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校园言情《小跟班的爱情》第35章:一万个担心

字数 3211阅读 127

(1)

俗话说不打不相识,苏小小和孟彦廷在接下来的课程中相谈甚欢,配合默契,按照教练的一招一式练习的很好。

下午三点10分,课间休息。

苏小小没有和其他同学交流认识,她匆匆跑到放包处,拿出一瓶水打开喝了一大口,用毛巾擦了擦汗。

然后快速拿起手机,还是没有收到韩晨发来的信息。想着现在已经三点多了,篮球赛已经结束了,虽然相信A大会赢,但还是想要确认一下。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手指略微颤抖而又果决的按下快播键1,拨通了韩晨的电话。

电话很快打通了,她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感觉心脏也跟着一起跳动,节奏越来越快。她既紧张又期待,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但是响了十几声,电话还是没人接,直至最后出现提醒留言的语音,苏小小才挂断。

挂断后她重新拨了过去,但结果还是一样。

苏小小不知道韩晨是故意不接她电话,还是根本没听到。

她一只手搭在窗台上随意拨弄着上面的绿色盆栽,另一只拿着手机一直不停的按重拨键,脸上写满了焦虑,但最终是没人接。

孟彦廷叫了一声“小小,上课了。”她才依依不舍的放下手机,失望的走回教室。

(2)

韩晨被众人簇拥着连球衣都没来得及换就直接去往了就近的医院。

在医院里,医生给韩晨的伤口进行了细致的消毒,扭伤的脚踝涂了消肿的药水,然后用纱布紧紧的裹了几层。韩晨本来觉得上了药就可以了,但是教练非得让医生将他的脚包扎成一个“粽子”。

没办法,于是韩晨就只能拿了一根临时的拐杖,当走路的支撑。滑稽的造型配上韩晨英俊帅气的冷酷脸,还真是让人忍俊不禁。韩晨虽不是处女座,但还是非常注重自己的外形的。

他在心里想着,一会回去了自己立马拆掉,他也不是逞强,脚踝只是微肿,不要乱碰到就行,包扎成这幅模样根本就是小题大做。

回篮球馆的途中,队员们热烈的讨论商量着去庆功的场地,还扬言要去喝酒,不醉不归之类的,气氛一片欢乐,所有人都非常高兴。

韩晨不说话,径直走着。

韩晨回到更衣室,换好衣服,拿上手机打开看了一下,发现了一个小时前,苏小小打过来的十二个未接来电。

他不知道苏小小为什么这么着急找他,难道是有什么事吗?他有点担心,立马拨了过去,但却是关机。

他越想越不安,担心苏小小出什么事。

他想起了上次苏小小被流氓围堵的画面,感觉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他火速拿好东西就往出口跑去。

李泽西见他神色匆匆,连忙叫住问道:“你干什么去?一会还要去聚餐呢?”

韩晨回过头来,语速偏快的说道:“我有急事,聚餐就不去了。总决赛上的庆功宴我请客。”说完这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更衣室。

李泽西等人也是一脸茫然,他的拐杖还矗立在柜子前面。

韩晨一颠一颠的往学校出口跑去,一边不停的拨打苏小小的电话。很快他就打上了一辆出租车回A大。苏小小的电话一直都是提示关机,韩晨突然想到可以打电话给周若云。他在通讯录里翻来周若云的手机号码拨了出去,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电话那头传来周若云开心惊讶的声音:“韩晨,是你吗?你的脚没事吧?”

韩晨可没有周若云那么激动,他现在心里只剩焦急。他也不寒暄,就直接切入正题。

“苏小小在你旁边吗?”

周若云疑惑的答道:“没有。你找她有事吗?”

韩晨没有听到满意的答案,准备挂电话,淡淡的回了一句:“有急事,但我打她电话关机。”

“哦,这样啊。她的手机可能没电了,她经常这样。”

韩晨一听手机没电,觉得很有可能,所以担忧稍稍少了那么一点,但还是不能完全放心,正准备问周若云知不知道她现在在哪。

电话里周若云的声音再次传来:“她跆拳道刚刚下课不久,现在应该去琴梦餐厅准备了吧,今晚我们约好了在那里吃饭。我现在正要赶过去和她会合,你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转告她。或者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饭,你上次不是也请我们唱歌了嘛,这次就当我们请你吃饭。你……你也可以把林建文也叫来一起。”

韩晨听到她说琴梦餐厅,于是想到可以打给餐厅确认苏小小是否在那,这样他才能安心。

但他不想让周若云知道他真实的用意,所以就找了个理由:“下次吧。我其实找苏小小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向她打听一下女孩子学计算机专业怎么样,我有一个表妹也想学这个。不过现在不用了,我表妹刚刚给我发短信说她又不想学这个了。我表妹就是这么善变,我也没办法。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再见。”

说完就急匆匆的挂了电话,不过想想他编的那个理由还真是够荒唐的,也不知道周若云会不会相信。他无可奈何得摇了摇头。没办法,他一向不擅于说谎。

(3)

韩晨打开百度搜索到了琴梦餐厅的预定电话,他毫不犹豫的打了过去。电话响了两声就有人接了,是一个谦逊有礼的女声:“先生,您好,这里是琴梦餐厅,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韩晨直抒来意:“你好,请问你们的驻唱苏小小在吗?”

