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攻略||第十一章:一夜荒唐

电视剧《招摇》“一夜荒糖”

宇文邕出了大德殿,便在殿外猛地吐了起来。

“皇兄,你没事吧!”身后突然传来询问声,宇文邕一震,用汗巾擦了口,转过身来。

“五弟?你怎么在这?方才似乎不见你在酒宴上!”宇文邕虽吐了,却没醉得迷糊,看清了是宇文宪。

“臣弟来晚了,还望皇兄恕罪!”

宇文邕也没有问是什么原因,只是叹息道:“只是可惜了,方才没能和你喝上一杯!”

“皇兄何以喝了这么多?”

“朕今日高兴!”宇文邕攀着宇文宪的肩膀,目光迷离地问,“毗贺突,我们三幼时经常一块儿玩耍和学习,如今她嫁了我,你可为我高兴?”

宇文宪心头一震,随即谦恭答道:“臣弟自然为皇兄感到高兴!”

宇文邕轻“呵”一声,拂开宇文宪搀扶他的手,跌跌撞撞往前走去,嘴里道“你根本就不高兴,她也不高兴,你们都不高兴!”

宇文宪疾步上前,又扶住他:“皇兄,你醉了!”

宇文邕还是不肯安分:“我没醉,毗贺突,今日你还没敬我酒,走,咱们回去继续喝!我还能喝!”

“皇兄,你该回去了,颖儿她等你很久了。”

宇文邕并没有再回应,只是嚷嚷着还要喝酒,可宇文宪很清醒,亲自扶宇文邕去含仁殿。

含仁殿里,颖儿并未安分地坐着等宇文邕来,盖头被她自己掀了,那本该是夫妻二人一同喝的合卺酒被她一个人喝了个干干净净,然而她却毫无醉意。

她抬手重重地拍了桌子,对外面叫道:“丽娜,给我再准备几坛酒来!”

丽娜一直守在殿外,听到颖儿唤才走进内殿,却被眼前的的景象吓到了。

“公主,您怎能自个掀了盖头呢?还有,这合卺酒怎么都被你一人喝完了?”

“今日大家不都见了我的样子了吗?盖不盖都无所谓了!丽娜,你快去为我找酒来!凭什么他们男人可以在宴会上喝那么多酒,我却要闷在这里,不行,我也要喝酒!”

“我的好公主,你的伤还未好全,本就不该喝酒的,您已经将合卺酒都喝完了,已经不能再喝了,不然伤口好不了!”

丽娜好劝歹劝,颖儿就是不听。

颖儿表情凄然:“丽娜,我的伤永远都好不了了!”

颖儿情绪有些失控,胡乱地扯自己的衣襟。

丽娜手足无措:“公主是不是伤口又疼了?”

颖儿摇头,又点头,又摇头…

丽娜担心,将颖儿扶回床上,解开她的衣衫,本想看看她的伤口,却倒抽一口冷气,被那狰狞的伤口给吓到了。

她终于明白皇上为什么会支开所有人,为什么临时改嫁衣,为什么不准人靠近公主,就连更衣都是皇上亲力亲为,却原来……

颖儿嘲讽一笑:“丽娜,就连你看了也会害怕,你说四哥哥他若是日日强忍着看我身上这丑陋的伤,他是不是早晚有一天也会害怕,也会厌倦?”

丽娜的声音有些哽咽:“公主…不会的,皇上不是那样的人……他不会的。”

丽娜慌乱的为颖儿穿好那样式特殊的裹胸,再将她的嫁衣一件件穿好。

颖儿擦了擦额头上莫名冒出来的汗水,又为丽娜擦去她眼角冒出来的泪花:“傻丽娜,我都没有哭,你哭什么?”

“公主…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含仁殿里突然变得很静,静得连那对流了烛泪的大红喜烛的烛花“吱吱”炸响都听得很清楚。

“齐国公,皇上!”

