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追思:我的外公溢深先生

      我一直以为爱的反义词是不爱,直到现在我才明白,爱的反义词是遗忘。我不会忘了你,因为我一直爱着你。——《寻梦环游记》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年前快过年的时候,我接到妈妈的电话,从千里之外的婆家赶回娘家。

      回家过年,本来是多温情的四个字。而此刻,我的心情却无半点喜悦——外公癌症晚期了,医生说时日不多。而我匆匆赶回,只想陪他度过也许最后一个新年。

      这个年对大家来说都是沉重的,外公的生命进入倒计时。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回来陪他最后的新年,大家默不作声但都心知肚明。

      我尤其记得年后远在广州的姐姐走的时候,她握着外公瘦骨嶙峋的手说:“下次我再回来看你,你要好好的。”外公吃力地点点头,而姐姐一转身泪千行。这一转身谁都知道,没有下次了。

      年后外公身体急转直下,几乎再没下过床也没说过话。一直到过世都没有留给子女一些话。我们都明白他对尘世深深的眷恋,而死亡,确是我们最无能为力的事。

      从小,我就是在外公身边长大,妈妈是小学老师,外公是我们小学校长。但印象中,他并不像别的老人和蔼可亲,我每每看到的总是他一张严肃认真的脸。他总是不苟言笑,对我和妈妈更是毫无半点特权。但他的威望很高,大家对他无不敬仰。我们的小学在他的带领下迎来最巅峰的辉煌时刻。

        我小学毕业那年,外公也退休在家,安度晚年了。也许是年轻时候吃过太多苦,为事业操过太多心。退休后的外公终于为自己而活。只是,过于的放松成了放纵,我印象中的外公几乎每天在麻将和烟雾缭绕中度过。

      外公身体大不如前,因为抽烟肺气肿得厉害。子女都慢慢搬迁到城里,在大家的劝说下,他终于恋恋不舍离开他居住多年的小镇,安家到了城里。

    到了城里的外公,告别了原来放纵的生活,但也一下子孤独了很多。幸好他热爱各种球赛,尤其钟爱NBA,,他总用一个小本子记下所有球队和队员名字。提到哪个,他总是了如指掌。偶尔他也会下楼和小区的老大爷们一起打牌,可是出生书香的他,终究还是和那些生活随性的大爷有些格格不入。

      但如果晚年能如此,外公也许还是幸福的。

      几年前那个夏天,我千里远嫁,爸妈包车把亲戚都接去婆家,外公外婆因为年岁大了没去。走的那天一早,外公和外婆就早早地候在我们出发的车前。外婆泪眼婆娑地拉着我手,一再嘱咐。而外公始终微笑地站在一边,并无多言。而在我转身上车的一瞬,我见他悄悄转身,偷偷拭眼。一瞬间,我才明白,他的爱,藏得深沉。

      就在我们到达的当晚,突然接到家里来的电话,外公突发脑溢血,不省人事。此刻,待嫁的我整个人都懵了。突如其来的焦急伤痛冲淡了结婚的喜悦。我差点迫不及待要赶回去。可最终,我还是不得不留下。

      两天后,我终于赶回家,见到了病床上的外公。此时,他意识刚刚复苏,不大认识人,微微偏着头看了我一眼,却说不出话。

      过了几天,外公病情稳定,而我原定的娘家回门宴也打算举行。一大早,外公突然含糊地向外婆表达,要她帮忙换上打算参加我婚礼的新衣服。在他努力地表达下,我终于领悟到他的意思:他因为不能参加我婚礼很遗憾,但一定要把新衣服换上。那一瞬间,我泪如雨下。

      外公终于勇敢得闯过了鬼门关,但经历了一场大难的外公,语言记忆略微受损,有时候变得像个孩子。出院那天,他认真地嘱咐大家;回去你们一定要把我保管好。一家人,都会意地笑起来。

      回来后的外公,看球赛变得有些吃力,他的思维总跟不上字幕,视力也下降。更苦恼的是,他忘了很多人的名字。当天努力记起家里的每一个人,他又开始回忆他的老同事老邻居们。大家都劝他想不起来就算了,多休息。可是作为一个多年严谨的校长,他的职业病不允许他这样。他晚上总是睡不着,爬起来用笔记下他想起来的人名字。一天晚上十一点多,外公家突然来电话,我们吓得神经都绷紧了,结果是外公让我妈帮他回忆一个老邻居家属的名字。

      此时的外公,单纯得像个孩子,他搬了张桌子在楼下和邻居大爷们打牌,人太多就要排队打。他就在烈日下眼巴巴地等着,后来有两次人家没带上他,他生气地把桌子搬了回来。回来后就外婆陪他打,每次都让要他赢,有时候外婆牌太好没法让着他,他就气呼呼扔下牌爬上床。

      他开始变得情感细腻,急切的问妈妈刚结婚的我有没有要上孩子。舅舅睡午觉多睡了一会,他就站旁边不走一遍遍催他上班。还给我们讲他数学好,是因为以前坐在他前面一比较喜欢的女生数学很好,所以憋着一股劲学。这些话,如果是以前的外公,是不可能说出口的。

      子女们都包容着他,感觉他更像是一个大家庭的开心果。晚年的外公,活出了另一种返璞归真的姿态。其实,也挺好。

      但是,上苍还是执意要带走这个已经单纯如孩子般的老人。外公生病以后,话不多了,但更加的渴望子女的陪伴。每次带着儿子去看他,总见他一个人搬着小板凳坐在楼下,孤独地晒着太阳,也许他在回顾他这一生,也许他什么也没想。

      他被病魔折磨着,却很少哼一声。他的哮喘更厉害了,却默默承受。他叹着气在家里走走看看,看着自己没住几年的新房。有时候偷偷抹眼泪,家人安慰他:天气暖和了身体就会好些了。他如孩子般满怀期待。

      在一个春寒未退的初春,外公最终带着无限眷恋离开了我们。

      我们老家有句话“一百天的亡人无人叹”,大意就是一个人去世几个月后基本上就无人再惦记。但是亲人是不一样的,转眼三年,我们依然很想念他。

      每次推开外婆家的门,看到门口那一把他一直坐的藤椅,我总想起外公靠在上面看中央五台的情景。他总是偏过头朝我笑:“丫头,你来啦?”

  这就是融入血脉中的眷念,是我们的来处。亲人在,人生尚有来处;亲人去,人生只剩归途。

  生者寻根,叶落归根。有人烟处,必有血脉传承。难怪有人说,清明节就是中国的感恩节!

      而我们唯有活好当下,才是对亲人最好的缅怀,也才能不负这无法重来的人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衣报跟着正报转。2所有因缘都存在阿赖耶识里面,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粽子善花善果也善。3先拔出恶种子,种下善种子,祈...
    璇226阅读 77评论 0 0
  • 记得以前曾看过台湾作家林清玄的散文《和时间赛跑》,主要写了作者小时候因为外祖母去世,知道了时间过去了就永远不能回来...
    果枚阅读 102评论 0 3
  • 暮色伊人归, 风雨一路随, 心中足乐者, 何惧苦与累!
    化茧成蝶_219a阅读 60评论 0 0
  • 闲时赋 昨夜风卷心灰忆, 仰面静思寒清戚。 恍然早识愁滋味, 沧海桑田吾如一。 受...
    丹说无妨阅读 46评论 0 0
  • 陈东英男【拒聊,谈作品除 2016-12-31 23:52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切莫对号入座,图片来自网络...
    槐荫愚叟阅读 4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