那个接听的女孩,明显楞了一下, 原以为是打来咨询或订餐的,却没有想到是打来找餐厅驻唱的。一时之间没想好怎么回答,迟疑了一会说道:“请问您哪位?找我们的驻唱有什么事吗?”

韩晨忍住想要发火的冲动,用低沉且充满磁性的声音平静的说道:“我是她朋友找她有急事,她手机关机了,如果她在的话,麻烦让她过来接电话。谢谢。”

那个接听员还是半信半疑,犹豫了一会说道:“我们驻唱刚到,我去叫她过来,你等一下。”

韩晨听到接听员说苏小小在餐厅,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静静的等着苏小小过来接电话。但后来一想还是算了, 他这样表现的这么明显会不会让苏小小看出什么来,还不行,现在还不行。既然已经确认她没事就可以了。韩晨果断挂了电话。

苏小小正在包厢里布置,还特意定制了一个写有“友谊地久天长”的蛋糕,还买了很多的水果。而这个包厢是婷姐特意给她留的。今晚也放她一天假,不用驻唱。

小梅推门走进包厢说道:“小小,你朋友给你打电话,你去接一下吧。”

苏小小放下手里的餐盘,疑惑的问道:“我朋友,谁啊?”

“不知道,她说你手机关机了。所以就打来餐厅了。”

苏小小拿出手机,的确是关机了,而且这次是她主动关机的,在她跆拳道下课后,韩晨还是没有回她的电话和短信,她觉得很生气,就索性将手机也关机了。

现在她依旧生气,因为他之前打电话给宋泽,宋泽告诉她A大赢了,现在篮球队所有人都去喝酒聚餐了。因为宋泽也是听别人说的,只知道一个大概,并不知道韩晨受伤等具体的事情。

苏小小以为韩晨忙着喝酒聊天,故意不回她电话,所以就特别生气,虽然她没什么资格这么做,但是就是生气。

所以就暂时不想去想韩晨的事情,准备星期一再去学校好好质问他。现在也没打算开机。

苏小小以为是范逸轩等人打过来找她的,所以就快速的跑了过去。她拿起前台的电话,刚要说话,就听见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对方似乎早就已经挂断了。

苏小小退回去查看了一下来电号码,觉得有点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是谁。她这个人从来不记电话号码的,就连自己的号码也是别人经常问她,她才去把它记住。

她在前台旁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哪个无聊的人打来的,绝对不可能是认识的人,不然怎么会不等她接听就挂了。说不定还是个变态,算了,不用理他。想到这,苏小小就又重新回到了包厢。

要是韩晨知道苏小小将他误以为是变态,估计他会气疯吧。

(4)

韩晨坐车回到家已经是快晚上六点,他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拆纱布。他将纱布一层层掀开,露出红肿的脚踝,拿手用力摁了一下,有点疼。他将纱布扔到垃圾桶里,就走进洗手间洗澡。

韩晨洗完澡出来,换了一身宽松的休闲服,此时就像一个帅气阳光的大男孩,毫无距离感。

他拿出医生开的药膏,往自己的右脚踝上涂了涂。脑海里又想起了苏小小,拿起手机翻出苏小小之前发的短信“我有急事找你,看到短信后立即回我电话。”之前因为莫名的担心都没有仔细看短信,现在再看,韩晨觉得虽然是一句很平常的话,但里面似乎包含了浓浓的关心和担心。

韩晨笑了笑,忍着轻微疼痛穿上鞋袜,拿起桌上的车钥匙。想了一想又将钥匙放回了原处。他边走边披上外套,穿衣服的样子都是动作帅气利落,让人看了浮想联翩。他走出玄关带上门就出去了。

韩晨忍着疼痛跑到了小区街道,伸手打了一辆出租车,语气急切的对司机师傅说了一声“去市区平和大道的琴梦餐厅”。司机大哥用B市惯有的腔调爽快的答道“好勒”,然后脚踩油门,车呼啸而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