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抽大麻的宋冬野,现在怎么样了|空港曲

96
zt在胡说八道
2017.06.09 20:05* 字数 1406

4.19日,宋冬野的这首新歌【空港曲】正式上线↑。听起来呜呜呜的乐器是宋冬野演奏的尺八,非常治愈的柔音号演奏者是万能青年旅社乐队的号手史立。

夏目漱石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是说他在做老师时,学生把“I love you”翻译成“我爱你”,夏目漱石说:日本人怎么会说这种话呢,只要说今晚月色很好就够了

如果换成王家卫就会变成这样:有一次他让演员翻译I love you,演员翻译成我爱你。墨镜王说,怎么可以讲这样的话,应该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了,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

由此可见,普通青年讲I love you时的心情,大概就是希望别人能听明白,而文艺青年翻译I love you时的心情,恐怕是不太希望别人能听明白。

所以鉴定文青的方式非常简单,你觉得自己看懂了但其实又觉得没看懂,或者觉得没看懂其实看懂了,硬要说看懂了也不是不行,但是又感觉某些部分有点不明白,一般,我们就说,好的,很明白了,可以确诊了,已经文青了。交了费到一楼药房拿药。所以,我问你,我这首空港曲,你听懂了吗?

我曾经一度以为我不会再听到宋冬野的任何一首新歌,因为他成名后日子过得比以前好了很多,一切顺遂心意,吃着火锅唱着歌把钱挣了之后,再想写出12年那张安河桥北专辑里面那种孤独和悲怆的气氛就很难了。我当然为他感到高兴——有了钱,就可以开个小酒吧,也可以和喜欢的姑娘结婚…

然后去年十月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我以为他会像其他的好多人一样消失在我的视野中。像柯震东,王学兵那样,像所有犯了错的人那样销声匿迹。

“在世人中间不愿渴死的人,必须学会从一切杯子里痛饮;在世人中间要保持清洁的人,必须懂得用脏水也可以洗身 。”

——尼采

原谅宋冬野比原谅柯景腾简单,就像原谅张柏芝比原谅阿娇简单一样,本身走的就是络腮胡艺术家路线,偶尔飞一下叶子,大家也觉得可以想象。事情过去不到半年,锒铛入狱的吸毒少年只需要发一首新歌,下面的评论就全都变成了,胖子加油,胖子好好吃饭。我给这首洗白歌打一分,全部献给史立老师的柔音号。

脏水洗身,浊杯赴宴。

忘言欲辨,欲辩忘言。

戏子与警察,仍念起诗篇

盗贼,王臣,谎言

哥是好人,被带坏了。解释起来太复杂,算了不说了。

我给警察说我被坑了,他不听我解释。全是无奈,只能认了。

自从听到安河桥北这张专辑后从私心上来说我希望宋冬野可以持续苦逼,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在冰雪封山的时候光着双脚唱歌,可以不失本心,可以持续贡献高质量的永远丧逼永远纯真的歌曲。然而歌手的生活状态在变,写词时候的心态也在变,安逸会让人失去创作能力,而乐迷们只能傻呵呵的期待你还是原来那个你。当然,很愚蠢。愚蠢中透着一丝倔强。

可春色啊 不过,宛如江南

可月色不过,对影三人

可艺术之王,垂死于度量

可信仰不过是,忘记真相

所以我或许是一个愚蠢的乐迷,我只知道冬天雪地里有狼,却不明白冬天雪地里光脚唱歌的男孩有了钱就不会回来,不明白曾经真诚的唱着歌的少年会因为某些人生的际遇而变得遮遮掩掩,开始故作高深又窃窃私喜,开始把自己的秘密公之于众又戴上黑纱。然而照样会有看不懂的人捧你臭脚,但可能已经不是我了,我停药了。

但愿病重的医生心有余悸啊

但愿一切亲吻不悲不喜

(那些黑我的道德婊们,你们能心安吗。)

(劳资会努力做到不吊你们)

但愿啊,不在此时此地啊

但愿,谁都不在意

(唉,要是什么也没发生该多好)

(求求你们,忘了这件事吧。)

层楼终究误少年,自由早晚乱余生。

再见吧,艺术之王。看把你给委屈的!

音乐&书剧&电影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