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的我1

/隙均


      以前阿飞一直天真的以为时间能等,却不知时间给他(她)们的经历,要是稍不注意,谁也干预不了。参与不了。改变不了。


        自从高中毕业后,他就后悔,大学没跟她报考同一所。


      阿飞跟她一起就读镇上的横塘高中,同个班级。印象最深的是:有天早上她毫不在意地翻过书桌,回到靠近教室门口的座位上;教学楼前面的参天大树郁郁葱葱,几缕阳光正从门口闯入。


        二零一三年五月的早晨,天还灰蒙蒙,带着一股清凉,阿飞把单车搬到家门口,从门口右边的小巷子拿了一把锄头,右手将它跨在单车右把手上,同时左手抓着左把手;一只脚轻松跨过车身,一蹬踩踏板,单车的前后轮便轻快的往前转动起来。途中经过一个大斜坡,径直滑行到田地上宽宽的土路,土路沿着山边的平地前行。田里干活的人还很少,通常都是那几位熟悉的老农民,有的赶着牛,有的在给田里放水。阿飞穿过一个高高的高压电线杆旁,再骑一小段平路,通过一座水渠上的平石桥便到达他家的田,这块田就在路旁。阿飞下车,把车停在田垅旁。提好裤脚,挑起洒水桶,走到水渠水坑处,先把左手边的水桶装满半桶水,放在水坑旁的石头上,再把右手边的水桶装满,水很凉爽;阿飞弯腰,一个使劲,艰难地把两桶水挑起来,水桶前边装着长长的水管;一边保持平衡,一边还要当心水从水管里洒出来。他努力的走了一小段路,幸好水坑距离田地不远。阿飞控制水桶的倾斜度,将水适量的从前面的水管洒出来,水管前头装着一个半圆开口朝下的水塞,水从水塞的开口呈半圆形状洒出来,均匀的浇灌在菜苗上,他艰难地控制着两边水桶的倾斜度和剩余水量,要是其中一边洒出来的水太多,两边的水桶重量就会不一样,得靠手用力调节两边。半个多钟,阿飞完成了两排菜苗的浇灌,要是他爸来,不用半个钟就搞定了,心想姜还是老的辣。除了些草,到水坑洗完手脚和锄头,便匆匆踩单车赶回家,吃早饭上学。


        老妈上市买菜还没回来,但已经煮好米饭。老爸还在田里,妹妹还没起床。便自己炒了蛋炒饭;装好饮水,阿飞把昨晚收拾的行李绑在单车后尾架上,骑着单车去同伴阿健家里,他们小学时就一直一起上下学,在他家等了会,一起走出门口,骑上单车,往村路口方向骑行,宽阔的水泥路和五月的阳光与风,都在迎接他们混入当中,途中有聊有笑。他们把单车寄放在村路口小卖部,拿着行李和书包,在路边等去往镇上的客车到来。公路上双向有来来往往的车辆,路中间有一道飞机跑道隔开。


        这次回家是恰逢周六日和劳动节放假。阿飞和阿健提前一天回到学校宿舍,他们不同班级,但在同个宿舍。把行李整理好,便一同前往图书馆学习。图书馆坐落在教学楼中间的高地上,三层楼高,面朝学校大门,前面和后面是透明的圆弧落地窗,屋顶也是透明的玻璃天窗,在门口便能一览里面的情景,中间摆放着两两座位相对的木色书桌,两旁是一排排的图书。现在已经是高二第二学期了,时间非常紧张,当他们走进图书馆时,一楼的门口图书架旁边已坐满了其他同学,他们顺着右手边的楼梯上了二楼,在楼梯上能俯瞰整个一楼的天窗,中间摆放着些绿色植物。他们找了二楼靠窗角落的位置,阿飞继续写昨晚未完成的数学几何分析练习题。图书馆里很安静,只剩在纸上书写笔划的声音。


      快到中午时间,阿飞看看窗外,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她来图书馆,以往她总在靠近窗和图书架的角落座位上埋头学习。这个时间点图书馆已经没什么人,很多走读生已经回家。


        阿飞起身,敲了敲阿健的脑袋,笑着说:“走,吃饭去。”


      “迟早要被你敲坏,要是考不上好的大学可都得赖你,想逃都没门。”阿健抬起头,摸着脑袋,苦笑说。


        “敲不坏,这就去吃饭,给你补一补。你本来头脑就不灵光,不敲不行。”阿飞边收拾书和笔边说。


        “收拾好了,走走,别废话了。”。


        ……


        他们沿着图书馆门前的楼梯,一直走到学校门口,楼梯两旁种着不知名的参天绿树,靠近门口两旁是露天的羽毛球场,高一那会他们常常一放学就约着宿舍的几个,从天亮打到天黑。出了门口便能看到马街的两旁都是饮食餐馆。


        半小时的午睡过后,他们又准备去图书馆学习,路上阿飞心中想下午她应该会来自习,果真当他们刚上二楼时,便远远看到她的身影。阿飞放慢脚步,回到上午的座位,平静心情后,一门心思的做起物理练习题。不知不觉,黄昏的阳光已经从窗外投进图书馆内,沉浸在橙色的暖色调里。阿飞看看前面的阿健,揉揉眼睛,等适应了光线,环顾四周,她已不在那个座位上,但是书桌上还放着一本语文课本。


        她会在每本课本的封面贴一张便利贴,然后写上自己的名字和班级,以保存课本的干干净净。


        不止图书馆沉浸在夕阳里,整个校园在夕阳里显得很温馨,树影被拉得很长,他们沐浴在夕阳下,微笑着走在校园的林荫小道,阿飞感到这样的日子非常充实,而且还能常常见到她。


        不意外晚自习,阿飞和阿健又在图书馆里,不意外她又在那个熟悉的座位上。夜晚的图书馆显得更加安静,街上白天的热闹已归为平静,店铺已齐刷刷的拉上乳白色的铁制卷帘门。11点半,图书馆准时响起了闭馆的铃声,阿飞从学习的沉迷中惊醒,环顾四周,匆匆收拾好。和她一起走出图书馆,一起望着星辰最亮的时刻——启明星正陪伴在月亮身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