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人生赢家(一)红奴

我和我的那些发小们,自从嫁了,再也没有全泛地聚在一起,这几年,我回村行礼,见了几个当年一起挽猪草摘酸枣的,加了微信,建了个发小群。共六个人:奴子,三三,红奴,再再,嘟嘟,我。

除了红奴,我们都嫁在方圆二十里之内。现在,奴子和三三在在鄂尔多斯打工,嘟嘟和再再在家种地,红奴子嫁到太原南郊,在看孙子。有时,我们在群里吼几声,回忆旧时偷瓜摘枣的事,大笑一回,聊解乡愁。

想起这些姊妹们的命运,我就感慨万千。我觉得我不把他们一一写出来,难以慰我的心,慰藉她们的人生。

我就按照出嫁顺序,先写红奴。

红奴父母早已亡故,她除了至亲骨肉婚假回来行礼,平常不回来,是我们几个中见面最少的。

红奴大我一岁,我们同年级。她家姊妹兄弟五个,她是家里的老小,父亲早逝,两个哥哥成家另过,两个姐姐也早早地嫁了,她和寡母相依度日。她大姐嫁到了太原南郊,姐夫是个瘦小的男人,不识字。初二暑假,她大姐回娘家住了一段时日,回夫家时把红奴和妈妈带了去,直到开学也没回来。

红奴再没来念书。初三那年,我忙的复习应考,传来她结婚的消息。后来见了她侄女,证实了。那年她17虚岁。

再见到她时候,我已是师范一年级学生。红奴从南郊回来,约了三三一起来我家。我们仨站在我家廊门外告诉,得知我已转了市民户口,毕业后包分派挣工资是铁定的了,红奴的泪水夺眶而出,三分怨怼,七分悲伤,抽泣着说:“我比你念书威!”

三三说:“你要急的嫁人嘛!”

红奴哭的像一朵被急雨打过的梨花:“我姐姐让我嫁!”

诚然,在我们六个中,红奴和我成绩最好。我的文科比她好,她的数学比我强,我们俩常暗暗较劲。如果她像我一样,小爹小娘,全力均应,一定也能考上。

红奴不但聪慧,还长得美。她比我高一黑豆,但丰满白净,身材凹凸有致,鸭蛋脸,眉毛高挑细黑,凤目,眼珠子漆黑,眼白像蛋清,鼻翼上均匀分布着浅褐色雀斑。

红奴的妈妈是个小脚女人,爱给新婚夫妇听门瞭户,还带着女儿们一起去。红奴和我们说起来,我们尚不懂听门是做甚。我们去她家玩,她妈妈常说些诨话,我们半懂不懂,但模糊地知道那不是好话。那样的家庭,让她早熟。

我小姑姑后来也嫁到了太原南郊,和她们姊妹在一个村。我师范二年级暑假去姑姑家时,曾去看红奴。我去她家时是上午,她正在地里,已是俩孩子的妈,婆婆给她看孩子,见我来了,让我看住孩子,去地里叫她。

我站在院子里打量。这是坐北朝南一院三间起脊瓦房,廊门东是小厨房,院子里凌乱地摆放的农具和粗重家什。也就是一般庄户人家。

一会儿,她推着一车西红柿回来,高叫着我的小名,我眼前是一个黑瘦的农妇,奔楼突出,夹鬓,额头汗津津的,粘着一绺头发。唯眼睛更大更亮了,我帮她把西红柿堆在厨房床底下。她捡了一个西红柿掰开递过来,瓤子又红又沙,我们俩边吃西红柿边告诉。

她说,丈夫小学也没毕业,基本不识字,十撘也打不出一个闷屁来,好处就是家里的事全由她,操心劳累。

我说你起码嫁个识字的,初中毕业也行,看个电视,拉个家常,不累。遇上事,也有个商量。

她说那时不懂事,姐姐们捏弄成个甚就是甚,念书来不可能,没人均。

她说她和丈夫谈不上爱,搭伙过日子,南郊地皮好,产麦子大米,老实种地日子就好过。

中午留我吃饭。他丈夫回来了,比她高一点点,一目了然的敦厚善良、老实木讷。朝我做了个尴尬表情,我理解为一个打招呼的笑。

她那么一个明慧的人嫁得这样的男人,我觉得很惋惜。至此,我们各自在自己的人生轨道上转,直到19年冬天再次见面。

19年我去南郊行礼,院子里撘灶生火,烧肉做汤,乱哄哄的忙碌,我在客房坐着看手机,小妹来了,还厮跟着一老婆子,盯住我看,我没理会,继续和小妹说话,那老婆子一直盯着我,我觉得诧异,细看这不礼貌的人:翠眉还带春山色,粉面已生黄褐斑。好面熟!我慢慢站起,慢慢走近,然后跳起来,扑上去,叫一声红奴子,拥抱在一起,泪目。

千样苦,万般酸,都在这一张脸上,娇花经雨已凋残,只是那对含情目,还与当年一样弯。

我们坐下慢慢告诉。她说,自己没条件念书,遗憾了一辈子,很想好好供应俩孩子念,可惜的是孩子们都像爹,不是念书的料,只能早早地成家,现在都在在日本打工,侍弄大棚蔬菜,村里组织去的,尽熟人,安全,工资也高,她照看孙子。