含仁殿外突然传来丽莎的声音。

因是大喜之日,宫殿的殿门是开着的,只是外殿和内殿之间用珠帘和帘和屏风隔着。

“这大喜的日子,皇上怎么能喝成这样啊!”

宇文宪将宇文邕交给了丽莎来扶,谁料丽莎力气太小,差点和宇文邕一起摔倒,宇文宪不得已又自己扶。

“丽娜,皇上喝醉了,你也出来帮忙扶下!”丽莎在外殿朝内殿喊道。

丽娜示意颖儿坐在床上等着,谁料颖儿自己先跑出内殿,到外殿去了。

一身大红嫁衣的她闯入了宇文宪的视线,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他此生最大的遗憾,便是在突厥,他二人成婚的那日,他拼尽全力,却还是没能见到她一面。

清醒的两人皆是一愣。

颖儿先反应过来,上前搀扶宇文邕。

宇文宪担忧地看了一眼她伤口的部位,问:“你的伤痊愈了吗?还是让丽娜丽萨来吧!”

“不用!你请回吧!”

颖儿扶着醉醺醺的宇文邕进了珠帘。

宇文宪不自觉地上前走了几步,担忧地看着二人。

颖儿将宇文邕扶进去,回头见宇文宪还没走,讽刺一笑:“齐国公不走,莫不是还想看我与四哥哥翻云覆雨不成!”

宇文宪和丽娜丽莎震在当场。

宇文宪身体一僵,疾步踏出了含仁殿。

丽娜丽莎也识趣的吹熄了外殿的烛火,关上殿门。

颖儿为宇文邕解散了发冠,脱了鞋子,然后坐在他的身边。

坐了一会儿,她忽然觉得胸口有些闷,浑身开始滚烫起来,额上的汗水不受控制地冒出来。

她这惊觉方才喝的那合卺酒一定有问题,慌乱地逃离床边,却一不小心将那两只方才装合卺酒的杯子打落在地。

清脆的瓷杯摔裂声响开。

此时殿外已经没有了人,宇文邕却突然醒了过来。

颖儿蹲身小心翼翼地逐一捡起杯子碎片,起身时却觉得脚底踩了棉花,天地旋转,站也站不稳,以至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幸好起身的宇文邕扶住了她,但她手里好不容易捡起来的碎瓷片又掉到了地上。

她欲再次去捡,宇文邕却阻止了她,讲准备蹲下去的她往上一拉。

她脚下不稳,被这么一扯,整个人都往他怀中倒。

与他靠得近,她的心跳又不正常了。

她使劲晃脑袋,却觉得脑袋也不正常了。

她都手和身体不受控制地贴近他,直到将他整个人扑倒在身后的床上。

红烛摇曳,床帏落下,一夜荒唐。


为了那几位订阅的朋友,恢复更新!每周2-5更!每章2000-3000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宇文邕在回到长安之前早就就将一切安排妥当,由宇文护来主持封后大典。 皇宫外,李娥姿带着几个嫔妃等候已久。分别是库汗...
    夏雨尤川阅读 1,104评论 13 33
  • 从未有过的早早醒来,是为迎接一场略带寒意的秋雨么? 凌晨4点20分醒来,便再无睡意。顺手拿来手机,浏览公众号,尽是...
    木铎的召唤阅读 137评论 0 3
  • 何为高情商?99%的人都没搞懂。大部分情况被八面玲珑、左右逢源给误导了…… 情绪是灵魂的语言,它传递的是关于自己的...
    成都的娃儿阅读 32评论 0 0
  • 张东辉,中原焦点团队坚持原创分享第903天(2020.2.21) 今天,又听了幼儿园行业的课,觉得收获也很大。 1...
    星悦传奇阅读 122评论 0 1
  • 文/子升 再也写不出那样的文字 因为心太小,记忆太模糊 因为有些人―― 爱到不爱,方才释怀 再也没有那样的故事...
    汐_06c0阅读 129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