说,这是一种作茧自缚,我企图让自己成为这样的人,便一直要做这样的人,所以一直以来我的迷茫始终无法得到纾解,直到有一位学姐貌似不在意地对我笑着,“别怕,现在是我们专业的天下,学生会主席是我们专业的,团委副书记也是我们专业的,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她永远不会知道,那随口说出的一句玩笑话,实际上是说到了我的心里,我是真的害怕,我只是无能表达。但也正是因为她这一句话,我去到了我想去的那些地方,学生会,话剧社,杂志社,工作室……直到她毕业,直到我可以应付得来自己的“性格”,每每想到她的笑容和声音,我还是忍不住一阵暖流涌过心底。

除此之外,还有一次我因为肩负的职务过多,所以让自己忙得不可开交,常常是凌晨宿舍其他人在安睡,而我还在自己的小方块里做着铺天盖地的材料和表格。那时,我曾向一个学长抱怨,“我为什么要做这么多事情呢?我是不是可以放弃一些?”现在我还可以清楚地记得他给我的回答,“放弃不是不可以,取舍确实很重要,但如果你真的能将目前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你就会发现,没有什么能再难得倒你。”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你或许并不是没有能力,你只是需要一句他人的肯定。

诸如此类的事例还有很多很多,包括来自于我最好的朋友,我的老师……我很庆幸,我遇到的这些人,都不吝啬“肯定”。

而他们,也许根本无法想象,我之所以能够坚定地走到今天,或多或少都是源于他们曾经鼓励的裨益。

就在不久前,我还因为各种原因接触到了这位学长和那位学姐,真好,学长比记忆中更加稳重,而学姐的声音还是仍旧活泼开朗,她笑着对我说,“要常联系啊!”

其实我们都知道的,下一次联系是未知的,谁也无法预测我们的下一次相遇会在什么时候,因为天涯海角人各一方,有时候,就是一辈子。

但我还是笑着应下了,强忍着想要流泪的冲动,笑着说,“姐姐,你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有些人该明白的,这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些东西,它在不经意的一瞬间出现,却让我们用心记住了一辈子。而一句肯定和鼓励的话语,于我,于之前的那个女孩,都是盛放的灌溉。

前些天很喜欢一首歌,《小幸运》,虽然歌里唱的是初恋的应景,但我却生生将它放在了这里。不是单纯为了附和,只是想说,这么久以来,遇到的这些人,这些事,的的确确就是我的幸运。

何德何能,我在大学里,遇到了我这一生最好的朋友们,我很清楚地知道,我不可能再遇到这样对我好的一群人,所以和他们在一起时,我会狠狠地笑,狠狠地流泪,狠狠地做我自己。

我想对他们每一个人说,“谢谢”,尽管我们之间早已有这样的默契,而我始终欠他们的那句道谢,更适合放在心底,可我还是要说一句,“谢谢你们,是你们让我知道,我可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