她不住地叹气。

我说,宋代的苏轼,你还记得吗?他一生才华横溢,却屡遭贬谪,尝尽颠沛流离之苦,他晚年写了一首诗:

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

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病到公卿。

所以,孩子不聪明,也没什么不好,健康快乐就好。

说起男人,她很是感慨。说虽然愚笨,也无灾无病,好赖一辈子过下来了。单就吃喝穿戴,她没受罪,但一辈子活了个寂寞。

我说,老实木讷有老实木讷的好处,人都想会说话,战国时期有个苏秦,因能言善辩招来杀生之祸;人都想多聚财,西晋的石崇因为聚财太多而命丧黄泉。他凡事谨守规矩,必无大错;你一生但足衣食,便称小康。你当初选择了地皮,就享“福地”的福,享时代的福吧!

她看着我,开心地笑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只能叫我爸爸 一 每次回到老家,我就换了不一样的心情。首先是故乡的风,清风扑面周身爽利。空气是干净的,可以大口呼...
    卢英峰_盈丰阅读 1,922评论 1 3
  • 001、捉奸 性格决定命运。 平安有时觉得自己的人生之所以到今天地步,便是因为她的不断妥协:小时候妥协于亲...
    烊吔阅读 2,978评论 0 2
  • 首先声明,本文无确定主题,任性而写,肆意挖掘树洞,大家随意。 农历春节,已然过去,就算是孩子们的寒假,正月十五元宵...
    b2efeb6ea406阅读 1,316评论 0 0
  • 欧阳修诗集(B) 【罢官西京回寄河南张主簿〈景年〉】 归客下三川,孤邮暂解鞍。鸟声催暮急,山气欲晴寒。已作愁霖咏,...
    汉唐雄风阅读 5,446评论 0 10
  • 三爻村之恋 一、杜敢 杜敢把出租车拐过都市之门,他打算从唐延路左转上绕城高速,再从长安路下高速回到东三爻村的租住屋...
    轻读漫写阅读 625评论 5 5
  • 楔子 不过双十年华的女子伏在自己兄长的病床前听他一字一句吃力的托付,“宸未,我知道亏欠你太多,但眼下除了你,寡人不...
    流浪的小红豆阅读 1,271评论 22 21
  • 太傅道成以谢朏有重名,必欲引参佐命,以为左长史。尝置酒与论魏、晋故事,因曰:石苞不早劝晋文,死文恸哭,方之冯异,非...
    司马心儿阅读 269评论 0 6
  • 文 | 黎志 我和班上的同学一行8人于19日下午4点30分乘火车离开重庆,在20日凌晨4点35分抵达成都市...
    ENIAC312阅读 270评论 0 0
  • 只要离开了土地,就没办法生存 那位友好的大马总理、碧桂园的老朋友,终于还是出事儿了。一个政局陡变导致的蝴蝶效应,已...
    無房阅读 3,505评论 0 0
  • 前言 Google Play应用市场对于应用的targetSdkVersion有了更为严格的要求。从 2018 年...
    申国骏阅读 60,439评论 14 98
  • 《来,我们说说孤独》 1·他们都在写孤独 一个诗人 如果 不说说 内心的孤独 不将孤独 写进诗里 是不是很掉价呢 ...
    听太阳升起阅读 4,103评论 1 7
  • 自幼贫民窟长大的女子,侥幸多念了两本书,枉以为可以与人平起平坐。可是人生从来都是接力赛,我们却天真的当成了百米冲刺...
    Leeanran阅读 5,151评论 1 5
  • 云舒老师,姓甚名谁,男的女的,多大岁数,这些我全然不知。之所以要写写云舒老师,完全是因为他写的文章,如一个巨大的磁...
    数豆者m阅读 2,051评论 6 9
  • """1.个性化消息: 将用户的姓名存到一个变量中,并向该用户显示一条消息。显示的消息应非常简单,如“Hello ...
    她即我命阅读 1,558评论 0 4
  • 陈xox阅读 1,236评论 0 3
  • 《女人,斧头和狗》我在三伏天里发抖,只因怀里没了炉火所幸依偎着,拥有阳光的窗 可是,窗外还有那个女人晾上的白裙,挡...
    唐喧哗阅读 770评论 1 4
  • 我们都是软弱的人,所以才会说谎。我们都是胆小的人,所以才要武装。我们都是一群笨蛋,所以才会互相伤害。
    所罗门的伪证_dc0a阅读 1,037评论 0 3
  • 为了让我有一个更快速、更精彩、更辉煌的成长,我将开始这段刻骨铭心的自我蜕变之旅!从今天开始,我将每天坚持阅...
    李薇帆阅读 952评论 0 2
  • 似乎最近一直都在路上,每次出来走的时候感受都会很不一样。 1、感恩一直遇到好心人,很幸运。在路上总是...
    时间里的花Lily阅读 71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