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的“封神”标准已不再是标准

0.053字数 1964阅读 1239

《封神演义》的“封神”标准已不再是标准

牧雲散人╱2018.1.15


三界有无数空间,特别是今天,因为整个宇宙的巨变在这里展开,高层空间的生命为了使自己所在的空间及一切在今天被选择而得以進入宇宙的未来,又压下来了无数空间,所以今天三界之内的复杂是历史的过去所远远无法比拟的。而人世间这里的生命及其所表现的一切,也远远不是在世上的那一点点表现,其都有更大的意义内涵,同时连带着许多空间。

人的生命,也不仅仅是人世上的这个肉身存在,在很多空间中都同时有一个自己。你在人世这里是人的肉身的粗鄙表现,在另外不同的空间,其所展现的也不一样。这个好像不好理解,可以举个例子,就不会不好理解了。

大家知道玄奘法师去印度取经的时候是一个人,但到了《西游记》里却成了四个人: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怎么就成了四个人呢?仅仅因为写成小说的原因吗?其实这四个人是一个人身上的四个主要方面的代表:唐僧代表的是人的元神真我,元神真我的来源是一个生命的根本,也是最高的来源,所以唐僧是如来佛的第二大弟子金禅子转世,其他三人都要保护他不出问题的,暗中还有六丁六甲等天神在护佑着,其实唐僧原本是最有本事的,但是一入肉身就必须把一切能力都封存,一点都不能启用,所以一点本事都不能表现出来,但是他无论处在多么险恶的境地其真念都是不变不动的。孙悟空是人的智慧与能力的那部分,无论是去菩提祖师那里学道还是后来大闹天宫偷吃太上老君的金丹、蟠桃等,都是为了增强他的本事从而有能力保护唐僧一路西行,为了防止人因为有了本事而自我膨胀忘乎所以,所以要压在五行山下受苦,要用紧箍咒来箍他。猪八戒代表了人的动物本能那一部分,为“食色”所驱使,一遇到问题就要散伙回高老庄,这也是生命所与生俱来无法回避的方面。沙和尚是人的功利的一面,人在功利的驱使下会不惜克服重重困难以达到目地,可以任劳任怨,可以为了到达西天这个在他看来最大的好处而吃尽苦头。最后事成之后,个个都有得封神,但都没有唐僧(元神真我)高。我们看《大唐西域记》只是记载了玄奘法师的所行所见,并未能记载玄奘法师在过程中的所思所想,在遇到困难甚至生命危险时,在“食色”面前是怎样一种心理过程,如果展现出来,不就是象《西游记》里面所写的那样吗?

那么我们现在来看《封神演义》,这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深意的一部小说了。历史上也是有武王伐纣,有姜子牙辅佐一定天下这个事情。这是展现在人这层空间的表现,而在另外某一层空间中的激烈表现,被以小说的形式写在《封神演义》里。但是想过没有,为什么叫“封神”演义,而不是“武王伐纣”演义?或者“兴周灭商”演义?“封神”这个说法,意指何在?

中国这个地方,历史所发生的一切都不会是无缘无故的,特别是象这样影响重大的事情,更是有其深刻意指。“封神”之说,是宇宙大穹亘古以来的一个重大安排,众生众神瞩目的焦点所在。“封神”不是一个神话,而是安排中正在悄然发生着的这么一件大事。

那么我们来看《封神演义》这部小说,元始天尊让姜子牙下山去辅佐周武王兴周灭纣,事成之后封神。安排中,按照他们理解的“相生相克”之理,让申公豹从中作梗,挑动另一部分的乱神来阻拦制造魔难,与武王的正师正道为敌,所煽动的说法,无外乎就是利用那些不得正果的乱神所没有去掉的妒忌争斗等不好的心,从而形成重重障碍,其魔难之大险恶之深,每每陷子牙武王于绝境,为达目地甚至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罪大恶极且不思悔改,不以为有愧。此间之用意,正与钉耶稣于十字架之做法如出一辙!按照它们安排的所为,是认为给予制造魔难罪恶的也都是要给予“封神”的,因为没有它们制造魔难,正神就无法在过程中接受考验从而树立威德,“封神”这件事情就无法彰显出伟大。

《封神演义》所要揭示的,正是这么一个意指。“封神”这件事情的安排,也就是宇宙高层旧神按照其所理解、在宇宙最低层空间人类这里的一出预演,其目地是想以此作为今天的参照。但是我们知道,事实上无论它们安排的怎么巧妙,怎么处心积虑,都只是一厢情愿,而不可能成为最终的标准,决定大穹最后的走向。我们也看到今天世上的许多表现,人在无名中被利用着干各种坏事,起着申公豹一伙的作用,因为这些被利用的生命一样也有很高的来源,不是世上人表现的那么低能。最可悲的是被利用干坏事的生命因为下到人中是不自觉不明真相的。而那些操控利用者它们如意算盘中打的“制造魔难的也一样能得封神”的承诺,将不可能实现。那么被利用着安排了不同角色的生命此时能否自己起真念正念就显得格外重要,因为同时正神也在根据他们起的真念正念而从新安排他们的未来!



栏目推荐:蓮心苦語隔空聽梵悠然天聲禪聯偈語火中種蓮散人手工

往期精选:透虛同歸去,含笑金剛乘璞玉未开,请善葆之欣悦得度選擇饋贈父親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封神演义》的“封神”标准已不再是标准

微信╱muyunsan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