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6|爽朗的笑声】《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获取授权

本文为林震原创小说,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若有转载需求,请以简信或者QQ联系。


文集: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遇见你,情深缘浅》


前情提要

【Ch.11|怯弱的眼泪】《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12|虚无的沉默】《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13|恋爱的错觉】《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14|幻梦的旅程】《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15|飘然的目光】《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16|爽朗的笑声】《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遇见你,是我的青春;错过你,是我的年华。

六年前,林芷惟暗恋着李少海;六年后,李少海恋上了林芷惟。

是误解,让两人越走越远;是宿命,让两人且行且近。

眷属终成,却藏物是人非;由爱生恨,只因情深缘浅。


(作文课上,刘老师读了李少海的文章。)

清禾周记本的封皮是皮革的,显得十分高贵。

刘老师打开它的时候,眼睛放出了金光。

“给大家展示一下叶清禾同学的周记本。你们看,几乎没有任何涂改痕迹,字迹工整,页面整洁。”

刘老师把本子对着我们,我感觉我眼前看到的是一幅画,立刻换头朝清禾投去欣赏的目光。

随后,刘老师抑扬顿挫的声音,扑面而来。

“我的奶奶,在农村呆了一辈子,没见过什么世面。”

第一句话都奠定主题基调,这就是清禾的风格。

“她和爷爷在家乡的土地上操劳了一辈子,养育了我的父亲,也养育了我。”

刘老师一边读着,一边紧皱眉头。

“父母很少带我回到家乡,只在过年期间,我们一家三口才会坐着绿皮火车,一连颠簸十几个小时。我一开始是不愿意回去的,那里一贫如洗,荒芜人烟,很冷,很无趣。”

“我最不习惯的就是每天早晨公鸡的打鸣声,总是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我不愿意起床,奶奶会把喷香的小米粥端到我面前,用苍老的手一口一口喂我吃。看到吃的,我就会很精神,也不怕冬天的寒冷了。”

“爷爷会坐在院子门前,用大烟斗抽烟。他还有一个伙伴,是一只叫灰灰的狗。它会陪着爷爷晒太阳,守着家门。灰灰好想不太喜欢我,总是追着我满院子跑。”

“奶奶做的饭比妈妈强一百倍,全是肉,每次吃完我都会很撑的样子,坐在藤椅上假装睡觉。爷爷会把火炉子挪到我脚边,然后摇着藤椅,哼着小曲儿。”

“可是,我总是抱着我的随身听,把音量开得很大。到了晚上,我还会霸占着电视机,不给他们看。妈妈总是说我,爸爸也是。”

刘老师读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叹口气。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想我一定不会这样。今年过年十分冷清,灰灰独自坐在院子里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院子门前长满杂草,围墙的缝隙里,墙角里,都冒出了很多枯黄的枝杆。我没有等到爷爷奶奶的迎接,没有肉,没有暖烘烘的火炉子。”

台下有同学微微发出了闷闷的声音。

“推开大门,我看到了他们的照片,黑白的,大大的头像。下面摆放着几个坛子,里面落满了灰。我问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去哪儿了。”

“他们说爷爷奶奶搬家了,不住这里了。我半信半疑地坐在藤椅上,看着妈妈点了几柱香,爸爸站在照片前,把香插在了坛子里。”

刘老师的语气有点哽咽,但极力压着。

“我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从藤椅上跳下来,蹲在灰灰旁边。它不再对我叫,也不再追着我到处跑。它懒洋洋地躺在地上,连我给它的零食都毫无兴趣。”

“这时,院子外来了几个人,似乎没看到我,就走了进去。我听他们在说卖房子的事情,于是悄悄跑过去听。爸爸一边介绍着房子,一边收拾着一些杂物。妈妈静静地在一旁抹眼泪,满是对这里的不舍。”

