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康定

夜宿康定,一座雪山下狭小的城

挤满了外地的车牌和口音

而雪山亘古沉默,孤独不必言说


那时五月,我步履匆忙,衣衫单薄

装满冰风和雪水的肉体

在流光溢彩的幻影中颤栗


遗憾,是跑马的古道废弛

没有一首情歌在大风中激昂得像

巨石滚落山顶,在山谷中轰然如雷霆


沉默的雪山是我

沿着康定河从日暮黄昏走到星河熠熠

等某天一位溯游而来的女子

在冰风和雪水灌满身体时

与衣衫单薄的我紧紧相拥与此

温暖和幸福便将覆盖我

就如人类第一次拥有火种时

那般的温暖与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