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爸爸玩手机

午饭后,从书柜里拿出好友送的《谁的青春不迷茫》,津津有味地看着。

可能由于阴天,天气沉闷,特别想睡觉,为了保持清醒状态,起身洗了把脸,转身回房间时,爸爸从屋外进来,余光瞥了下,爸爸正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并未多想,径直回房关了门,拿起了书,继续看着。

看了一小会儿,脑袋里回想起爸爸刚才的面容,心里感觉一阵毛躁。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父女俩,一见面,就有种陌生人相撞的尴尬感。同在一个屋檐下,一个月乃至一年的对话次数屈指可数,当然,一般情况下,我不主动跟爸爸说话,爸爸也不会主动找我说话。这种陌生感,可能是从我知道爸爸重男轻女开始,也可能是我看到爸爸跟别人家孩子嬉笑谈说的时候开始,毕竟,这是我懂事以后没有过的待遇,不管是出于哪种,祸根已经在我幼小的心灵扎了根,随着年龄的增长,疯狂成长,蔓延开来。

记忆中,我很缺爱,缺父爱。

小时候看别的小朋友写自己的父亲,通常会这么形容:父爱如山,高大巍峨。而我,作文要求写亲人,从未出现过父亲这个词,曾一度被班主任以为我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从而对我照顾有加,直到现在,每每想起那位老师当年对我的关怀,仍感激在心。

中学时,读完朱自清的《背影》,哭了良久,后来,我就不爱读关于父亲一类的书籍,至于原因,我觉得自己的内心犹如明镜,只是不愿意面对事实而已。

爸爸,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代名词,可有可无,我们的想处模式一直不咸不淡,毫无波澜,也从未想过改善。从前是学习,现在是工作,不管遇到什么事,从来不会跟爸爸说,开心的也好,难过的也罢,能扛的自己扛,不能扛的硬扛。

咚咚咚,思绪被敲门声拉回现实,胡乱的抹了把脸,起身开门,是爸爸。

“有事吗?”我干脆利落地问到。

“我……想让你教我玩下微信。”爸爸局促地回复道。

蓦地,我的内心深处感觉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击了一下。我们是父女,血浓于水,一脉相通,怎么会变得如此生分,连说个话都需要如此小心翼翼。

接过爸爸手里的手机。这是前不久父亲节,我买来送给爸爸的那款手机。记得,父亲节那天,把手机给爸爸时,他推搡了好久,硬是说我干嘛浪费那个钱,最后在我的威逼下,说如果不要新手机,我就一脚蹬碎了,他老人家才如获至宝的把手机拿走了。

事后,听妈妈说,爸爸在亲朋好友面前炫耀了好久,说姑娘给他买了个新手机。我不以为然,并未有多大触动,毕竟这么多年,不管什么节日,我都会买点东西给爸爸妈妈,以聊表心意,养育我这么多年,俩老也不容易。

“先要在应用商店下载个微信。”翻看了下爸爸的手机,里面并没有微信软件。

“上次你妈教我如何下载软件了,我操作给你看下。”

爸爸用智能机也有几年了,只是他怕按错了,一直不敢大胆的摸索,就用来接打电话,直到上次我教妈妈如何下载软件,如何查找歌曲、看电视,爸爸虽然坐在一边,看来还是挺用心的在听我跟妈妈的对话,还让妈妈给他开小课了。

看着爸爸小心翼翼的操作着,生怕按错了哪个步骤,谁会凶他一样,莫名地心疼。

微信下载完成,爸爸长吁一口气,像征战取得胜利的将士一样,露出了憨笑。心被扯了一下的疼。

“我说步骤,你自己操作。”为了加深记忆,我口述,让爸爸自己学着注册微信。

注册过程进行的还算顺利,让爸爸截图保存了自己的账号,以防忘记了备用。

紧接着,开始让爸爸了解一下微信里面的大致内容,然后教爸爸如何加微信好友。可能是一下灌输的新知识太多,在我觉得挺容易的加好友,爸爸竟然操作了几遍,不是忘记点这就是忘记点那。

耐心开始一点点消耗。

“我连冠的操作一遍,你看着。”我不耐烦地说着。

“看懂没?”一遍操作下来,我看爸爸好像更迷糊了,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看来,我到底不适合当老师哎!

“感觉差不多了,我再自己去摸索摸索。”爸爸默默地说着。

看着爸爸离去的背影,鼻子一酸,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不耐烦。

想起自己平日里对领导、同事、朋友都能笑脸相迎,哪怕情绪再不好,也会挤个笑脸。为什么,对于爸爸,我的亲人,却没有了那般的耐心与风度。

其实,爸爸有什么错?他不过是重男轻女,可是,即使喜欢男孩,他也爱而不得这么多年,用着陈旧的思想观念束缚着自己这一生,想想也挺可怜,除非他自己能够想通,然后接受现实走出来。

妈妈说,爸爸私底下还是挺关心我的,他只是不善于表达。

升了个懒腰,看了下窗外,太阳从云里出来了!

“爸,有不会的问我,别不好意思。”对着阳台,看着正专注玩弄手机的爸爸,我大喊了一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