“这里曾经是他们的家啊,为什么舍不得也要卖掉它?我抓着爸爸的衣服,使劲哭喊着,不要卖掉,不要卖掉。爸爸为难地把我推开,对我说,爷爷奶奶不在了,房子也没人住了。我依旧不依不挠,怎么都不肯放手,对着他大喊,还有灰灰,还有灰灰。”

我的眼前忽然模糊了,星晴抽泣的声音也轻轻地前面传来。

“我松开爸爸的衣服,去找灰灰,可是它不见了。我满院子找它,也没有找到它的踪影。直到第二天,我看到灰灰又躺在了门口,却一动不动,闭着眼睛,连气也不喘了。”

我的眼泪早就倾泻出来,任凭那股温热流到下巴,再也听不进去任何声音。

至于文章最后如何收尾的,我已经记不清楚。

我只记得擦干眼泪之后,看到刘老师的眼眶也红红的,分明已经进入了剧情。

清禾低着头,沉默地应对这此时的凝重气氛,手不停地颤抖着。

刘老师读毕,教室无人出声,楼外呼啸地北风刮着树叶,仿佛在给清禾的爷爷奶奶送行。

过了许久,下课铃声想起,刘老师合上周记本,说:“同学们,下课。”


我站起身,走到清禾旁边,拍拍他的肩膀。

周围的同学也纷纷走过来,赞许清禾的文章。

从此,对于写作,我和清禾分成了两派。

我采用内心活动的方式来助推剧情的发展,而清禾则采用一个个小事件来反衬剧情的发展。

说到底,两种方式都可以获得良好的效果,只是哪一种能够深入读者的心罢了。

此后,我将已经写满文章的周记本裁剪成了活页本,每一篇随笔或者小说,都独立成册。

我有时会把它借给星晴,她往往会用铅笔在封底写一段小感想。

她的字迹非常圆润,却不失大气,每一个字都写得很重,有时我甚至从纸的背面都能看到她的字。

她看文章的时候会咯咯咯地笑,旁边同学问她在干什么,她会把我的小册子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

对此,我十分信赖她,毕竟很多文字我还没修改过。

在我的心中,除了给清禾看是安全的,剩下就是她了。


几日后,她把最近从我这里借走的小册子还给我,并且支开了苒苒和静子。

“少海,你的文章很精彩,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我不解地追问她。

她站在走廊上思考了很久,慢慢说道:“或许是缺少了一种畅快的感觉,有时读着读着,十分入迷,但是每当要进入状态的时候,你的故事,或者说你描述的那个情节就突然停了,迅速地跳到了下一个情节。”

“会不会是你默读时的语速问题?”

清禾忽然窜到了我们身后,他看着我,却似乎在对星晴提问,“如果默读语速很快,超过了作者写作的速度,那么情节会显得很急促,有种一笔带过的感觉。”

星晴睁大了眼睛,好奇地说:“叶清禾同学,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呀。”

清禾把头一抬,十分得意地说:“那当然,少海的文章,我每个字都看过,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其实也遇到过,后来我只好刻意地放慢阅读的速度,这样比较爽。”

星晴笑得很大声,不停地称赞清禾的机智。

两个人有如在我身上找到了共同话题,一时间聊得停不下来。

我原本以为星晴和清禾是水火不容的两个人,一个热情似火,一个孤傲自负。

可是他们谈论起我的时候,却表现得十分一致。

此时,我显得有点多余,收好星晴还给我的小册子,准备离开。

“少海,我觉得你和清禾可以编辑一个小杂志。”

星晴提议说,并且把目光投向了清禾,“对了,叶清禾,你的周记本也借我看一两天呗。”

清禾听罢,忽然把双臂环在胸前,“这,这样不好吧,里面很多隐私啊。”

“怕什么,我又不会说出去,”星晴拍着胸脯,很自信地说:“不信,你问少海。”

清禾看了看我,似乎从我眼里读不到拒绝,于是打开书包,掏出那本皮革封皮的本子。


【Ch.17|虚张的愤怒】《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